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定青山不放松——清·郑燮《竹石》诗赏析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提起“郑板桥”,大家都不陌生。但“板桥”只是他的号,其名“燮”(xiè 音“谢”,义为调和、和谐),大多数读者就不一定知道了。他生活在清朝中期,乾隆元年(1736)进士,曾任山东范县、潍县知县。他是著名书画家,尤喜好并擅长画竹。这首七绝,便是他为自己画的一幅《竹石》图而题写的诗篇。按诗的题材分类,它既属“题画”,又是“咏物”。所咏之物为“竹”,“石”在画和诗里,都只是陪衬;但所咏又不仅是“竹”,更在于“人”——包括他自己在内的那些历经磨难而自强不息的人。当然,这是从广义上说;若论其狭义,在特定的历史文化语境里,它主要是指正直的有节操的“士”——今所谓“知识分子”或“文化精英”。

  何以见得?请看首句:“咬定青山不放松”,落笔便将此“竹”定位为山里的竹。“青山”属于“野”而不属于“朝”,那么,“青山”之“竹”也就有了像喻“山林之士”的可能。再看第三句:“千磨万击还坚劲”,“坚劲”一词,最早是用来形容人的,《管子·地员》曰“其人坚劲”;后世才用来形容竹,南朝宋戴凯之《竹谱》曰“箭竹……坚劲”。此语之用,双绾“竹”与“人”,极当留意,不可草草略过。最后再看末句:“任尔东西南北风”,从一个第二人称的“尔”字,可以反推出全诗用的是第一人称“我”的口吻。“我”就是“竹”,“竹”就是“我”,不言而喻,以“竹”拟“人”之义,尽在其中。

  若从写作艺术的层面去考量,首句写“竹”对“青山”的主动选择与执著坚守,以喻“我”不慕荣利,远离红尘的价值取向;次句写“竹”扎根于岩石裂缝,生存环境如此恶劣,以证“我”生命力之旺盛与顽强;第三句写“竹”暨“我”迭遭无数折磨打击而仍旧坚强劲健;卒章显志:由于“坚劲”,故任你刮东风、西风、南风还是北风,其奈我何!从暗示到明说,亦“竹”亦“人”,不粘不脱,淋漓酣畅,一气呵成,不愧是名家手笔。“咬定青山”一语,尤属原创,以俗为雅,生脆泼辣,鲜活地体现了板桥道人倔强的个性特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