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上书屋

20160118_006

书屋中摆放的书籍。李应齐摄

20160118_007

停靠在巴顿码头的船上书屋。李应齐摄

  在英格兰中部的特伦特河畔,一艘安静的小船停靠在巴顿码头。肃冬的清晨,白色蒸汽从船舱烟囱内冒出,这艘漂泊在河流上的“船上书屋”准备营业了。

  船主,也是书店的主人莎拉打开船门,招呼笔者进船舱内坐坐。这真是一间漂亮暖和的书店:两侧高低书架上摆放着各式不同的书籍,其中有封面漂亮的新书,也有复古气息的二手书。船首尾两头则是船主栖身的小床以及招待客人的沙发,炉上正噗噗烧着热水。递给笔者一杯早茶后,莎拉回顾起自己的冒险之旅。

  30岁的莎拉原本是伦敦的一名娱乐新闻记者,繁忙而快节奏的工作占据了生活大部分时间,让她心里总觉得缺少了些什么。2009年,辞职回到家乡利奇菲尔德、准备休整一番的她正巧碰到有人要出售一艘二手船,一个开办一家船上书屋的点子突然从心底冒出。

  “为什么是一家书店呢?”笔者问道。莎拉说:“我喜欢书,阅读需要良好的氛围。船上书屋给人一种宁静、慢节奏的感觉,并带着一些新奇和不一样的体验。经营一家独立书店,关键便是要有自己的特色并能带给顾客良好的体验。”

  的确,在营业的前6个月,船上书屋非常成功,附近镇上的居民都非常喜欢船舱别具风格的空间设计,享受在船内找一本感兴趣的书,停下来读一读,随后带回家的感觉。“那时的生意很不错,我感到完全不用担心未来发展如何。然而,这种飘飘然让我忽视了风险其实正在慢慢走来。”

  那时正值国际金融危机影响不断加深的时刻,越来越多的顾客开始询问有没有折扣,当听闻难有折扣时,便少有人购买。到了后期,大家甚至只来看书而不买,遇到非常喜欢的书,也只是把书名记下来再网购更便宜的。

  莎拉说,“其实我非常能够理解,那真是艰难的时刻,大家的收入都在减少,不少人失去了工作,紧缩支出也是无奈之举。加上正逢亚马逊等网络营销商崛起,这给独立书店的成本运营带来更大压力。”回忆起这一段,莎拉无奈地说道:“越来越多的独立书店被迫关门,其中甚至有一些著名的经典书店。但是咖啡馆和酒吧依旧熙熙攘攘,大家都愿意花上10镑喝上一两杯,但愿意用10镑来买本书的人却越来越少。”

  到了2011年,莎拉的书店难以为继,但她实在不想卖掉这艘船,便决定先驾船在英格兰和威尔士的河道环游一圈。

  这是一场逃离之旅,也是一场冒险之旅。“一个人真正驾船进行6个月的旅程才发现困难是如此之多,操纵船只的重体力活、不时遭遇的糟糕天气、山野行进整日无人说话的孤单感受、物资的有限……我时常会想:为什么要告别都市生活的便利来遭这么多罪”。

  在旅途中,由于经费有限,莎拉常常碰上物资短缺的时候,她不得不开始用书换取急需物资和服务:一大块面包、牛奶、水果、一个可洗热水澡的地方、发动机维修……出乎莎拉的预料,她总能换得所需物资并得到帮助。一些人可能自己不需要换书,但是会好心地将船上书屋介绍给朋友们。慢慢地,书屋被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大家都很喜欢这艘有点酷酷的船。

  用书交换食物和服务意味着人与人之间的友善和帮助,而并非单纯地做买卖。在旅行中她感受到了大家的善意,并认识了许多新的朋友。

  人们通过社交网络知道了莎拉的行程。在长达6个月的旅途中,莎拉开始用推特发布自己的信息,以便让岸上感兴趣的顾客能够提前知道她的位置和停留时间。莎拉说,像大多数喜欢安静空间的书店老板一样,她最初并不热衷社交媒体,还曾想到以向地方报纸写信的方式介绍书店经过的时间和地点,但发现报纸刊登时间会有所延误,而社交媒体却能第一时间发布消息,传播范围也更加广泛。

  莎拉说,这是一件奇妙又矛盾的事,一方面网络新技术催生的网络书城让独立书店经营困难,但另一方面新的网络服务又给她提供了极大便利,不然她无法想象自己的书店会有这么多人知道。从最初只有几十人关注,到现在她的书店在社交媒体上已有近4000名粉丝。

  始终相信独立书店经营之道在于提供独特体验的莎拉,也在琢磨与时俱进的体验方案。她认为独立书店可以举办一些网上书店不可能举办的体验活动,来增进与顾客的黏合度。“读书俱乐部是我非常重要的项目,顾客喜欢聊天和分享的感觉。”

  冒险归来的莎拉非常坚定地告诉笔者,“这是我做过的最有价值的一件事,它让我收获了坚定的信心,我从未如此相信自己能够克服各种困难。”现在,莎拉正计划4月份驾着自己的船上书屋前往法国,并在一个法国小乡镇做一段停留,她非常期待这次新的冒险、新的体验和新的人生阅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