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文忠与全形拓

20170109_003

20170109_004

贾文忠正在制作全形拓 贾树摄/光明图片

  在农历鸡年到来之际,青铜器修复鉴定专家、全形拓传承人贾文忠推出青铜器全形拓《鸡年大吉》,文物界泰斗谢辰生为拓片题词(下图)。至此,十二生肖“聚齐”了。

  全形拓,又称立体拓、器物拓、图形拓,是一种以墨拓为主要手段,辅以线描、绘画、剪纸等技法,把器物原貌复制到纸上的一种技艺。全形拓的对象往往是较为珍贵的艺术品,以青铜器为主,也有为紫砂器做全形拓的,但数量不多。全形拓作品如同器物的影像,在近代照相技术未普及之前,它是保存器物影像的一种有效方法。特别是有些传世器物,原器遗失,只有全形拓保留下来,这些拓本就更为重要了。一幅完整的全形拓作品,以器物图形为中心,往往还配有名家题跋,使书画合璧,相得益彰。晚清民初,还有为全形拓补画的风气,像朱梦庐、吴昌硕、陆恢、倪田、王雪涛等都有作品传世。

  全形拓技法产生的基础是金石平面传拓技术。平面传拓技法产生于六朝,发展于唐宋,历元、明、清,日臻完善。全形拓立体再现器物原貌,是金石传拓技术中最难的一种,有人称之为集大成者,亦不为过。据考证,该技法最早出现于乾嘉时期,这与当时金石学的发展和收藏热密切相关。乾嘉时期,学者们倾向于以金石碑帖考证经史,特别是带有铭文的青铜器,更被重视。青铜器铭文往往分布于器里,经年锈蚀,不易辨认,出于研究需要,必须拓印铭文。

  全形拓早期代表人物是嘉兴人马起凤和释达受,作品多为小件器物。释达受,得马起凤传授全形拓技法,擅用淡墨。释达受之后,晚清金石大家陈介祺,在全形拓发展历史上有承前启后之功。陈介祺为道光朝进士,藏研并重,运用分纸拓法。民国时期,全形拓进入鼎盛期,代表人物为周希丁和马子云。他们把传统的传拓技法与西方绘画中的透视和素描方法相结合,所拓器物图像的立体感大为增强。此后周希丁的弟子傅大卣成就最高。傅大卣1994年去世,其弟子贾文忠继承了全形拓技法。

  贾文忠广泛涉猎青铜重器,创作全形拓作品数百幅,成为当代传承全形拓的代表人物。他的作品中,不乏难得一见的国宝重器,如首都博物馆藏西周班簋,上海博物馆藏商代方罍、商牛首兽面纹尊,湖南省博物馆藏商代猪尊,中国国家博物馆藏西周颂壶,陕西省宝鸡青铜器博物院藏西周逨盘,陕西历史博物馆藏西周牛尊,美国佛利尔美术馆藏商代象尊,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藏商代妇好方斝,江西省博物馆藏商兽面纹鼎,南京博物院藏东汉错银铜牛灯等。此外还有春秋战国兵器、北魏佛像、唐代铜镜、明代宣德炉等,朱墨交汇,自然逼真,惟妙惟肖。题跋为一件完整全形拓作品所不可缺少的部分,贾文忠全形拓作品除作者自题外,尚有康殷、吕济民、刘久庵、侯一民、史树青、罗哲文、谢辰生等文物界名家奉献墨宝。

  贾文忠生于金石世家。其父贾玉波为铜器修复“古铜张派”传人,毕生从事青铜器修复工作。贾文忠自幼受家庭熏陶,酷爱金石书画,十几岁即随父习业,深得铜器修复要领,又拜胡爽庵、康殷、傅大卣、程常新、马宝山、魏隐儒、赵存义为师,学习金石篆刻、书画、鉴定。他长期在文物系统工作,修复过数千件青铜器,仅国家一级青铜器就有上百件之多。近年来,贾文忠在进行青铜理论研究的同时,创作全形拓作品300余件。其作品的创新之处在于集金石传拓和颖拓(“颖”指毛笔的笔锋,就是用笔画出来的拓片。——编者注)为一体,器型准确、透视合理、纹饰清晰、铭文规范、效果逼真。从2007年起,他每年选择一件生肖动物造型青铜器,制作一张贺年全形拓作品,邀请名家题跋。随着“鸡年大吉”的完成,十二生肖的全形拓悉数制作完毕。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