丙申年横渠书院会讲

  “丙申年横渠书院会讲”日前在张载故乡陕西省眉县横渠镇张载祠(横渠书院)举办,韩星、刘学智、罗安宪、姚中秋、罗传芳等学者,同以张子“四为”:“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为题先后发言。

  韩星(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为天地立心”,就是以人为主体为天地万物包括人类社会建立一套以“仁”为核心的核心价值体系。“为生民立命”即为老百姓确立安身立命的精神家园。“为往圣继绝学”就是传承孔孟道学传统,重建道统。关于“为万世开太平”,《春秋公羊传》有“公羊三世说”,何休注认为,孔子通过对鲁国历史三种不同记述表明了历史发展由衰乱而升平而太平三大阶段。到了太平世,整个中国境内已经没有了国家和民族的界线,天下一家,仁义之道大行。张子提出“复三代之治”及具体方略:恢复井田、重建封建、恢复肉刑。在张子看来,这些具体措施,不仅能解决北宋当时面临的社会政治问题,也是实现国家治理、天下太平理想的根本之道。张子“四为”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前三句是层层递进,终极归宿是实现儒家的太平大同理想。“四为”是张子个人的政治抱负,也是他对儒家社会理想的重申,更是中华民族梦寐以求的“中国梦”。

  刘学智(陕西师范大学教授):“为天地立心”这句话应该放在张载的天人合一、心与天道为一的角度来理解。天地生万物主要体现出了仁爱之德,这就把天道与人道、宇宙论与价值论相贯通,为人的道德本心确立了本体论根据。就人道来讲人可以参赞天地,化育万物,就是要确立起天赋予人的道德本性。张载所说的“立心”也正是强调人要发挥自己的主体性去“立心”,即引导社会确立起善的道德本心,以唤起人们的道德良心。在儒家看来,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为天地立心,只有体天悟道的圣人才有这种能力。天地本无心,以圣人之心为心,就是要为社会建立起一套道德价值的体系。张载“四为”以磅礴的气势、博大的胸襟,承载了知识分子的一种历史使命,体现了知识分子的一种担当意识。今天我们面临着诸多难题,如果大家都能自觉地“为天地立心”,去努力唤醒人们的道德本心和良知,承担起我们这个时代赋予我们的应尽的责任,我们的社会就会更加美好,我们的未来就更有希望。

  罗安宪(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为天地立心”就是要以人之心、以人化的眼光来看待、对待天地万物,要把天地万物看成交感流衍、生生不息、富于人性、人情色彩的生命形态,具体包括:天地是实有的存在;天地间的一切是生生不息的;天地间之万物本是一个生命的体系。“为生民立命”就是为老百姓确定精神家园。“命”也叫天命,是人为不能左右的,具有决定影响的,带有某种必然性的一种力量。关于“命”,孔子讲知命、畏命,孟子讲立命、正命,庄子讲顺命,荀子讲治天命,墨子非命。张载主要继承了孟子的立命思想,具有正命的性质,具有正确面对命运的含义,没有“宿命”色彩。“为往圣继绝学”,绝学就是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孟一脉相传之道,张载主要在正心明性方面作出了创造性的贡献。“为万世开太平”通向理想之道,提出济世之道,为国家长治久安出谋划策。

  姚中秋(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为天地立心”意义极其重大。怎么理解“天”?孔子“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给了我们一个非常完整而准确的论述。西方文化都是以神作为中心的,而我们的天和唯一真神都是处于同一个万物之本源。二者区别就在于“不言”或“言”。我们看到基督教、伊斯兰教、印度教经典中大量记载着神之所言,而中国经典中天不说话,四时行于天,百物生于天,这就是天之呈现,从这句话我们可以看到一个“行”,一个“生”。天不言,君子法天而行,故他不言而行。西方文化认为神造万物包括人,但我们中国人认为天生万物,西铭一开始就说:“乾称父,坤称母”,父母相交相生有我们人,所以说我们人是天地生出来的。“为天地立心”,立什么心?就是要立生之心,要立人心,“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让每个人都生存下去。

  罗传芳(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张载作为一位大儒,其思想人格都具有典范意义。他的四句教既是对关学宗旨的概括,也是对儒学真精神的表达。“为天地立心”是张载全部思想的哲学基础。“天无私覆,地无私载”,故所立之心只能是公心、普遍之心,具有抽象和超越的本体意义。“为生民立命”,是其社会关怀,也是关学作为实学的基本面相,有着丰富的理论和实践内容。“为往圣继绝学”,是张载作为一个儒者的学术使命,也体现了他的道统意识的自觉。“为万世开太平”,是一种远大的政治抱负和大爱理想,蕴含深意。“万世”,即不是一姓一世;太平,则重在和谐,只有每个个体的身心利益都得到安顿,才会有真正长久的太平安宁。

  本次会讲由陕西省眉县人民政府主办,眉县横渠书院、中和书院、弘道书院承办,陕西太白山秦岭旅游股份有限公司协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