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语话文:莫道修订等闲事 于细微处见功夫

  在2015《辞源》百岁诞辰之年,商务印书馆推出了面貌一新的第三版,这是为这部百龄辞书巨著献上的最隆重的生日礼物,也是对为这部辞书呕心沥血、做出杰出贡献的陆尔奎先生、吴泽炎先生等老一辈辞书学家的最好纪念和崇高致敬。

  辞书修订是一个弹性较大的工作,可多可少,可深可浅。虽然第三版的主编在《前言》中说这次是“有限修订”,但我感到这是一次有相当学术深度和广度的修订。在构建完整的语音系统、弥补旧版系统上的缺失方面,在确定规范字形又保留必要的异形字、避免旧版用字的混乱方面,都力求正本清源,使《辞源》在字音、字形的处理上达到了新的水平。第三版在内容上也有许多拓展。全书增补了1300多个字头,8500多条复音词(其中6500条是百科词语),篇幅增加了近200万字,还认真核对了全部书证,工作量不可谓不大。

  主编说,“辞书无小事”,我从随机翻看的木部、水部几页内容中深感此言非虚,修订者用心之细致周到随处可见。

  1.为地名区划增加当代新名称。如:

  【介休】县名。在今山西介休市。

  2.为多音字注音,注意音义匹配。如:

  【樂喪】丧,sāng(丧还读sàng)

  3.为参见条标注与主条相对应的义项号,注意词义对应。如:

  【樂讬】第二版仅注:参见“落拓”。第三版改注为:参见“落拓一”(2161页)。因为“落拓”有两个义项:一放浪不羁;二穷困失意。

  4.释语更准确丰富,配例更恰当。如:

  第二版1713页【水精簾】释义为:形容質地精細而色澤瑩澈的簾。书证有二,一是唐李白的诗,二是唐温庭筠《菩萨蛮》。书证时代重复,且用“形容”和单音字“簾”不妥。

  第三版2275页【水精簾】释义改为:也作“水晶簾”。指質地精細而色澤瑩澈的簾子。把“形容”改为“指”,“簾”改为“簾子”。书证有二,一仍是唐李白的诗,二改为唐元稹的诗,元稹诗词形为“水晶簾”。释语改善,信息增加。

  一斑可以窥全豹,仅从上述几处就能感到这次修订是非常严谨细致的,真可谓“莫道修订等闲事,于细微处见功夫”。

  主编的学术水平、工作态度决定修订的质量。第三版的三位主编都是语言文字学界的著名学者,在文字、音韵、训诂等领域各擅所长。他们一丝不苟,拟定体例,又亲自审稿把关,为保证这次修订工作的质量付出大量心血,是名副其实的主编,不是只干一点点事的兼职主编、客串主编,更不是只署名不干事的名誉主编、挂名主编。辞书界、学术界要提倡这种真主编精神。

  在我翻阅的几页中,也发现或可改进之处。《辞源》各版收人名【洪适】(南宋金石学家)。“适”kuò与简化字“适”shì同形,应在其后加上注音kuò。篇幅如此巨大的辞书不可能没有疏失,更不是三两次修订就能尽善尽美的,所以第二版的主编吴泽炎先生说:“《辞源》是一辈人接一辈人的事业。”

  重温陆尔奎先生的名言:“国无辞书,无文化之可言也!”作为后来人,我们要把辞书事业与传承和发扬祖国的优秀文化联系起来,努力使我国的辞书水平与国家不断提升的综合国力相匹配,脚踏实地地为提高全民族文化素养、增强我国文化软实力多做贡献。

  (作者为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文哲学部主任,中国社科院原副院长)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