博大精深 不求闻达 《金克木集》再现先生道德文章

  21日下午三联书店三楼会议室的时空属于著名学者金克木先生。先生的旧交、学生、亲友和仰慕他的学者由刚刚出版的墨香浓郁的八卷《金克木集》说开去,缅怀先生大师的风范、诗化的人生和智者的境界,景仰先生的道德文章,追述先生的为人师表。

  座谈会上,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回忆了与金先生始自“文革”期间劳改大院的交往与友谊;北大东语系印地语专业教授殷洪元说“非常佩服金先生的学识”。金先生的学生黄宝生、郭良鋆、刘安武、王禹功、谢福苓等教授讲述了从大学一年级到五年级做金先生学生的往事,感念先生给予的受益终生的潜移默化的影响。金先生的女儿金木婴带来了北京大学知名教授吴小如先生的话:金克木先生“博大精深、不求闻达”。博大精深指的是作品,不求闻达是指为人。金先生的文章和书不是一时的热,一时的火,里面有很多新思想,多年之后也不会过时,而是可以传之于后世的。

  2012年8月14日是金先生的百年诞辰,由三联书店出版的《金克木集》是三联为金先生百年诞辰提前准备的礼物。《金克木集》八卷、四百余万字,收录了迄今能找到的先生的诗文、学术专著、随笔杂感、译文等全部作品。第一卷为诗文集,包括新旧诗集、自传体小说和回忆录;第二、三卷为作者对印度文学、文化及比较文化、艺术科学等的学术研究;第四、五、六卷为作者有关文化问题的随笔杂感;第七、八两卷为译作。《金克木集》展现了作者多方面的修养。

  金克木是举世罕见的奇才。他学贯东西,知兼古今,学术研究涉及诸多领域,自己在生前也自称是“杂家”。他精通梵语、巴利语、印地语、乌尔都语、世界语、英语、法语、德语等多种外国语言文字。他曾仅靠一部词典,一本凯撒的《高卢战纪》,就学会了非常复杂的拉丁文。他的日语也很不错。除了在梵语文学和印度文化研究上取得了卓越成就外,金先生在中外文化交流史、佛学、美学、比较文学、翻译等方面也颇有建树,为中国学术事业的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金克木自然科学的素养亦不低,对天文学有特别的兴趣。先生一生笔耕不辍,上世纪30年代就开始发表作品,留下学术专著三十余部,主要有:《梵语文学史》、《印度文化论集》、《比较文化论集》等等。他的诗、文,文笔清秀,寓意深刻。金先生有一颗童心,对一切新鲜的东西,总是充满好奇,85岁学会用电脑写作,在国内还少有人提及诠释学和符号学的时候,他已经在撰文介绍,并将它们用于研究中国文化。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