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论坛:学好哲学也会“有出息”

  在同济大学人文学院日前举行的70周年院庆大会上,校友代表于海洋发表了演讲。在演讲中,他说“当年考入哲学系,隔壁大妈笑我没出息”,如今他已经是一个开拓了100多个城市、招募了4000多名城市合伙人的创业者。今昔对比的反差,让该演讲视频在网络上迅速走红。

  “没出息”的嘲笑,被于海洋的成功给彻底推翻了。不过仔细一想,这个回击嘲讽的例子依然遵循着“成功学”的逻辑。虽然学哲学,但是取得了商业上的成功,可以走上千千万万经济学毕业生同样的成功路径,所以“有出息”了。我们不妨想想,倘若于海洋没有炫目的商业成就,只是喜好哲学的普通人,他还能不能回击嘲笑?

  时代发展到今天,经过异常精细的社会大分工,我们的认知谱系开始自动地识别出现实与理想。工具理性成为优先选项,浪漫主义渐渐褪色,“有没有用”成为作出选择的前置问题。这种功利导向的选择,不能说错,但总让人感觉少了些长远眼光,缺了思想的“魂”,也没提及对基本价值的坚守。

  今天物质已大为充盈,或许我们需要的恰是人文精神的回归,是思想力量的闪光,是包括哲学在内的所有人文、社会学科内在底蕴的勃发。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所说:“这是一个需要理论而且一定能够产生理论的时代,这是一个需要思想而且一定能够产生思想的时代。”思想的充沛,可以告诉我们前进的方向。

  认识到人文学科的价值,我们才能辩证地看待什么才是“有出息”。一个学生,只要有明辨是非的态度、兼济天下的胸怀,那么便是“有出息”;一个企业,不仅做一个逐利为先的“理性人”,也信奉亚当·斯密的《道德情操论》,那么才是“有出息”;一个社会,在发展的过程中不失去对公平、法治的捍卫,不只对“成功人士”顶礼膜拜,不对甘坐冷板凳的人施以冷嘲热讽,对文化的守望者始终充满敬意,也是一种“有出息”。所谓“出息”,不以财富的多寡为判断标准,而是无论如何风云变幻、杂音乱耳,却依然有对基本价值的坚守。

  哲学系的学生,有商业成就固然好,但不必以此作为成功的首要标准。即便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如能始终信奉康德的那句“位我上者,灿烂星空;道德律令,在我心中”,就是了不起的“出息”。今天的时代,我们格外需要另外一种评价“有出息”的标准,它衡量的是思想的厚度、人格的重量,是繁花过眼却能坚守初心的定力。唯有如此,我们的社会方能在享受物质充裕的同时,又沐浴在人文精神的滋润之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