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脉动:为民族艺术精神的回归开掘道路

20161222_003

刘健在创作《黄巾起义》。资料图片

20161222_004

王宏剑在创作《楚汉相争·鸿门宴》。资料图片

  从中国画《屈原与〈离骚〉》《黄巾起义》、油画《楚汉相争·鸿门宴》《赤壁之战》,到雕塑《中国神话传说》《中华医学》、版画《宋应星〈天工开物〉》《孝治天下》……近日,由中国文联、财政部、文化部共同主办、历经5年时间精心打磨而成的“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146件(幅)作品,在国家博物馆铺陈出了大气磅礴的“中华史诗美术大展”,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历史的辉煌图景,扑面而来。

  那么,这一历史画创作的“超级工程”,创作过程有哪些值得回味的细节?其对当下的美术创作有着怎样的开拓意义和启发价值?

  在最严格的尺度内呈现历史

  艺术家沉下心、花时间琢磨历史,探索将历史文化修养变成艺术语言

  “‘历史画创作工程’弥补了历史主题性美术创作的空白和缺憾。”中国美术家协会分党组书记、秘书长徐里表示。“的确,历史画创作是我们基本没有接触过的,”中国画学会副会长刘健表示,其最大的难点在于我们每个人都没有亲历过所创作的那段历史,又要以画为历史造像立碑,面临着很大的挑战。

  怎么办?“我们不但聘请了数十位著名美术家、理论家来指导,还专门聘请了众多考古历史学家,指点帮助作者熟悉历史背景、认识人物造型、器物道具、场景礼俗、时代氛围表现等等。”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冯远介绍。

  “这些资深的考古历史学家在创作的每个关键节点,都会专门耐心细致地为创作者提出建议,把脉细节,甚至直接提出很多尖锐的批评,要求在最严格的尺度内呈现历史的真实。”让创作中国画《黄巾起义》的刘健印象深刻的是,他之前对农民起义的印象是一群草莽、着装简陋、手持农具、组织松散,于是草图以此绘就。“历史专家发现了这个问题,解释黄巾起义已经是有组织有预谋、有各个阶层,呈现四方风动的局面。我这才恍然大悟,于是最终呈现的画面不再是‘农民’起义。”

  刘健感慨,没有历史学家的指南,没有对历史的尊重,那历史画存在的基础就没有了。

  在把握历史真实的基础上,更重要的是艺术家必须对史实有自己的深入理解,对素材进行比较、筛选、归纳、提纯,才能不局限于创作出一般的历史图解。为此,艺术家深入实地查考、参观历史博物馆,发掘和搜集丰富的文献典籍资料和相关形象素材,研究当时社会文化背景、乡肆俚俗、坊间逸事,借以酝酿自己的创作。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油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王宏剑为创作油画《楚汉相争·鸿门宴》,曾专程前往鸿门坂寻找灵感和依据——“鸿门坂位于西安临潼东新丰境内的黄土高坡,南依骊山,北临渭水。据《史记》记载,鸿门坂距西面刘邦霸上军营约四十华里。我环顾四周,仅有一小村落,因此宴会一定会在军帐里进行。鸿门宴发生的时间为公元前206年初冬,画中人物应衣着较厚且有肃杀之气。”

  创作前期,刘健寻访了湖北、河南、陕西的许多大型博物馆,了解汉代兵器、车马、旌旗、服饰和人物造像的特点,并在敦煌和许多墓葬遗址中深刻理解汉唐绘画的古意。“我发现汉唐时代绘画的最大特点就是色彩浓烈、大气厚重,然而笔法简约朴拙、概括性强,充满东方神韵。我反观自己近年来专攻的水墨画,觉得水墨技法不足以支撑这一汉唐题材,于是就奠定了施重彩、重写意的方向。”在这样的启发下,他创作的《黄巾起义》被众多观众赞叹为“充满古意”“具有中国风格”。

  “我国长期在历史画创作上都接近于空白,历史画究竟应该画什么?如何以美术来梳理和述说历史?如何以国家层面的行动来引导全社会的创作方向?这次耗时5年的宏大美术工程,可谓作出了表率,也锻炼了队伍。过程中,艺术家沉下心、花时间去琢磨历史,思考历史与艺术的关系,也探索如何将历史文化修养变成自己的艺术语言。应该说,如果美术界能不断传承传统,将思考和创作持续下去,带来的影响肯定是非常深远的。”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雕塑学会会长曾成钢说。

  到现在还觉得作品“意犹未尽”

  旗帜鲜明地向“一心求快、忽视生活和感悟”等现象亮明国家态度

  5年,对于完成应景任务、满足于功用需求的作品和商品画创作来说,也许时间充足。但对于倾心打造传世作品的美术家而言,时间仍嫌不够。

  “绘画不同于文学,也不同于戏剧和电影,所发生的事件不能按照时间的顺序在画面中一一呈现,必须将不同时间里发生的事件安排在一瞬间的画面之中。”王宏剑逐一分析了《史记》对鸿门宴的每一句记述,最终将宴会中出现的重要场景分解为8个,“而画面只能将适合于表现的7个场景合为一起,其余则用暗示的方式来表现。”为突出艺术表现的真实性,王宏剑花了很多心思,他借助搭建模型手法以设计、组织情景再现的逼真场面,力图“还原历史”。

  曾成钢此次的作品是一组中国神话传说雕塑。他表示自己一直对中国传统文化题材非常感兴趣——“历史是从哪里来?民族精神是从哪里来?我以为神话可谓是一个民族的精神结晶,也为艺术创作带来了丰富的想象和创作空间。”

  “我曾花费3年时间整理画像砖、历代图像资料等丰富历史材料,深入研究神话题材雕塑,并创作了9幅作品,加深了对神话的理解,也为这次创作奠定了很好的基础。”曾成钢说。此次创作中,他对曾有雕塑进行了精心调整设计,力图更加完整地展现神话的魅力,比如将作品整体处理成柱子的形状,意在传递“神柱”带来的神圣感;比如让伏羲、夸父等形象从地面延伸到天空,以“顶天立地”的延伸感塑造深化意向的崇高感。

  直到现在,刘健还觉得自己的作品“意犹未尽”,“如果再给我一段时间,可能还会更加完善”。5年中,创作《黄巾起义》成了刘健“日思夜想”的功课,仅草图就画了几百张之多,当作品进入收尾阶段后,他更感时间仓促,“每天我都会写下一张时间表,督促和提醒自己明天要对哪些细节进行完善。”

  “之前一段时间,美术界出现了许多求快、走捷径、想一夜成名的现象,此次艺术家沉下来创作、5年出精品的行动和精神,想必有助于全社会的反思。”刘健说,虽然艺术家的生态是自由的,但一心求快、忽视生活和感悟必然不利于美术事业的持续健康发展,“我们现在以国家工程的名义,旗帜鲜明地展示出国家提倡什么、主张什么、弘扬什么,告诉大家顶尖的美术家都在做什么,这必然是一个有力的导向引领、风气标杆。”

  重视历史和传统是取法乎上

  对中国传统的回归,将直接影响美术家讲好中国故事、形成自我风格

  “由于艺术家过于注重个人的艺术创作观念或者技巧、形式等方面,在艺术创作中,出现了忽视生活、淡漠生活、远离主题,甚至于鄙视崇高思想的现象。”冯远在接受采访时曾谈道,“2010年前后,艺术品市场的繁荣使相当多的艺术家过度关注市场,把整个艺术创作的重心都放在了艺术品的商品化、市场化上,并乐此不疲。这种倾向,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研究缺乏深入的理解和认识,并认为反映现实生活的主旋律创作不能卖钱,而不去创作。面对盲目市场化的混乱现象,我们觉得应该通过组织、策划活动,来进行扭转。”

  冯远高兴地看到,此次146件作品,不光中国绘画、雕塑等各类形式手法的作品丰富、饱满且具张力,即便是外来绘画形式的油画艺术,也在此次创作过程中以体现应有的本土化、民族化、中国化特色为每个作者的自觉追求。

  曾成钢表示,一段时间以来,尤其是西方的文艺创作理念、艺术思潮被大量地介绍到国内之后,现代美术许多都把传统的根脉断掉了,而一味地学习西方,那是肯定不行的。“只有找回自己的传统,才会有光明的未来,只有以历史为坐标,才会找准未来的发展方向。另外,连本民族的传统都茫然无知,那何谈文化自信?”

  “中国的美术家想要在世界舞台上展现风采,如果局限在追随和模仿西方,那必然丧失了主体个性,所以对中国传统回归,将直接影响美术家讲好中国故事、形成自我风格。”刘健说,这次工程在全社会树立了坚守中国文化立场、回归民族艺术精神的标杆,“相信有识之士肯定会学习这些优秀经验,重视历史、重视传统”。

  美术家深刻体会到,研究历史和传统是份“苦差事”“体力活”,但更是拓展视野、开掘潜力的有益锻炼。“这5年是煎熬、考验、磨炼、苦旅和巡礼。”刘健感慨,这次创作也是对中国历史文化的内涵和精神进行深入学习和体验的旅程,“逼迫”自己与古人和传统文化进行系统对话,个人的眼光有了极大深化,许多新的发现必将为以后的创作带来更多可能,“这让我引以为傲”。刘健说,“我真希望艺术学校都能带领学生走进博物馆,许多内容比教科书上的现代技法不知道要高明多少。”他感叹,“这才叫‘取法乎上’,也才能为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开掘道路。”(本报记者郑海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