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台论道·关注传统文化系列谈②:盘活乡村国学

  岁末年初,笔者考察了多处乡村,感觉广大农村的文化设施越来越现代,但精神文化生活却相对沉寂。有的地方几乎只剩下喝酒、打牌或者大妈们的广场舞。只有在春节,沉寂的乡村会一时热闹起来。

  现在,新农村建设、互联网、电视、电信正日益改变着农村和农民。我以为,农村的传统文化虽然有所衰弱,但还是保留了很多可以盘活的乡村国学资源。盘活这些资源,会让农村变得更有文化意蕴,会让今天的农民的精神面貌变得更加有活力。

  回顾中国传统社会,农村文化本没有落后一说,很多人不管有多大成就,致仕告老都会回到家乡。王维的“即此羡闲逸,怅然吟式微”,杜牧的“沧江好烟月,门系钓鱼船”,都是乡村好图景。今天农村还有哪些值得挖掘的传统文化资源呢?哪些文化资源可以调动农民呢?

  笔者在天津宝坻作文化考察时,见到曾经因办政治夜校、带动农民写诗而闻名一时的小靳庄的老支书王作山。他感慨,现在农村文化太单调了,影响中国几千年的文化应当在乡村恢复,“我80多岁了,觉得讲究孝亲诚敬的孔孟之道应当回归乡村”。

  从全国范围来看,有的乡镇开始探索复兴和盘活乡村国学资源。比如苏州吴江区七都镇,已经连续以一个小镇的名义举办了三年太湖国学论坛。七都还将传统文化与现代音乐产业结合,创办了迷笛音乐节;将传统文化与出版结合,引来了中国出版研习与出版研究院落户,系列的传统与现代结合吸引了众多眼球。

  此外,不少资源比较落后的小城市小城镇也开始积极发掘传统文化资源。如江西莲花县路口镇,将石门山与该镇的传统文化遗迹结合起来,将地方人文代表性景观的古仰山文塔修葺整置,并将数百年的古民居规划成峿塘古民居群落,同时结合地方乡贤的国学展览馆建设形成一套盘活乡村国学的组合拳。

  现在看来,盘活乡村传统部分乡规民约和善良风俗,将使农村变得更和谐。今天,出现了不少空巢老人与人丁稀落的村庄。与城市有最低保障相比,农村的最低保障保证的更多的是最困难的五保户。有的农村家庭将儿女养大,儿女出外打工长年不回家,这样的父母够不上低保,一旦有病有灾就陷入了极端困难。激活传统中国“德业相劝,过失相规,礼俗相交,患难相恤”的乡规民约,将使乡村人伦接续传统,得到来自家庭、宗族、社会、政府多方面帮助而更加和谐。

  新农村建设不但要建新,也要修旧。盘活部分传统场所、恢复部分乡礼可以使乡村文化更加丰富。广大农村还矗立着大量的濒临倒闭的宗庙祠堂,这些老建筑对于乡村人文价值具有一定象征意义。隐藏在乡俗中的价值仍然是以家乡和宗族为依归,如果能够从文化建设的角度重新挖掘这些场所的意义,将对新一代农民的价值回归,亲情回归产生积极影响。

  中国现代城市语境下的乡村似乎总与落后联系在一起,西方发达国家的乡村则是一种宁静、自然的象征。中国的发展终究要回归人的生命与生活质量的提高。在这个意义上,自然的山水、有机的食物、干净的生态都将是好去处。如何结合乡村自身优势盘活国学资源,不要让乡村模样变成城市模样翻版,不要让乡村生活成为城市生活翻版,让更多的中国传统因素在乡村得到更好的保护和表达,我以为,这将是中国新人文生态的一种必然趋势。

  (作者系北京市社会科学院国学研究中心主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