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者中的华人》:海外华人的大历史

20160516_006

  哈佛大学教授孔飞力是屈指可数的在中国学界享有盛名的国际大学者。他经年耕耘于中国近代史领域,先后出版的《中华帝国晚期的叛乱及其敌人》《叫魂》等专著,都享誉国际学术界,并被译成中文而广泛传习。

  20世纪90年代中期,孔飞力出人意料地从业已驾轻就熟的清史领域转而致力于海外华人史研究,此举一时引起许多中国同行的惊诧,因为在中国,“华侨华人研究”,长期处于没有明确学科归属的边缘地位。

  经过十余年的潜心研究之后,2008年,孔飞力推出了集大成之作:《他者中的华人:中国近现代移民史》。

  2009年,我得到该书,迫不及待地一口气读完。一位史学大家在融中国历史与世界历史为一体之宏观大视野下对海外华人历史所做深刻解读,令我有眼前一亮之感,当时就有一股希望将此书译成中文的冲动。然而,因为杂务缠身,终究未能着手。

  2014年,当我正式从厦门大学退休之后,当年的心愿再次浮上心头,尤其是在听说孔飞力身体欠佳的消息之后,更感到应当尽一己之力,将他的这部著作译介给中国的更多读者。

  翻译的过程也是再次深刻理解孔飞力之思想的过程。以下是我的一些体会。

  此书之特点,一是长时段。根据作者的界定,该书在时段上涵盖的是中国人走向世界的“近现代篇”:其上限,始于1567年明王朝解除海禁;其截止,终于20世纪末中国大陆融入世界经济已成不可逆转之势。在这一长达近500年的历史进程中,中国自身经历了封建帝制、民国共和、毛泽东时代和改革开放后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时代,而整个世界则从欧洲的殖民扩张及东南亚殖民体系形成到腥风血雨的帝国主义战争,从战后亚洲各国如火如荼的反帝反殖运动,到当今方兴未艾的全球化浪潮。伴随这500年风云激荡,作者将海外华人千丝万缕的历史经纬编织成锦,清晰展现出海外华人跌宕起伏的历史脉动与延续。

  二是大视野。作者反复强调,必须在全球层面上研究华人移民问题。在此书中,作者一反其享誉全球学术界之《叫魂》的研究手法,不是从深挖历史档案、细致剖析个案入手,而是将大量二手文献及他人成果进行重新梳理排比,将中国国内移民和跨境移民作为一个具有深刻内在联系的整体进行剖析。正如另一位享誉中国学界的著名学者施坚雅(G. William Skinner)所言:孔飞力此书之要点就在于“独具匠心地把社会科学研究者们时常碎片式探讨的议题,全部汇聚到一个大主题之下”。作者时时在拷问:“他者”环境千差万别,移民们如何在与不同“他者”的博弈与调适中形成不同社会生态?而相应的移民生态又如何形成了不同特征?如何相异于彼此?显然,唯有宏大视野下涉及方方面面的条分缕析,方能感悟其真谛。

  三是新模式。能在辨析史料、钩沉史实之基础上构建具有一定解释力度的理论模式,方为史家的上乘之作。此书之亮点,即在于从学人们似乎司空见惯的现象中凝练出发人深省的理论模式。例如,作者构建了中国移民的“通道——生境”模式,指出:纵观中国人海外移民的数百年历程,可以看到在移出地与移入地之间长期延续着条条“通道”。此类“通道”并非如丝绸之路那样显现于现实的地理空间,而是经由潜在的亲缘乡缘之关系网络编织而成。“通道”的构成元素一是实质性的,即人员、资金、信息的双向流通;二是虚拟性的,即情感、文化乃至祖先崇拜、神灵信仰的相互交织。与此同时,和“通道”相辅相成的,是在通道两端,即特定移民群体的移入和移出地双双形成的有别于周边的独具特色的“小生境”。在移入地一方,可能是“唐人街”或曰“族裔聚居区”,而在移出地一方,则显现为由与跨国迁移相关的侨民、侨亲、侨眷、侨汇、侨房、侨官、侨务、侨委乃至当代群团组织如“侨联”等构成的侨乡生态圈,并通过潜移默化融入当地普通百姓的行为举止习俗之中。

  翻译学术大家的著作是一桩十分艰辛的工作,为此所付出的精力和时间,远远超出了我最初的估量和计划。我绝不敢说译稿尽善尽美,但可以负责任地说:我对每一句每一段的翻译都不敢有丝毫懈怠,耳边时刻长鸣着译文务必对得住孔飞力之声誉的警钟。

  (本文作者李明欢,系该书中文版译者,厦门大学公共事务学院教授,社会学专业博士生导师,国务院侨务办公室专家咨询委员,中国华侨历史学会副会长)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