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维强:学林新语

  ◎民初,马相伯北上北京,联合章太炎、严复、梁启超,倡议建立效仿法兰西科学院的函夏考文苑。函夏指全中国,考文苑即马相伯对academy一词的翻译,指最高层次的学术组织。马相伯认为考文苑有责任促进整个国家的文化和伦理道德的振兴和改造,也即“内之以修立国民之资格,外以栽成有用之人才”。可惜函夏考文苑计划胎死腹中。

  ◎许渊冲教授是翻译名家,可他上小学时并不喜欢英语。“wxyz”是编了口诀“打泼了油,吓个要死,歪嘴”,才勉强记住的。“儿子”的英文复数形式sons,他旁注为“孙子”,“女儿”的英文复数形式daughters,他旁注为“刀豆子”。

  ◎20世纪80年代初,宋史专家徐规教授在上海做《中国历史大辞典·宋史卷》的编审工作。徐先生是温州平阳人,据说每餐必饮老白干,而且工作时总要打开收音机听越剧,声音开得很大。他眼力非凡,酒后头脑反而特别清醒,总能迅速发现文稿中的错误,并快速一一予以纠正。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