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名人的家训:严复——旧说不叛,群念勿轻

20161104_010

  一叶知秋。要在苦难的中华民族近代奋斗历程中,寻找极富代表性的个体标本,审视近代中国社会及思想的变迁,严复实在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了。

  学贯中西的严复,在家风传承、家庭教育中,也留下了诸多真知灼见,但至今仍未得到充分的认识,值得特别一说。

  珍视传统,旧说不叛。“须知中国不灭,或有损益,旧说必不可叛。”1921年10月3日,饱受肺病折磨的严复在弥留之际,如此郑重交代儿女。这是他一辈子的精神追求,也是他最为看重的一点。世人皆知,严复重视西学,重视西方文化。学习西方,从最初的学习坚船利炮,到后来的制度技术,最后到文化价值等,严复正是各种运动的产物。作为福州船政局的学生,严复在学习西方的枪炮方面,可谓身体力行。他先后在北洋舰队的扬武轮船上实习,在天津的东制造局讲学,最后投身于教育,翻译西方书籍,传播西方文化。

  严复对于西方的认识不可谓不深刻,对西方的认同不可谓不全面。但是,难得的是,严复对于传统文化,对于中国的“旧说”的态度,是可以扬弃,但不能背叛。在严复的内心深处,中国的富强是自身发展的必然结果,西方的文化是药,是花,但不是根,不是果。这样的见识,自是他多年精思熟虑的结果。1888年,海关总税务司赫德告诫严复,海军只不过是国家建设大树上的花朵,最重要的是建设国家的根本。30余年后,严复对此念念不完,以译书立说代替了学习坚船利炮。从文化上追求中国的富强,矢志学习西方,目的只是为了更好地发展中国文化,而不是全盘西化,更不是背叛中国的文化传统,这才是严复最深切的关怀,是对儿女的厚望,更是对国家和民族的期待。

  珍惜身体,健康快乐。在1921年的遗嘱中,严复告诫子女:“须知人要乐生,以身体健康为第一要务。”重视身体,讲究卫生,相信科学,是严复超越时人的重要见识。他苦口婆心告诫三儿:“只要身体强健,其余皆可置为徐图,儿须深察。此言不可当作东风吹马耳也。”他告诫外甥女,不可嗜爽好之食,不可从目前之欲,应该讲求卫生之道,不能一味依赖药物。严复尤其重视男女平等、心理健康。1907年,他在高等学堂任考官,有一名王姓学生,论文谴责古代“杀妾饗军”现象,提倡男女并重。严复对此大加赞赏,不仅将文章列为优等,还自己赏给他十元钱,感叹没有合适的女儿,否则招其为女婿。严复对于自己的家庭之乐,也十分重视。

  珍爱自由,群念为重。严复珍视个体自由,翻译《群学肆言》,倡议男女平等;但又重视集体,认为国家重于个人。他宣称:“身为国民,国第一,而一切事皆其次。此今日五洲之通义也。”在他看来,个人的自由,若遇到国家的危机,后者更为重要。他告诫子女:“事遇群己对待之时,须念己轻群重,更切毋造孽。”尽管崇尚西方的契约精神、自由理念,但是他深层认定,近代中国的富强,需要集体主义的倡导。

  时逢三千年之大变局,终身矢志传播西方文化,严复堪称近代西方思想东传的盗火者。作为一个过渡时代的标示性人物,他笃信西学,认为西方的文化与知识是真正的事业,却又热爱中华文化传统,希望以西学为手段,鼓民力、开民智、新民德,实现中华文化的近代创造性转换。严复一直生活在这种爱与信的矛盾之间,他一方面相信引进西方知识的必要与紧迫,另一方面他又坚信中华文化的优秀与传承,他坚持传统为先,坚持集体为上,都是如此的种种表现。与其说是严复的人格分裂,不如说是整个时代的撕裂。渴望中西互补、中西贯通,自是严复家风的重要特征,珍视自由又坚守传统,珍爱个体又尊重集体却是其基本底色。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博士后)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