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交流的浓缩——推荐《译心与译艺:文学翻译的究竟》

20160215_007

  ●《译心与译艺:文学翻译的究竟》(童元方著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推荐人:雷颐(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所研究员)

  在人类文明的交流交往中,翻译的作用巨大,然而人们往往又忽视翻译工作,不易明白其中的艰辛。童元方女士既有英译中的实践,也有中译英的实践,更有翻译理论。因此,她的这部大作《译心与译艺:文学翻译的究竟》在娓娓道来之中,展示了双向翻译的技巧,说明了翻译理论与实践的关系。

  童元方强调,小说、诗歌、散文等文学作品的翻译,应入“化境”。她还比较了和合本《圣经》的不同译本,人们知之不多的是,严复在翻译《天演论》十年后又翻译了《圣经》一些章节,与他版比较,隐隐然透出桐城派古文的风华。美国传教士赛兆祥曾获推选加入和合本《圣经》官话翻译委员会,但他对此“官本”却非常不满,认为不够口语化,愤而辞去委员一职,与中国助手一起完成了自己翻译的《新约》,并且独立支付出版经费,结果全家缩衣节食仍时时陷于窘境。他的女儿,即后来大名鼎鼎的赛珍珠。

  中译英的分析讨论,也是本书的重点。从诗经、唐诗宋词到《红楼梦》的翻译,她都有洞见。栊翠庵品茶,是《红楼梦》中的一段经曲叙事。小说中人物行止反映出每个人的心事与性情,茶具竟是关键,大户人家分外讲究,但这些茶具都是中国所特有,原作中描写的繁复正是乾隆品味的富赡华丽。但如何译成英文?委实不易。翻译要清楚明白,但很可能失之于简;要形神俱备,又恐失之于乱。《红楼梦》前八十回的英译者是牛津大学前教授霍克思,酷爱曹雪芹,最后为能专心翻译此书而辞去牛津大学教职。他认为,牛津不见得需要他这一位教师,但曹雪芹需要他这样一位译者。

  此书虽小,却是有关译事的浓缩,其实是文化交流的浓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