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王国:中国秘史》出版

20160818_007

《自然》也使用了五十年前毛泽东下长江游泳的照片

20160818_008

《水王国:中国秘史》上周出版

  中华读书报记者康慨报道英国科学作家菲利普·鲍尔(Phil⁃ipBall)所著《水王国:中国秘史》(TheWaterKingdom:ASecretHistoryofChina)一书8月4日由博德利头出版社出版。

  英国最重要的几家大报,如《卫报》《泰晤士报》和《金融时报》,都已针对《水王国》刊登了长篇评论。

  科学名刊《自然》也在8月4日刊发书评,首先援引费孝通1947年的文集《乡土中国》:“我们的民族确是和泥土分不开的了。从土里长出过光荣的历史,自然也会受到土的束缚……”但鲍尔视中国为水的文明,水渗透在从日常生活到哲学思想、从战争到艺术的方方面面,其结果便是“在水利工程、统治、清廉和形而上学的思考之间〔形成了〕一种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无法与之比肩的密切联系”。

  道家主张低干涉,在一定范围内放任自流,儒家则倾向于更多的工程干预,修造更高更窄的堤坝。就政治上而言,对水的征服在中国具有重大的象征意义。从四千年前神秘的统治者大禹到二十世纪的共产党领袖毛泽东,莫不如此。毛泽东曾一再通过下长江游泳来重申其政治实力。《泰晤士报》特别回忆了五十年前,七十二岁的毛泽东公开游泳的旧事,并援引中国媒体当时的报道说:“我们敬爱的领袖毛主席这样健康,这是全中国人民的最大幸福!是全世界革命人民的最大幸福!”毛泽东则以典型的格言式回答说道,“长江,别人都说很大,其实,大,并不可怕。美帝国主义不是很大吗?我们顶了他一下,也没有啥。所以,世界上有些大的东西,其实并不可怕。”〔事实上这句话是1957年说的。〕

  在徐霞客寻访长江源头的游记、陆游描写两岸繁华的诗歌和西方游客对三峡巨坝的记录之外,鲍尔还重点考察了龙与洪水、郑和的海上探险与十五世纪明朝实力的巅峰、黄河-大运河体系与十八世纪的行政制度,以图确证晚期帝国日益陷入体制性的难题,最终在内部叛乱和帝国主义凶猛进犯的压力下走向崩溃。

  鲍尔将中国政治意识形态的源头一路上溯至孟子,即谁控制了水,谁就控制了民。提供灌溉并抵御洪水,早已成了历代统治者政治合法性的晴雨表。而在今天,经济增长与水资源短缺之间的矛盾,有可能成为未来中国面临的最大威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