摒弃浮躁 走出彷徨

  书画家站在传统与现代、东方与西方文化观念多元交汇之处,如若没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和清醒的文化判断,容易导致思想上的彷徨,失去创作方向

  书画家面对名利场上的诱惑,如若没有十足的艺术定力和精神定力,容易导致行为上的彷徨,在提高作品“含金量”的努力中迷失自己,沦为“跑江湖”者

  

  如果用一个词来概括中国书画家当前的状态,“彷徨”应该是十分恰当的。

  书画家的身心彷徨,主要体现为思想和行为两个方面:在这个资讯空前发达的时代,古今中外的艺术思潮澎湃激荡,书画家站在传统与现代、东方与西方文化观念多元交汇之处,如若没有足够的文化底蕴和清醒的文化判断,很容易思想上彷徨,失去创作方向,不知该如何创作、创作什么;在艺术品市场空前繁荣的当下,名与利通过种种手段似乎唾手可得,书画家面对各种名利诱惑,如若没有十足的艺术定力和精神定力,很容易造成行为上的彷徨,沉湎于参加联展、举办个展、组织互相吹捧的艺术研讨等,谋求抛头露面“指数”,一言以蔽之,为了提高作品的“含金量”迷失了自己,沦为“跑江湖”者,而作品真正的含金量则不堪研讨。

  思想上的彷徨,影响的是艺术水准的稳步提升,损害的是艺术的高度和思想的深度。所谓的创新变成了求异、求怪,书法刻意夸张扭曲,绘画变得娱乐荒诞。而所谓深刻,更多的陷入了形式主义,缺乏心灵呈现、精神表达和品格提升,题材或雷同抄袭,或浅薄投机,或言之无物,进而使书画艺术远离真实、厚重,变得躁动、轻飘、孱弱。

  行为上的彷徨,破坏性则更强。一些书画家创作的原动力,由艺术本身转向了求名求利,为参展而创作,为获奖而创作,为市场而创作……浮华遮眼,私欲扰心。追逐名利的欲望哪有尽头?久而久之,名利所带来的好处取代了通过艰辛的艺术创作产生的成就感,为了“速成”名利,艺术创作成了“赶场”,速写本上边走边画的“沙沙”声变成了省时省力的“咔嚓”拍照声,书法创作中文辞书体同美的要求变成了一些书法家拷贝古人、前人诗词的借口,更可怕的是,一些已经成名成家的书画家甚至连创作也不亲力亲为,转由他人代笔的现象屡见不鲜……

  从古希腊以来,诗人和艺术家就具有至高荣誉,因为诗歌和艺术的创造性与神圣性。无论古今中西,艺术在本质上绝非休闲娱乐之物。艺术追求永恒,追求在眼、手、心的并用相通中实现时空的转换,沟通客观世界与主观世界。由眼入心,由心到手,日积月累,日新月异,才能创作出具有艺术力度、情感温度和思想深度的好作品,才能实现人与世界、作品与观者的审美共鸣和精神沟通,才能不辜负艺术、不辜负时代、不辜负身为艺术家的责任使命。

  这就决定了优秀书画作品的面世,需要书画家踏踏实实地行走、踏踏实实地思考、踏踏实实地实践。

  踏踏实实地行走,要求书画家走出画室,走向大地;走出拍照、模仿,走向感悟、创造;走出投影拷贝,走向对生活的理解和对哲理的探寻……在对自然形态的观察以及对社会人生的感悟中,应目会心,心手相应,让创作建立起与现实生活的联系、与真情实感的联系、与个性创造的联系、与时代脉搏的联系。

  踏踏实实地思考和实践,需要书画家明确艺术的责任,在创作中求美向善、虔敬真诚、胸怀大爱、心系苍生,以温润厚重的中华美学品格把握时代的脉动,让作品体现现实的温度、人性的光辉,致广大而尽精微,既可以大到像黄宾虹、李可染山水画中所蕴含的生命之美和祖国山河之美,也可以小到齐白石草木鱼虫中所透露的生命灵气和凡人之趣。

  客观而言,当下书画界并不是没有踏踏实实的创作者。有些书画家极少在公开场合抛头露面,由作品说话,沉潜于对艺术形式等本体研究,在岁月的沉淀中酝酿艺术的芬芳。这些艺术家,虽然社会知名度并不一定比那些热衷跑江湖者大,但对比同一题材、同一景物的艺术表现,他们的作品或许更为深沉、更有味道、更能打动人。造成这种区别的主要原因不在于技巧的娴熟,而在于是否有志于艺术高度和思想深度的探求。

  艺术高度的到达,需要书画家在创作中有明确而高蹈的艺术方向。这种艺术方向的确立,要求书画创作按照艺术自身的发展规律递进。创作者需要深研传统,对艺术规律有深入的研究和清晰的认知,其中既要从东西方不同的艺术体系辨析艺术在形式和内容上的发展演变规律等,又要从雅俗两个维度辨析审美发展中的艺术传统如宫廷情趣、民间情趣、文人情趣等,进而在传统文脉的基础上,以自我的精神表达和激发新的艺术活力,追求艺术发展的正途,迈出强健的步伐。

  思想深度的探求,要求书画家面对当下多元的文化背景,拥有宽阔的文化视野,着眼于重大问题的思考,摆脱个人的偏见,在知识所不能到达的精神领域,通过艺术创作探究那些与人类的生活和人类的心灵有着最深切的关系的所在,并定格一种思想求索的方向,矢志不移地深入,破狭隘为大天地,破小情为大爱,破直白简单为沉稳深刻……如此,艺术才能拥有涵养心灵、引发思考、向美向善的精神内涵。

  古语云,“欲当大事,须是笃实”。虽然努力与成功之间的关系是复杂的,踏实与成就精品之间并没有绝对的因果关系,但踏实是产生艺术精品的基础,这一点毫无疑问。书画家只有将时间和精力花在对创作的深入探索中,并在纷繁复杂、充满诱惑的现实环境中,不因一时热闹跟风创作,不以本末倒置的态度看待作品与市场的关系,不急于求成,愿意为创造精品经受“十年磨一剑”的煎熬,艺坛才能真正百花齐放、百花争艳。书画家心神安定,书画界整体的环境才会变得风清气正;作品有了静气,书画界才有可能攀登艺术的高峰。

  时代在前进,社会环境在变化,现实和历史都热切呼唤我们的艺术家摒弃浮躁、走出彷徨。期待我们的艺术家脚踏在中国的土壤上,踏踏实实地探索,在对人民与生活的深刻理解中,深刻地阐发中国精神,生动地展现时代风貌,为中国文化的当代发展栉风沐雨、砥砺前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