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绛:永远的女先生》首发 再现生命最后一段时光

    本报讯(记者舒晋瑜)由人民文学出版社最新出版的杨绛先生纪念集《杨绛:永远的女先生》,12月11日在京首发。全书选收的46篇文章大多是文化界名人、普通读者和亲朋好友对杨绛先生的追思和怀念,书中所附数十幅图片大多为首次发表。杨绛先生遗嘱执行人之一的吴学昭写了一篇《先生回家纪事》,记录了杨绛先生“回家”之前,生命最后一段时光鲜为人知的内容,非常珍贵。

  本书作者有四十位,多为杨绛先生作品的读者和研究者,对钱杨两位先生的为文、为人都比较了解,他们当中既有文化界的老一辈,也有年轻一代的读者;有政界要员,也有普通工作人员,以及钱锺书和杨绛的亲友。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所长陈众议说,杨绛和钱锺书先生为我们树立了如何做人的榜样,“就像杨绛先生说,一生不说违心的话,她最大限度地做到了”。他认为,杨绛、钱锺书夫妇的克制精神让人非常惊讶,希望后人评价他们的时候也能做到克制。清华大学校友总会副会长白永毅也说,杨绛先生留给我们的精神是永恒的,“跟她接触越多,越感觉她是亲人”。

  陈众议说,有人对杨绛的译作有非议,但“我们对前辈的努力应该表示尊敬”。比如杨绛关于翻译的“一仆二主”说脍炙人口,谓“一个洋主子是原文作品,原文的一句句、一字字都要求依顺,不容违拗,不得敷衍了事。另一个主子就是译本的读者,他们既要求看到原作的本来面貌,却又得依顺他们的语文习惯。我作为译者,对洋主子尽责,只是为了对本国读者尽忠”。

  中国现代著名西洋文学家、国学大师、诗人吴宓与陈心一之女吴学昭,为杨绛先生生前好友,亦是杨绛先生遗嘱执行人之一,她写了一篇《先生回家纪事》收录在《杨绛:永远的女先生》中,文章记录了杨绛先生“回家”之前,生命最后一段时光鲜为人知的内容,非常珍贵。吴学昭透露,杨绛自嘲当了十多年“未亡人”和“钱(锺书)办(公室)”光杆司令,已又老又病又累!可是她无论读书、作文、处事怎样忙个不停,永远都那么有条有理,从容不迫。商务印书馆总经理于殿利说,杨先生那种和蔼可亲、唠家常似的谈话,让人感觉她就像从来没有谋面的亲人一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