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薪火·书院的故事·白鹿书院:风神秀骨 观照古今

  2005年6月28日,作家陈忠实与西安思源学院携手,在白鹿原上创办白鹿书院。作家从维熙、张贤亮、熊召政以及陕西省文学艺术界200余位人士见证了这一时刻。

  作为白鹿书院的终身院长,庆典活动上,一向风骨铮铮的陈忠实直抒胸臆:开办书院的目的是要传承中国传统文化之风神秀骨,要以白鹿书院为平台,广泛团结、联系海内外的作家、评论家和学者,开展活动、游学、讲学,让传统文化在现代化进程中焕发生机。

从小说走向现实

  “白鹿书院”这个名字最早出现在陈忠实的长篇小说《白鹿原》之中。据其介绍,小说中的“白鹿书院”及其院长“朱先生”,都是在现实中有“生活原型”的——其原型就是西安市蓝田县清末举人牛兆濂及其当时主持的“芸阁学舍”。

  对于小说中的白鹿书院变成现实中的白鹿书院,陈忠实感慨:“白鹿终于回到了白鹿原上。”对于白鹿书院,陈忠实情之切切,想赋予它更多新的使命和担当:“书院是一种传统的教育和学术研究机构,同时又是一种文化和精神象征。白鹿书院就是要让这种传统的形式与现代社会有机融合,焕发现代生机。”他特别强调,中国书院素有开坛讲学之风,白鹿书院也要通过论坛,观照古今,重究经典。

  陈忠实进一步解释说,书院将以文学为特色,通过藏书、编书、教书,研讨、交流、设奖等文学活动,对陕西乃至全国的文学事业发挥积极作用。

守住中国传统文化根脉

  白鹿书院坐落于白鹿原大学城的思源学院里,是一座青砖白墙的小四合院。

  在白鹿书院的整体格局中,其内还设有藏书阁、文学资料馆和艺术品珍藏博物馆、白鹿文学讲堂等建筑,工作机构有学术指导委员会和教学指导委员会等,是一个典型的中国园林式的现代书院。

  作家、评论家、副院长刑小利表示,白鹿书院的发展一直以文学为特色,对陕西、对西部乃至全国的文学事业发挥着作用。

  刑小利说,当初创办白鹿书院的目的就是要传承中国传统文化中优秀的东西,守住中国文化的根,同时对陕西这片文化厚土上的历史文化进行挖掘和研究。而这些研究将从文学、思想和学术的角度,对现实问题和人类普遍面临的问题提出自己的见解。

传承发展 弦歌不辍

  陈忠实是从白鹿原走出的倔汉子,他在原下小村庄西蒋村里出生、读书、上学、工作、结婚,并伏案六年创作出《白鹿原》。而今,斯人虽已去,但从他小说中幻化出的白鹿原和白鹿书院,却愈发显得厚重和璀璨。

  邢小利说,在白鹿原几十年农村的学习、生活和工作经历,对陈忠实人格的塑造起到了很大作用。陈忠实的文化人格是“仁义”,这也是海内外这么多读者喜爱陈忠实和《白鹿原》的原因所在。文学作品是作者的道德修养和人格境界的诗性表现。在《白鹿原》里,白鹿村被称为“仁义白鹿村”,朱先生是精神导师。在现实生活中,陈忠实也是以“仁义”精神为人处世的。白鹿原塑造了陈忠实的“仁义”道德人格,而作家主体的这种“仁义”精神又内在地融入《白鹿原》中,成为这部作品主要人物如白嘉轩等人的人格精神。

  在白鹿书院陈忠实生前的办公室里,摆着11年来书院出的各种文集和刊物。白鹿书院创办11年来,一直通过免费讲学、学术研究等方式传播着优秀传统文化。通过整合研究资源,开设多个文学专题和文化专题研究,书院已经成为一个思想、文化交流的重要阵地。

  “陈忠实先生在世时一直想建传统书院,有山门、有先贤祠、有讲堂、有藏书楼。”邢小利说,正在规划中的新的白鹿书院,预计用30到50亩地,建成后除了研究和讲堂外,将真正发挥书院的功能和作用。

  (本报记者 张哲浩 杨永林 本报通讯员 李晶)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