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读书报》推出:2016十大出版事件

    1.为阅读立法,《全民阅读促进条例》初稿出炉

  今年,是中宣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等部门倡导和开展全民阅读十周年。全民阅读十周年之际,阅读立法提速。2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根据国务院立法工作计划起草了《全民阅读促进条例》(征求意见稿),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征求意见稿提出,国家促进全民阅读,应当遵循公益性、基本性、均等性、便利性的原则。国家重点扶持边远地区、贫困地区、少数民族地区的全民阅读工作,重点保障未成年人尤其是农村留守儿童等群体的基本阅读需求,加大对城市社区、农村地区等基层出版物发行网点、阅读设施建设和服务的投入。国家建立全国全民阅读工作协调机制,负责统筹各部门、各单位、各社会团体和各种社会力量的协调合作,共同促进全民阅读。

  征求意见稿提出,应当建立和完善精品出版物、原创出版物的创作生产引导机制;加强和完善出版物发行网点的规划和建设,各级人民政府应当通过各种方式,鼓励和支持实体书店、书报亭等发行单位在促进全民阅读工作中发挥作用,支持和保障全民阅读设施的免费开放和运营、阅读指导和服务使用。广播电台、电视台、报刊出版单位、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和通信运营商应当积极宣传报道全民阅读活动。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建立阅读推广人队伍,鼓励和支持教师、公务员、大学生、新闻出版工作者等志愿者加入阅读推广人队伍。

  关于重点群体阅读保障,征求意见稿提出,国务院新闻出版广电行政部门和国务院教育行政部门应当制订未成年人阅读促进计划、实施方案和未成年人阅读分类指导目录。重点保障农村留守儿童、低收入家庭儿童、福利院儿童等特殊儿童群体的基本阅读需求,鼓励学校、全民阅读设施管理单位及阅读推广人对其进行定期阅读指导和服务。

  时至今日,仍有人对“阅读立法”的意义不甚了了,认为阅读是“私事”,“不读书不犯法”。事实上,“阅读立法”,立的是“促进法”,强调政府应该做什么,还原政府的“服务型”本质。为全民阅读立法,是以法律法规的形式推动全民阅读工作纳入法制化轨道,确定政府为促进全民阅读的责任主体。

  据了解,世界若干发达国家次第进行了阅读相关领域的立法,如美国的《不让一个孩子落后法案》《卓越阅读法》,日本的《日本少年儿童读书活动推进法》《文字及印刷品文化振兴法案》,韩国的《阅读文化振兴法》,法国的《有关地方政府促进公众阅读和为电影院提供优惠的法律》,西班牙的《阅读、图书和图书馆法》,瑞典的《政府支持文学、文化杂志和阅读推广活动条例》等。此处的“阅读”,指的是以读书、读报、读刊为主的文本深度阅读。

    2.重大历史事件持续引发主题出版热,新主题出版模式形成中

  2016年适逢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纪念重大历史事件,引发了主题出版的持续热度。

  2月,中宣部办公厅和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办公厅联合下发了《关于做好2016年主题出版工作的通知》,并最终确定2016年主题出版重点出版物选题120种(图书96种,音像电子出版物24种),其中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和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重点选题45种。这些重点选题大多受到市场欢迎和社会的积极响应,例如《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2016年版)》一书,今年4月出版,发行总量已达5016.5万册。

  主题出版精品迭出,如人民出版社计划推出的《论习近平治国理政思想》、山东人民出版社的《社会矛盾怎么看》、浙江人民出版社的《中国新理念:五大发展》《国家治理思想史》、中共党史出版社的《中国共产党90年史话》等。

  事实上,主题出版的市场之路已在形成之中。从选题层面来看,主题出版并非仅是解读报告,解读领导讲话精神,而已从国家的发展、时代的变迁以及社会和文明的演进等视角去挖掘选题资源。譬如,如何把执政党的诉求,成功地传递给不断变化的受众,并满足他们的阅读需求?如何把共产党执政的经验、成就和智慧,传递给“变化中的中国人”,并为他们所接受和认同?如何为普通大众提供一种有说服力的逻辑和思路,解答中国未来向何处去?主题出版同时应包括“民情汇聚”——民智、民舆、民情的汇聚,更重要的是,它应该成为“思想智库”,服务国家战略。

  从营销层面来看,探索时政主题读物的大众出版之路,重塑主题出版读物的创意开发和营销模式,更力求成为社会发展的“思想智库”,从而凝聚社会共识和大众力量,也成为新主题出版模式应着力破解的命题之一。在这方面,人民出版社、浙江人民出版社等都已踏出了自己的道路。

    3.“十三五”国家重点出版物规划出台,将每年增补淘汰

  当代中国正经历着历史上最为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也正在进行着人类历史上最为宏大而独特的实践创新,需要我们的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上升为理论创新和思想创新,以解释和引领目前正在中国进行的实践创新,更以此为世界学术体系与知识更新做出贡献。而出版,是理论创新和思想创新的最终出口。

  5月,“十三五”国家重点出版物规划出炉。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下发关于实施《“十三五”国家重点图书、音像、电子出版物出版规划》的通知,对“十三五”国家重点图书、音像、电子出版物出版工作提出要求。“十三五”重点出版物出版规划总体规模为3000种左右,首次遴选的项目共2171种。“十三五”时期,总局将每年增补400~500种重点出版选题,将新增优质选题纳入总体规划当中,把达不到规划实施要求的项目淘汰出去,不断优化规划项目结构与品质。

  从规划结构上看,“十三五”出版规划由图书和音像制品、电子出版物两大部分11个子规划组成。图书部分包括9个子规划,分别是主题出版规划、重大出版工程规划、文艺原创精品出版规划、未成年人出版物出版规划、少数民族出版规划、古籍出版规划、辞书出版规划、社会科学与人文科学出版规划、自然科学与工程技术出版规划。其中,主题出版规划是首次专门设立,成为“十三五”出版规划的一大亮点,其他诸如重点出版工程规划、文艺原创精品出版工程、古籍出版规划、辞书出版规划等都体现了加强原创、提高质量、多出精品的要求。

  如何保证“十三五”规划出版物的质量?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副局长吴尚之提出了三点工作要求。其一为严把出版质量关,尤其是要坚持三审三校制度、配备专业团队负责规划项目;其二,要做好检查评估,完善对规划项目的动态管理;其三,要切实建立健全规划实施工作与出版资助、评奖推优、业绩考核等相衔接的保障机制,做到规划项目的人员、资金、时间三落实。

    4.11部委联合发文支持实体书店发展

  6月,中宣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教育部、财政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商务部、文化部、中国人民银行、国家税务总局、国家工商总局等11部门联合印发《关于支持实体书店发展的指导意见》,指出,到2020年,要基本建立以大城市为中心、中小城市相配套、乡镇网点为延伸、贯通城乡的实体书店建设体系,形成大型书城、连锁书店、中小特色书店及社区便民书店、农村书店、校园书店等合理布局、协调发展的良性格局。如此多的部委联合发文助推实体书店发展,在业内实属罕见。尤其是,该指导意见之所以具备了“里程碑式”的意义,在于从全局来思考和助推实体书店发展,解决了行业生态的基本问题。

  承载着许多人的阅读体验,书店在城市空间记录了“人与书的相遇”。一批人文特色浓郁的独立书店,更是成为一座座城市的文化印记与地标,彰显着城市的文化品位。然而,昂贵的地租、阅读的迁移,尤其是由电商挑起的恶性价格战,让这个印记日益风化、消磨。优良的服务和选品已无可抵御气候变化,中小独立书店成为“实体困局”中最先倒下的一批。

  《意见》要求,完善规划和土地政策,将实体书店建设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纳入文明城市、文明村镇、文明校园考核评价体系;在城镇新建社区为实体书店预留经营场所,鼓励房地产企业、综合性商业设施、公共服务设施等为实体书店提供减免租金的经营场所;加大对农村出版物发行网点建设的支持力度,实现全国所有乡镇的有效覆盖,解决城乡不均衡问题等。

  笔者注意到,《意见》对书店网点建设提出了具体要求:“合理规划并推动建设一批与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相适应的实体书店”,“鼓励发行企业参与高校书店建设,各高校应至少有一所达到一定建设标准的校园书店,没有的应尽快补建。鼓励在中小学校及周边开办实体书店。”《意见》同时提出,“落实好城镇新建社区商业和综合服务设施面积占社区总建筑面积比例不低于10%的要求,合理规划,为实体书店预留经营场所”,要求给实体书店在商贸综合体、社区、院校、乡镇的经营,“给予提供免租金或低租金的经营场所”。

  目前,全国共有各类出版物发行网点约22万个,其中乡镇网点仅4.7万个,全国4.1万个乡镇大约1.3万个乡镇没有网点。由此,《意见》对如何加强农村出版物发行网点建设做出了具体指导:充分发挥新华书店等发行企业的骨干作用,推进农村出版物“小连锁”建设和经营;积极调动各方面力量,依托乡镇综合文化站、农家书屋、供销合作社、邮政局所、便民超市、电商服务站点等设立农村出版物代销点或网络代购点;支持实体书店深入乡镇农村开展流动售书;对农村出版物发行网点建设项目和相关的物流、信息等配套项目给予财政补助;对长期坚持立足农村、服务农村的优秀实体书店给予奖励等。

  《意见》还鼓励实体书店积极参与公共文化服务,鼓励以实体书店为载体,开展多种形式的群众性读书文化活动。对引领全民阅读具有示范导向作用的实体书店,政府应按一定标准给予财政扶持。鼓励有条件的地方探索向城乡低收入困难群众发放购书券,或对困难群众购书给予一定补贴。鼓励实体书店参与政府购买公共文化服务项目,拓展业务渠道。

    5.“制版分离改革”推行

  十八届三中全会发布《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在坚持出版权、播出权特许经营前提下,允许制作和出版、制作和播出分开”。数月前,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将江苏、北京、湖北等地设为“制版分离”改革试点。6月末,江苏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印发了《江苏省图书制作和出版分开改革试点工作实施细则》,北京市新闻出版广电局印发了《北京市图书制作和出版分开改革试点工作方案》《北京市图书制作和出版分开改革试点工作实施细则》,“制版分离改革”试点工作正式启动。

  “制版分离”改革试点政策,是将“编”和“印”过程中的部分环节纳入民营书企的业务链条,并以规章形式使其合法化,稿费、纸张费和印刷费等可以进入民营书企的成本,对于民营出版企业税收抵扣、财务阳光化乃至上市等至关重要。

  需要指出的是,很多民营书业企业相对来说更加注重经济效益甚至是短期效益,也使得竞争过程中的“跟风出版”、折扣战等现象层出不穷。对于出版社和民营书业企业的合作而言,出版社必须严格履行审稿权。

    6.曹文轩首摘国际安徒生奖,文化背后的“出版交谈”

  4月4日,在世界最大童书展——意大利博洛尼亚国际童书展上,国际安徒生奖评委会主席帕齐·亚当娜宣布,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获得2016年国际安徒生奖。这是该奖项设立60年来,首次由中国作家问鼎。

  国际安徒生奖由国际儿童读物联盟于1956年设立,是世界儿童文学的最高奖项,每两年评选一次,授予长期从事青少年读物的创作并做出卓越贡献者,素有“小诺贝尔奖”之称。此前,已有31位作家和25位插画家获此殊荣,亚洲仅有两名日本作家和一名日本插画家获奖。

  曹文轩是新时期以来最出色的儿童文学作家之一。他的创作强调内在的艺术张力,尤其注重情感的力量、善的力量和美的力量的创作,创作的终极目标是追随永恒。曹文轩的获奖,是中国文学多年发展“水到渠成”的结果。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提升,国际地位的提高,使得中国作家越来越多进入各国读者的视野。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刘慈欣获得雨果奖,曹文轩获得安徒生奖,几年间,中国作家在国际舞台上频频亮相,是中国文化软实力的体现。

  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出版是文学“走出去”、文化“走出去”的重要渠道和桥梁。中国不是没有优秀的作品,关键是,没有对自己的家底摸清楚并系统整理,没有加入国际出版市场、国际儿童文学界主流圈子,对他们的规矩和规则不清晰,遑论对话与话语权。

  经前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外事司批准,从2013年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首次独立组团参加博洛尼亚书展开始,经少读工委组织,中国的少儿出版界已经连续4次独立组团到博洛尼亚。展台设于欧美大社强社林立的26号馆,以中国红特装,最大展位。去年在博洛尼亚书展上,中国展团输出版权420项;今年,这个数字已经突破500,形成了中国儿童文学走出去的整体态势。

  此外,频繁的国际交流合作持续进行。国际儿童读物联盟中国分会多次邀请国际安徒生奖评委会主席、国际儿童读物联盟执委会主席,国际著名的插画家、作家来到中国,与中国作家、出版人座谈,一起探讨世界儿童文学、少儿出版的走势和趋向。由此,儿童文学、少儿出版的国际组织,国际知名的作家、插画家,也加深了对曹文轩作品的了解。

  曹文轩的获奖,也与国家新闻出版总局的翻译资金支持有关。曹文轩的作品目前已经实现了英文、法文、德文、意大利文、日文、韩文、希伯来语等14种语言文字的出版,版权输出到50多个国家,这也是曹文轩作品获奖的基础。

  2015年,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吴青当选2016年国际安徒生奖评委,这是国际安徒生奖设立以来出现的首位中国评委。2018年,中国将成为博洛尼亚书展的主宾国。

    7.上海世纪出版集团启动全面深化改革

  2016年4月11日,上海报业集团原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副社长高韵斐出任上海世纪出版集团党委书记、总裁。8月11日,上海世纪出版集团新领导班子宣布成立。

  8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在调研世纪出版集团时强调,唯有全面深化改革,才能不断开创新局面。面对新形势新情况新问题,世纪出版集团要始终保持改革的定力,牢固树立以社会效益为先、以读者为中心的改革发展理念,坚持目标导向和问题导向,全力以赴深化改革,多出精品力作,多出广大读者欢迎的文化产品,为上海国际文化大都市建设作出更大贡献。

  上海世纪出版集团深化改革自此拉开大幕。作为集团“3+1”综合改革试点,上海人民出版社率先整合重组学林出版社、上海远东出版社、上海书店出版社、格致出版社、北京世纪文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等五家出版单位,提出力争三年内实现营收规模、利润和员工人均收入倍增的改革目标,打响了集团综合改革的“头炮”。随后,上海文艺出版社、上海辞书出版社、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等相继提出改革方案,落实改革部署。同时,集团进一步明晰与下属出版单位的职责定位,分步实施发行权回归,重构完整经营权,使出版单位成为真正的市场主体。

  高韵斐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上海世纪出版集团是目前国内最具影响力的出版生产和内容提供企业之一,但是,如何顺应时代和出版行业发展趋势,满足当下新型阅读需求,进一步提升世纪版图书的市场占有率和市场影响力,实现线上线下融合发展,是集团面临的重要课题。上海世纪出版集团正通过全面深化改革,强化顶层设计,聚焦主业发展,创新体制机制,优化资源配置,补好发展短板,加快转型升级,推动整体上市,力争至“十三五”末,基本把上海世纪出版集团建成主业突出、核心竞争力强、充满创新活力的现代出版和文化产业集团。

  上海是中国出版一大重镇,上海世纪出版集团是经中宣部、新闻出版署批准成立全国第一家出版集团,集团2016年开启的这一轮改革备受各方瞩目。

  8.首家地方教育出版集团成立,出版社集团化发展加速

  1月14日,浙江教育出版社正式获批成为浙江教育出版集团,成为全国第一家地方教育出版集团,将探索一条扩容出版链的教育综合服务提供商道路。出版社集团化发展加速。

  在浙江教育出版集团的构成中,除浙江教育出版社这一年销售码洋已超12亿的核心主体单位,还包括浙江《职业教育》杂志社有限公司、浙江新之江教育文化有限公司、金华浙教中南教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北京浙教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浙江青云在线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浙江漫书咖教育文化有限公司等六家跨地域跨行业的控股企业,浙江教育书店有限公司一家参股企业;这家专业教育出版集团,将构建起以中小学学科教育、幼儿教育、职业教育和技术教育为重点的特色课程教育出版资源和市场,形成在线教育产品和服务体系,开拓教育培训、教育咨询服务领域市场,将在五年时间完成由传统教育出版商向现代教育服务商的变身。

  显然,集团化建设是一个新的平台,以协同效应,更好发挥核心产品优势,同时在传统资源基础上进行升级、拓宽和延伸。此前,已有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长江少年儿童出版社、二十一世纪出版社、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时代少儿)等进行了集团化发展的尝试。

  综观国际大型出版集团,大多为专业出版集团,或教育,或专业,或大众。尤其是专业出版集团和教育出版集团,在多年专业内容积累的基础上,兼并重组,升级发展,走过了一条从传统出版,到在线服务平台,再到现在的以内容为基石的决策分析工具、全面解决方案,此一外延不断放大之路。

    9.民营书业收购第一大案,资本搅动出版界

  中南文化(股票代码002445)6月6日发布公告,以4.5亿元现金收购北京新华先锋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并在后期将陆续投入巨额资金,全面布局IP文化产业链。这是我国民营书业历史上最高额的一起收购。本次交易完成后,新华先锋将成为中南文化的全资子公司。

  2016年5月31日起,“中南重工”变更为“中南文化”,主营业务也由金属制品业转向大文化产业。在大文化产业方面,中南文化目前已形成影视、游戏、综艺、教育、衍生品多位一体的文化娱乐产业布局。

  据介绍,新华先锋是目前国内少有的同时具备互联网出版权(新华阅读网)、图书策划发行和影视改编全产业链一体化的现代新型媒体“互联网+”公司,也是行业内最早推动书影IP互动的民营传媒企业。《铁梨花》《金陵十三钗》《让子弹飞》《唐山大地震》《富春山居图》《迷航昆仑墟》等在业界颇有影响的书影互动、全产业链运作的图书,均出自新华先锋。

  王笑东表示,依靠纸书、数字、影视、衍生产品的协同开发,可以帮助作家实现收益最大化。与影视方、游戏方进行商业谈判是需要专业能力的,专业公司出面,可能会比作者本人出面更合适。他认为,IP的火热正在彻底改变行业的生态,出版人的第二个春天也会随之到来。

  今年,南方传媒上市、文轩回归A股、当当完成私有化欲转投国内资本市场、中国科技出版传媒IPO获批,资本搅动出版界。

    10.畅销书纷纷投拍影视剧,IP之火延烧出版市场

  近年来,文学作品的IP(版权)价值被不断挖掘,多部热门小说改编为影视、动漫、手游作品,IP成交价格也屡创新高。今年,IP之火持续热烧,出版社以书为依托,走版权经营之路,延长图书的产业链,为出版增值的首要可能路径。

  譬如,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查理九世》的电影、网游已经起步;二十一世纪出版社出版的《千古悲摧帝王侯——海昏侯刘贺的前世今生》,电影、电视剧改编及其他衍生产品开发已在进行当中;畅销书《从你的全世界路过》的影视版权被磨铁买下,磨铁与光线影业公司合作,今年投拍电影;流潋紫《后宫如懿传》、唐七公子《九州·华胥引》、海雷《无尽天灯》、萧鼎《诛仙》、顾漫《微微一笑很倾城》、郭敬明《幻城》的影视版均在今年投拍或播出。

  但是,IP拓展、影视延伸,对出版界而言,均为全新领域,影视剧开发更是资金黑洞,风险较大。很多出版机构开始涉足IP运营,然而其中盈利者寥寥。与有实力的影视公司合作,或可为现实路径之一。(本报记者陈香)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