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季赠言·南开王利华:转识成智知行合一

  按照惯例,我首先要对同学们顺利完成学业、取得博士学位表示热烈祝贺!同时祝贺各位无怨无悔、默默奉献的“博士后”们!但此刻我更想表达的,是对同学们的感谢!我一向认为:博士生不只是学生,也是我们的学术对话者和工作伙伴。导师多吃了几担米,多走过几座桥,学术经验多一点,给过同学一些指点,但基于三点理由我必须特别感谢同学们:一是你们分担了老师的许多辛苦;二是你们的青春热情和活跃思维激发老师不断再学习、再思考,师生共同进步;三是你们的成长更让老师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

  我曾认真思考过一个问题:作为一个社会群体,教师最大的特性是什么?结论是:教师与一般人士不同,他拥有两个生命、两种基因:一是生物学意义上的生命和基因,二是文化学意义上的生命和基因。生物基因自然是遗传给子女,文化基因则主要是遗传给同学们,由你们发扬光大。因此,子女是父母自然生命的延续,学生则是老师文化生命的延续。这两种生命,很难说哪个更重要。老师视学生为生命的延续,为大家的成长到高兴乃是发自内心的,对你们的关心、牵挂和希望也将是终生的。

  从明天开始,同学们就要走出校园、走向社会,踏上全新的人生旅途。多年朝夕相处,如今离别在即,自然依依不舍。祝愿同学们都能找到理想位置,尽快渡过“断奶期”,尽快完成角色转变。

  毕业离校,意味着大家从“南开学生”变成“南开校友”。我觉得仅从字面上泛泛理解“校友”一词是不对的,应该作出正确诠释。我曾写过一篇小文考证“友”的原始本义,发现它并不是现在一般意义上的“朋友”,而是指同宗同祖的亲兄弟、族兄弟,直到魏晋南北朝时代还相当程度地保留着这个含义,当时史书中的《孝友传》,就是记载那些孝顺长辈、友爱兄弟的人物事迹。我认为“校友”一词当从“友”的本义来理解,你们明天就要变成“南开校友”,但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南开的朋友,你们永远都是“南开人”,与留在校园里的我们永远都是同心、同德的兄弟姐妹,永远学脉相连,情感相依。

  事实上,我们还需要正确地理解“南开”。我以为南开有小、中、大三个含义——“小南开”是南开大学,“中南开”是南开系列学校,“大南开”则没有明确边界——她是一种文化精神。这种文化精神,包括“允公允能”的德才修养,“日新月异”的创造激情,“知中国,服务中国”的责任担当,坚韧不拔、“越难越开”的勇气。

  同学们分赴天南海北,把南开文化精神的种子播撒到全国乃至全世界,南开将因你们在这个星球上许多地方开枝散叶:你们走到哪里,哪里就是南开;在哪里兢兢业业工作,哪里便是“敬业广场”;在哪里事业有成,哪里便会积水成渊、成为南开的“新开湖”。借用禅宗故事比喻,就是“曹溪一滴水,遍满三千界”,“一花开五叶,结果自然成”。

  一代又一代南开人因缘相聚,蘸同砚墨香,治分科学术,学成后各奔东西,相忆天涯,这是南开年复一年的稳定节奏——前年如此,去年如此,今年亦复如此。但与往年相比,今年的毕业典礼是很特别的,第一次在新校区举行。过去一年,新校区胜利竣工,我们所在的学院完成了历史性的大搬迁,南开大学开启了她新的百年征程。

  这一年同学们埋头撰写博士论文,争分夺秒,没有多少时间欣赏新校区美景,有些同学可能还没记住新校区的新路名,将来很可能迷路。先前我有意、无意提到了同砚、同心、同德,此外还有宁慧、敬慧、和慧等等。我觉得这些路名都取得很好,典雅而有深意,符合南开气质。我想斗胆作些诠释,帮助大家记住它们。

  今天大家都戴上了博士帽,是丽质慧心的高级人才。不过我想说,大家的学习还远未结束,今后仍需不断益智增慧,特别是要在工作和生活中“转识成智”,做到“知行合一”,把聪明智慧充分发挥出来。这很不容易,需要始终保持一份宁静之心、诚敬之心、平和之心。当今社会物欲横流,遍满诱惑,人心浮燥,知识分子也并未幸免于世俗熏染,南开人需要特别体悟宁静生慧、诚敬生慧的道理。这是我对“宁慧”“敬慧”的理解。

  比较起来,“和慧”是更高的一重境界。“和”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核心概念,包括很多种含义。我认为“和”与“慧”是彼此伴生、相互助益的关系:和增慧,慧致和。“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需要既慧且和。既和且慧,则心境平和,善用智慧化解生活和工作中的矛盾,做好家庭和睦,同事、朋友关系和谐。与自然和谐、天人合一是“和慧”的最高追求。

  大家记住这些地名,既增进对南开的情感认同,亦更能理解南开何以不同于别的学校,比如天大。我们两校一直是好邻居,但从学科结构到精神气质都颇有些不同。两个新校区的几个路名琢磨起来很有味道。不知大家注意没有,天大旁边有条“白万路”,开始我还以为是“百万路”,仔细一看:原来比“百万”还差一下,不过只差一下就是百万。这条路绕天大大半圈,离我们南开则比较远。有道理啊!人家天大是工科大学,比我们有钱,天大人更会赚钱发财,只需努力一下就能走上百万之路。我们则需要付出更多努力,走更远的路!天大东面有条雅观路,我们西边则有雅深路,一字之差,想想也有道理。天大的建筑学科很强,外景雅观一向是建筑学的艺术追求。不过咱南开雅在深处,更讲内在的雅。这些自然是开玩笑的话,但一所大学的地名往往反映其文化气质,不同学校的文化气质确实存在一些差异。

  南开园的路名反映了南开的文化气质,象征着南开学子人生道路上的一道道美丽风景。作为南开人,我希望大家“尚智”更应“尚勤”,因成功不能单恃智力,更需要勤奋;南开人追求“日新月异”,不断“启新”,但启新不忘“思源”——也就是不忘本,这是一种高贵的品质;南开人有“翔宇”之志,追求卓越,但也“乐群”,不自视高人一等,不自我孤立。我们的老学长周恩来总理之所以成就旷世功业,就是因他不仅有翔宇之志,而且乐群善群。我如此这般率尔妄解,未必符合命名者的原意,贻笑大方了!但我确实很希望大家记住自己曾经走过的路、将来该走的路,少走弯路,不要迷路。

  亲爱的同学们,无论你们今后会经历怎样的人生沉浮,不论是大富大贵、还是平凡普通,都请勿忘初衷,勿忘南开,常回来看看,这里是所有南开人的精神家园和文化宗庙,有你们精彩的青春记忆。同砚、同心、同德,尚智、尚勤、启新,翔宇、思源、乐群,这就是新南开,是南开人的道路。

  (王利华,南开大学历史学院教授)

    本报略有删节,标题为本报所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