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瀛花草图谱三种

20160329_006

20160329_007

  《本草图谱》,(日)岩崎常正著,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980.00元;《诗经名物图》,(日)细井徇著,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30.00元;《时令如花:七十二候·花信风》,(日)巨势小石著,中国画报出版社出版,58.00元

  二月里,新春之始的立春节气,新年之始的春节初二开年日,收获几种情调气息相近的日本花草图谱,或闻讯欣然搜购,或偶然逛店巧遇,甚喜这些书间繁花、纸上草木,古雅而鲜活,丰盛而精致,春光满卷满眼,春色盈案盈心。

  岩崎常正的十册巨著《本草图谱》,是中国古代本草学和版刻艺术在东瀛的融汇结晶。这位18、19世纪的日本医师,搜采山野,遍得草本,为之临摹并注解,共收花草果蔬1800余种,参照《本草纲目》体例,皇皇汇集;且精工雕版彩印,蔚为大观。此书以绘画精细,成为医家考索之备;复以搜罗齐备,成为植物学名著;益以图画瑰丽雅致,成为日本版画集大成之作。今由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收入“古刻新韵”丛书,高清影印,精装出版,青葱嫩绿的书衣,合装碧翠一函,益添草木春意。

  在立春这个古人的“春节”,闲闲翻看,繁浩草木,琳琅美图,比意想中还要漂亮,养目欢心,为之迷醉,开启又一个好春。虽看不懂旁注日文,但书后有中文索引,也略可应用。

  数之不尽的种种赞叹惊艳中,只举一个欢喜之得,是其中收有宝相花。此物我以前略略探究过,原是古人想象出来的一种装饰图案,与西番莲混称,后来这种虚构的花纹名称被落实到一种真正的花卉。去年冬日,扬之水先生持赠新著《唐宋家居寻微》,她特地翻到其中的《书房》,指告内有宝相花的记述和插图(这篇缕述古代书房布置、物事的佳作,还旁逸斜出地介绍了传统书斋环境中的多种花木,颇为杂博可喜)。从扬之水的考证得知,宝相花是一种蔷薇科植物;从其所引张岱《梅花书屋》记载同时栽种西番莲与宝相花得到佐证:在古代艺术中西番莲和宝相花是同一物,均为虚拟之创,但后来分别指不同的实有植物;从文中所附古籍《三才图会》等插图,则首度得见宝相花的面目。

  现在《本草图谱》的绘画,更鲜明而细致地展示宝相花的真容,可获艺术欣赏与植物认识的双重惊喜。按其所绘和旁注中一些中文字样可知,此花有大红与淡红二色,正与高濂《遵生八笺》对宝相花的记载相符。而且,花卉形态恰与古代对宝相花图案的描述相合:富丽繁复(此为重瓣花),雍容华贵,饱满大气,丰腴端方。——大概人们在自然界发现此花,感到与宝相花纹饰近似,所以将名字安到其身上。

  久已系心的宝相花,在现代花卉名称中已不常见了(收罗完备的《中国花经》就不见载),先从扬之水、后从岩崎常正的笔下得识得赏,甚为欣快。而且,扬之水书中转印的《三才图会》黑白线描,未能反映此花的“千瓣塞心”(高濂语),岩崎常正则能画出这一特征。

  这也是《本草图谱》的优胜之处。本书的喜多村直序言指出,中国古代一些本草书也有附图,可惜多“疏谬不足观”,而岩崎精通药学,又善写生,其亲自栽种,认真观察,所绘“是以精丽详密”,可补同类古籍之憾。另外,其画施彩而成,华美细腻,也比我国传统的黑白木刻植物图谱要出彩。——以下两书,同样是这种东瀛画风的设色彩绘,赏心悦目。

  细井徇的《诗经名物图》,绘画《诗经》各篇写到的植物和动物,生动逼真,是认识远古草木虫鱼的上佳资料;同时又是一帧帧可堪赏玩的水彩画小品,淡雅与清艳并出,看得人心生静悦。我因为乡土的缘故,特别留意《诗经·小雅·斯干》“下莞上簟”的莞草,此物虽不常见入画,但也看过多种绘写,而以本书画得最为出色,寥寥数笔,淡彩逸态,清姿出尘,让人遥思这种织成席子令古人“乃安斯寝”的水草。

  日本人对中国传统经典确是用心的,类似的《诗经》图谱,仅我以前买过的就还有两本:冈元凤的《毛诗品物图考》,渊在宽的《古绘诗经名物》。但拿出一起翻翻,问题来了:这本《诗经名物图》与《古绘诗经名物》的画完全一样,只不过《诗经名物图》将那约二百种图按草、木、鸟、兽、虫、鱼分类(据说是原书体例),《古绘诗经名物》则按《诗经》原著的篇目编次(还加上了注解等其他整理内容)。

  《古绘诗经名物》由武汉大学出版社前几年出版,编者序说,所收是渊在宽于1779年绘画的;而这本《诗经名物图》,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的出版说明则云,其原名《诗经名物图解》,有细井徇1847年自序,谓“与京都一带画工商议共同编撰,由细井亲自审定,加以着色……遂成此书。”——究竟其间进一步关系如何,就不得而知了。且两种并存架上吧,因体例不同而各有检索之便。

  这册开本精巧、装帧古朴的《诗经名物图》,是大年初二因种种恰好、一再凑合,得以接连逛书肆开年,在第一间书店临走时从收银台旁书堆中取购的。(《诗经》来自人类的春天时光,店家在显要位置摆放这本《诗经》花鸟册,很合新春气氛,心思可赞)。而随后第二间书店,也是临走时,则在不显眼的地方又收得同样相宜的开春花书。

  巨势小石的《时令如花:七十二候·花信风》,之前并未听说过,那天已选得一批合心之书,离开前转身瞥见,随手翻翻稍觉合意即携走,作为春节开年书事的压轴;回来细看内容,更有出乎意料之喜,真是天注定的书缘——计划外复计划外的书店,最后一刻匆匆间的偶遇,未详细了解但买对了的好书。

  中国画报出版社社长的前言《一年之计在于春》说,这是一个“皇历小本子”,以公历、农历之外的古代干支纪年,从立春开始,编排七十二候花信风、即四季的七十二种花木画作。但没有介绍原书与作者的具体情况。

  所谓七十二候,是我国古代一种农时物候历,以五日为一候,三候为一节气,一年共得二十四节气、七十二种物候,每候选取当时代表性的生物现象或自然现象。其起源甚早,到汉代形成完整系统的版本,见载于《逸周书·时训解》。至于花信风,是另一种物候历,限于植物,且限于从小寒到谷雨的八个节气二十四候,每候选取对应的花信(当候花期最准确的植物),称为二十四番花信风,始见于宋代程大昌《演繁露》。

  然而,这本《时令如花》特别的地方,是其每候所绘当令植物,并非传统的七十二候,也不同于二十四番花信风。比如,我得书的年初二,恰逢立春二候“蛰虫始振”,二十四番花信风为樱桃,本书所绘却是“银眼遍条”(简介为“陆离耀眼,点缀遍条”的狗儿柳,似是我年年春节插瓶的银柳)。又如写本文至此,是惊蛰节气,传统七十二候为“桃始华”,二十四番花信风亦为桃花,本书所绘却是“茱萸峭直”。观其对每种花木的介绍,所谈应属日本背景,当为七十二候和花信风传到东瀛后、结合当地气候花事形成的新版本(或是巨势小石所创),且拓展二十四番花信风的范围至全年,又将七十二候统一为植物现象。

  这种不同于我国古代七十二候与花信风的两者结合新篇,是稀罕而可喜的意外收获。同时,书中也旁注了传统七十二候供对照,并附二十四节气的相关典故、民俗、诗词。至于主体内容,那些花木画甚为雅艳精美,俏丽可人,十分好看;古风字体的诸花简介,也写得如植物小品文。此诚为增添时令趣味的妙书,可置于案头,作为日历月历公历农历之外的皇历花历物候历来逐候翻看,消磨佳日,为良辰遣兴。

  这三种东瀛花草图谱,见出日本人对植物的醉心,对汉文化的倾心,于此二者都作出了精彩演绎。观之,可旁延博闻(如当此身边桃花夭夭灼灼之时,了解邻家正在峭直吐艳的茱萸),更可上溯识古(如当此草席已经式微之时,重温华夏文明之春那源泉处的水边莞草),实乃“一年之计在于春”的春日佳籍。

  进而言之,从草木中寻思古典传统,那情味就像图谱里的宝相花,曾是无中生有想象创造的、后来湮灭不彰的一些美事,得以在时节变换之后仍曼妙地留存下来,正如梅尧臣《依韵和中道宝相花》一诗的结句:“节换叶已密,尚可见余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