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史心语:谈《清代学者象传校补》

  叶衍兰先生与叶恭绰先生祖孙二位合著之《清代学者象传》(以下简称《象传》),凡作二集。第一集为叶衍兰先生著,上起清初顾炎武、黄宗羲,下迄道咸间姚燮、魏源,共著录清代前期学者一百六十九人。所著录学者,大抵人各画像一帧,撰小传一篇,像传辉映,相得益彰。衍兰先生乃晚清文献学家,诗书画俱工,《象传》之画像、传文及书写,皆出先生一人之手,历时三十余年而成。大家手笔,弥足珍贵,一时学林共推“三绝”。唯先生生前未及刊行,清亡,民国十七年(1928年),始由其孙恭绰先生在上海交商务印书馆影印出版。第二集为叶恭绰先生著,上起清初钱谦益、孙奇逢,下迄清末民初江标、李希圣,共著录有清一代,尤其是第一集所缺之晚清同、光、宣三朝学者二百人。除去与第一集重出之侯方域外,实为一百九十九人。经顾廷龙先生编辑安排,于1953年,在安定珂罗版社影印出版。惟国家多故,世变日亟,虽经恭绰先生二十年之苦心搜辑,而是时所影印问世者,仅为江西画师杨鹏秋摹绘之各家画像。至于二百家之传文,则尽付阙如。

  20世纪20年代中,清史馆所修《史稿》争议正炽,董理一代学术史风气方兴。《象传》第一集的问世,顺应潮流,引领风气,颇为四方瞩目。一时学坛及社会名流,若康有为、王秉恩、樊增祥、沈尹默、冒广生、蔡元培、于右任、罗振玉、谭延闿等,皆有序跋或题签。二十余年之后,《象传》第二集出。时当新中国成立伊始,百废待举,困难重重,虽由叶先生自费仅印二百部,但亦得郭沫若、陈叔通二位先生题签。据悉叶先生曾以此集一部送毛泽东主席,毛主席有答书致谢,且索观第一集。恭绰先生原拟续事纂辑,将第二集所缺各家传文补齐,然而迄于1968年8月病逝,此愿终未得一践。

  1986年1月,顾廷龙先生将《象传》之一二集合为一编,亲笔题写《清代学者象传合集》书名,敦请潘景郑先生撰序,交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顾、潘二位先生此举,一则是对两位叶先生卓著业绩的纪念和表彰,再则亦把传承文明,完成前辈文献大家未竟事业的任务,交给了后起学人。祖武早先读《象传合集》,既于两位叶先生之筚路蓝缕而深致景仰,亦以《象传》之未成完帙而惋惜。此后二十年间,将《象传》续成完书之想,每每萦回脑际。2008年秋,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卸去兼任行政职务,得以专意读书问学。恰逢商务印书馆丁波博士来询《象传》整理事宜,于是多年夙愿得此机缘遂告付诸实践。天乎?人乎?实乃时代使然也。

  五历寒暑,朝夕以之,至2014年秋,《象传校补》粗见眉目。由于祖武生性迂腐,保守落伍,既不识互联网,亦不知如何使用电脑,经与丁波博士商议,拟即以专用稿纸影印手稿出版。此议既定,承历史研究所所长卜宪群教授俯允,是冬,专用竖格稿纸送至案头,书稿誊正工作旋即开始。

  近六七年间,《象传校补》工作之得以顺利进行,始终要感谢四方友人的指教、帮助和支持。扬州大学已故前辈祁龙威教授,虽素未谋面,然先生生前不惟多次来信来电赐教,而且转赠当地学者之最新论著。南京师范大学江庆柏教授,以往亦无一面之缘,竟枉驾寒舍,颁赐大著《清代人物生卒年表》《清代进士题名录》。北京友谊出版社王逸明先生,则馈赠稀见抄本影印件,使难觅依据的《孔广林》一传得以动笔。安徽大学诸伟奇教授、彭君华教授,四川大学舒大刚教授,福建师范大学林金水教授,福建省文史馆卢美松、魏定榔二位先生,贵州省文史馆顾久、靖晓莉二位馆长,皆不时颁来各地古籍整理之新成果。历史所诸位友人,若袁立泽、林存阳、杨艳秋、李立民、梁仁志等,或购置图书,或搜寻资料,助我最多,亦受累最多。尤为感念不忘者,是台湾友人“中研院”史语所陈鸿森教授、文哲所林庆彰教授,二位先生专攻清代经学,多次颁赐研究论著,受教至深,终身得益。

  《清代学者象传校补》六易春秋,蒇事在即,承中央文史研究馆馆长袁行霈先生厚谊,挥翰题签,鼓励鞭策。上个世纪50年代初,中央文史研究馆肇建,首任副馆长、代理馆长叶恭绰先生之未竟遗著,六十余年之后,承现任袁馆长题签,由忝侧馆员之列的后学续成完书。薪火相传,后先一脉,或可目为今日文化建设之佳话一则。

  《校补凡例》附后:

  一、本书题为《清代学者象传校补》,顾名思义,乃系就叶衍兰先生与叶恭绰先生祖孙二位合著之《清代学者象传》一、二集,进行校点、补缺。

  二、本书之所谓校,系指依照古籍整理之通行规范,对《象传》第一集之各家小传,以繁体字重新誊写,施加新式标点,并做必要校勘。补之云者,则是对《象传》第二集所缺之一百九十九家小传,遵循第一集体例,悉数补齐,以使原书克成完帙。

  三、《象传》第一集所撰各家小传,篇幅长短不一,长者近千言,短者不过三五百字。此番补写各传,统以千字为限,间有参差,上下亦不出一二百言。

  四、《象传》第一集各传文字,为晚清习见之史传文。此番补写各传,亦使用浅近之语体文,以求行文风格大体相接。唯事类续貂,自惭形秽,是否得体,惴惴不安。

  五、《象传》第一集各家小传,引据史料例不注出处,然事信言文,可据可依。此次补写各传,恪遵前例,严格缀裁史籍,贯串成文,以保持全书体例之画一。

  六、《校补》之幸能蒇事,仰赖前辈学者数百年之积累。有清一代之官私史籍、碑志传状、年谱日记、学案等等,皆为《校补》之依据,教益至深,感恩不尽。恭置案头,朝夕受教之晚近学者大著,则主要有钱仲联先生《广清碑传集》、卞孝萱先生《民国人物碑传集》、张舜徽先生《清人文集别录》、袁行云先生《清人诗集叙录》等等。《校补》工竣,饮水思源,谨向前哲时贤之辛勤劳作致以深切谢忱。

  七、清代学术宏深,以总结整理我国数千年学术为特质,二百数十年间,才人辈出,著述如林。祖武不学,虽以读清代学术文献为毕身功课,然未明要领者尚多,所知不过其间之一二而已。因之此次《象传》之《校补》,错误遗漏当所在多有。敬祈方家大雅多赐教言,俾便他日幸能再版,一一遵教订正。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