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人·廖惠林 愿沐葵风逐新夏

20160511_002

廖惠林专心在扇面上烙画

20160511_003

葵扇和画纸不同,扇面凹凸不平,用力稍有不慎就会烙穿葵扇

  新会葵艺为传统手工艺品,源于江门新会,有着1600多年的发展历史,早于上世纪初便扬名国际。1915年,新会竹箨葵扇获得巴拿马博览会金奖。1988年,时任新会葵艺制品厂厂长廖惠林赴巴黎进行现场葵艺表演。2008年,新会葵艺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驱以葵扇风,熏以艾烟湿。”宋代诗人范成大的诗句,记录着一段古老的仲夏记忆。这段记忆从魏晋时期流传至今已1600多年了。在许多“60后”、“70后”的脑海中,还依稀记得儿时的夏夜里,老奶奶哼着摇篮曲、摇着葵扇送来的凉风。

  珠江三角洲的西南部的新会,是中国著名的“葵乡”所在。与许多非遗项目面临的困境相似,新会的葵扇制作技艺也曾一度濒临失传。在没有政策扶持与企业赞助的情况下,新会葵艺却靠着一位老艺人的苦心孤诣冲出重围。他就是廖惠林。

  与廖惠林初次相见,他瘦削而棱角分明的面庞让人印象深刻,透着一分择善固执的劲头。廖惠林从16岁进入新会葵艺厂开始,辛勤耕耘42年,初心未改。他见证了葵艺市场的全盛时期,并通过自己努力奋斗,一步步成为葵艺厂的副厂长。可是,好景不长,随着空调、电扇的普及,葵艺业在上世纪90年代开始大规模萎缩,廖惠林所在的国营厂也在1999年被迫倒闭。与他同时进厂的学徒们纷纷转行,自谋生计。然而,廖惠林却做了一个不可思议的举动,他组织下岗师傅和艺人自掏腰包,创办葵乡传统工艺品开发中心,进行作坊式经营。

  “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学会做人,机会和运气就自然会来。”凭着自己的坚持,廖惠林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如今,曾经被人“弃之如敝屣”的葵扇,在他的手里焕发出了新的光彩。它们摇身一变,成为一柄柄精美的工艺品,价格也节节攀升,每把可达300元。

  正所谓“一分钱,一分货”,每一柄葵扇里,都凝结了廖惠林与他的员工们的汗水和心血。一把葵扇的制作过程,可分为“前工序”与“后工序”两大类,包括种、采、晒、剪、焙、焗、漂、染、合、画等前后20多道流程。任何一个细节出了差错,成品都难登大雅之堂。

  每年的5月至11月,是葵扇原材料“葵笔”的采摘季节。采下来的葵笔铺满了整片空地。原材料还要经过烘焙才能继续加工,这一环节称为“焙扇”,需要人手亲力亲为,也要讲究“火候”,手艺人自然难免要受汗流浃背的煎熬。“后工序”的环节同样得一丝不苟。偌大的工场里鸦雀无声,负责编织和烙画的手艺人一概静默不语,只全神贯注地做着手上的工作。“葵扇和画纸不同,扇面是凹凸不平的,手艺人用力稍有不慎就会烙穿葵扇。”廖惠林表示,全凭手艺人的高超技艺和平和心境,葵扇上才能呈现出如此别开生面的风情。

  “做葵扇太累,连出去旅游的时间都没有。”苦心制扇的廖惠林,有时亦难掩疲态。如今,葵艺制作的每道工序虽然能找到专人负责,但还没有出现廖惠林心中的“通才”。对于未来的市场,廖惠林也没有想太多。“我们只要用心做好自己的产品,就会有人过来拿货。”葵艺大师的心中,写满了专注与笃定。

  (撰文:杨逸、赵敏、鲁豇蔚 摄影:张由琼、严 亮)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