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近70年传承 西班牙陶瓷坊如何谋求生存 创新,为传统陶艺注入活力

20160621_002

热昂·比拉克拉尔是比拉克拉尔陶瓷坊创始人的小儿子,如今也已经67岁了。图为他向记者展示窑变瓷器的成品。本报记者 王 迪摄

  核心阅读

  西班牙东北部小城拉比斯堡·登波尔达人口只有不到1万,却因陶瓷制作而远近闻名。小城上的比拉克拉尔陶瓷坊已经经营了近70年,其手工制作的陶瓷具有晶莹绚丽而富于变幻的特点,颇受买家青睐。

  比拉克拉尔陶瓷坊的掌门人热昂·比拉克拉尔告诉本报记者,自己的陶瓷工艺一方面坚持手工制作,另一方面是从不停止创新,只有通过在标准严苛的制作环节中尝试工艺的新技法,才能让陶瓷的色彩更丰富、花纹更多样。

  青年创业成就陶瓷小镇

  陶瓷产业是拉比斯堡最大的经济来源。因得天独厚的地理和气候条件,拉比斯堡盛产上好的陶土和瓷土。从18世纪开始,拉比斯堡就是西班牙重要的日常用或建筑用的陶瓷器具产地。陶瓷器具也一直是当地居民生产生活的必需品。

  然而直到20世纪初期,拉比斯堡才开始大力发展装饰性陶瓷产业。这源于一群当地青年的创业,他们将城里优秀的陶艺匠人聚集起来,互通陶瓷技术,研究和生产装饰性陶瓷,逐渐形成了拉比斯堡特有的陶瓷风格。

  比拉克拉尔陶瓷坊就是在这一时期成立的,这一家族陶瓷坊至今已有近70年的历史。走进陶瓷坊,可以看到几个风格迥异的展示区,楼梯旁的是当代艺术作品,主厅左侧是拉比斯堡地区的传统陶瓷风格,右侧便是比拉克拉尔自己研究出的颜色釉瓷器。

  仔细看陈列着的颜色釉瓷盘,同一系列之中,虽然每件作品的主色调一致,但是花纹却不尽相同,时而凌乱,时而整齐,呈现出渐变、波纹等多种特殊效果。有时,瓷盘正面与底面所涂釉料还不尽相同,带来意想不到的美感。

  陶瓷坊掌门人热昂·比拉克拉尔介绍说,这种纹路是釉色在烧制过程中发生变化而形成的,每一次窑变都不可复制,而成功的窑变也极为难得。

  热昂是陶瓷坊创始人比拉克拉尔的小儿子,如今也已经67岁了。记者到来之时,热昂正在作坊内为一幅瓷板画手工绘制图案。瓷板画已近完成,是当代风格与宗教题材相结合。他并不夸耀自己的技艺,而是反复说到父亲和兄长在陶瓷和绘画上的成就:“对父亲和哥哥而言,陶瓷手艺就意味整个人生,我以前对此并不能体会。”在瓷器中长大的热昂,年轻时想当一名工程师,大学也是读的工程专业,“后来,我被父兄的执着所感动,决定帮助哥哥一同继承陶瓷坊。不知不觉,陶瓷也成了我生命的一部分”。热昂说。

  数十载尝试探索窑变规律

  陶瓷坊目前所制作的瓷器一部分延续着父辈时代的传统拉比斯堡风格,一部分则是探索新工艺的成果。

  传统拉比斯堡风格的图案多为花卉等静物或者乡间生活的场景,充满朴素的乡村气息。而制作通常是在红色的底坯上涂上一层白色的化妆土,再以固定图案为模板着色。一次偶然,热昂与哥哥烧制出了成功窑变的瓷器,兄弟俩大感惊喜,并开始尝试研究有利于发生窑变的新釉料,找到发生窑变的温度。

  此后,经过数十载的尝试与积累,他们创新了釉料成分,以降低窑变发生的温度,并改善了上色工艺。“试验了无数次、无数次……”回忆起繁琐的研制过程,热昂却语带轻松:“如果没有对陶瓷的热爱,我们无法坚持下来。”

  要想自如地运用不同的颜色釉,经入窑高温烧制后能获得满意的效果,他们经历了大量的失败。很多绘好色釉的陶坯在窑内因高温而断裂,有的即使承受住高温,却因窑变而“面目全非”。釉料的成分、粗细,上釉时的厚度,装窑时的位置,烧窑时的燃料、时间、温度等,每个细微的环节都是决定成败的关键。即使每一步都严格执行,成品率也可能只有一半,然而,这已经比其他研究窑变的同行高出许多。

  热昂向记者介绍了他们的秘诀:“最关键的一步是烧制,通常需要以990℃及1030℃的高温分别烧制两次。在装窑前,每个盘子都是一样的。入火后釉料自由流淌,颜色变化也任其自然。然而我们研制的釉料发生窑变的温度更低,在陶坯能够承受的范围内,因而成品率也更高。不过,在从窖里拿出来之前,谁也不知道最终的作品会是什么样子。”

  鼓励和保护年轻手工艺人

  在批量生产的陶瓷品泛滥的今天,陶瓷坊依然坚持做全手工装饰的工艺品。“我们将每件产品当作艺术品来完成。”热昂说。

  遗憾的是,热昂的孩子们并没有继承家业,店里的4名匠人中,只有一位是比拉克拉尔家的人。热昂希望今后能将陶瓷坊交到他侄子手中,让这门技艺传承下去。

  事实上,陶瓷坊可以制作的产品种类很多,除了装饰性的瓷盘、瓷板画外,他们还制作精致的厨房用具、卫浴用具、马赛克式的彩砖桌面、家庭装修用的彩色瓷砖等,每一件依然是手工制作。

  “陶瓷产业在经历过鼎盛期后大幅缩水,再加上市面上有许多粗糙的复制品,全手工陶瓷坊的维持比以前确实更困难了。”热昂表示:“随着年龄渐长,我们作坊的规模也减小了,但是只要手艺不丢掉,继续创新,陶瓷坊就能存活下去。我们不缺顾客,因为我们制作的是美的东西。”

  除了自家生产的陶瓷外,热昂还会在店内摆放一些他欣赏的陶瓷艺人的作品,特别是年轻的匠人们。“年轻人投身于匠人行业,是我们手工业必须鼓励与保护的。陶瓷坊经营多年,也有了一定的知名度和稳定的顾客群,为年轻匠人搭起一座桥是我力所能及的,也应该去做的。”热昂说。

  2010年,拉比斯堡陶瓷被授予商标权,在所有欧盟国家受到品牌保护,比拉克拉尔的颜色釉瓷是其中不可或缺的部分。即使今后的作品不再烙上比拉克拉尔的标签,这门技艺也一定能被传承下去。正如热昂反复说的:“与在田间地里劳作的人一样,随着环境及时代的变化,也许数量会减少,但一定不会消失,我相信,手工艺及手工艺人也永远不会消亡。”

  (本报驻西班牙记者吴珺、王迪,马德里6月20日电)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