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事珠》收藏者语

  二○○五年秋天的一个清晨,我在南京朝天宫古玩市场一个较偏的地摊上,淘得一册破烂的旧写本,封面题着《记事珠》三字。内中字迹漂亮,文字有涉及金石书画的内容。起初我认为这有可能是一个民国时期的杂稿本,摊主听我是外地口音,连连说本子虽然破烂,字却写得很好,开价很高。

    书买回后,经过大体查证,基本认定是清代中期学者钱泳亲笔手写的笔记本,内含钱泳起草的函稿、诗稿、金石书画题跋稿、琐事杂记、清朝使节出使行记、甚至师友居所记录等。又过了两年,也就是二○○七年秋季的一天,在查考其中杂记之《册封琉球国记略》时,见其中载有齐鲲、费锡章、吴安邦与沈复几位清代人物。逐一查实其人其事后,我就“大胆设想”:钱泳于书中所抄录的有关嘉庆十三年出使琉球的经历见闻,会不会是沈复《浮生六记》卷五的佚文呢?经过半年多近乎“疯狂”的“小心求证”,我于二○○八年六月在香港《文汇报》发表了《沈复<浮生六记>卷五佚文的发现及初步研究》,认为:收在钱泳《记事珠》杂稿中的《册封琉球国记略》,确为《海国记》佚文,是钱泳从沈复的《浮生六记》中抄录的。(彭令)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