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维强:学林新语

  ◎18世纪英国大学者塞缪尔·约翰逊,有渊博的古典学问,以一人之力编成《英语词典》。在编写词典之初,约翰逊曾向一位贵族请求支持而受到这位贵族的冷漠对待。七年之后,当词典编就,即将出版时,这位贵族却抢先给予好评,并向人示意希望约翰逊能把这部书献给他。约翰逊致信这位贵族,措辞文雅、礼貌,拒绝之意则坚决,约翰逊信中说:“他看着别人在水里挣扎着求生存而漠不关心,但当那人到达岸边时却以援助相累……”

  ◎学者若是有心人,多学科学者的相互交往是可以催生新的研究方向和新成果的。物理学家钱临照和历史学家、考古学家徐旭生是至交,抗战时在昆明,钱临照常利用和徐旭生见面的机会,借阅大量的古文献资料,发现了墨子对于光特性的叙述,还发现了古人对于“地动”的认识,这些都为他后来与英国科学技术史专家李约瑟的国际合作,打下了基础。俞德浚是杰出的生物学家,是苏秉琦的至交,两人均毕业于北师大。抗战时期在昆明,苏秉琦有意地从俞德浚那儿仔细了解植物分类方法,直到1983年,苏秉琦还向俞德浚了解植物区系分类的含义。苏秉琦思索和提出的考古区系类型学说,很可能也从俞德浚给他讲述的植物分类学知识得到启示。

  ◎林风眠教过的学生里有后来成为优秀画家的如吴冠中、李可染、赵无极、董希文、席德进、苏天赐……林风眠鼓励学生释放天性。后来成为美学家的洪毅然,在西湖国立艺专上学时绘画拘谨,林风眠劝他作画前先喝酒,这样就会狂热起来。林风眠的口头禅是“画不出来,就不要画,出去玩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