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书者说:我与《中国历史故事集》的不解之缘

    《中国历史故事集》是由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在1960年策划组织的图书,计划一个时期编一本。其前四种,即《春秋故事》《战国故事》《西汉故事》《东汉故事》,约请林汉达编写。林汉达是浙江宁波人,早年当过编辑,又去美国留学,回国后教书,从事语言学研究和汉字改革,还写出了《东周列国故事新编》等多种通俗读物。1954年,他被任命为教育部副部长。1957年以后埋头写作,以历史读物为主。

    从编辑到作者

    1978年我到中少社当编辑,接的第一项工作就是修订再版《春秋故事》《战国故事》《西汉故事》,加工出版《东汉故事》。在仔细钻研过这几本书的写作方法之后,我对前三种书进行了一些文字上的处理,又根据修订方案,模仿林先生手笔,写了一篇“周游列国”替换《春秋故事》中“夹谷之会”。通过实践,我初步了解了图书组材的方法,掌握了林先生的语言特点和遣词造句的习惯,此后加工的《东汉故事》为叶至善称赞。

    这期间,我拜访了林汉达夫人谢立林,得知林先生留有《三国故事新编》的抄稿(50万字,与《东周列国故事新编》《前后汉故事新编》配套)。我随即想到,可以把它缩编成与前四本篇幅一致的《三国故事》,作为第五本。再次,我自信地接下这项任务。我的自信在于:一是学语言文学出身,又喜欢读历史,尤其对三国史熟悉;二是自小生活在北京,对口语化写作容易入手;三是当过编辑也教过书,有厚实的写作基础和表达能力。三个月后,我写出了八万字的《三国故事》书稿,终在1980年4月出版。接着,我又把五个单行本合成一卷出版。

    《三国故事》出版后,林夫人对我说:“你写的正是汉达的东西。”此后二十多年,我密切关注着历史研究的动向,搜集材料,打着腹稿,最终用几年光阴写出了《晋朝南北朝故事》《隋唐故事》《宋元故事》《明朝故事》《清朝故事》。至此,完整的《中国历史故事集》经过半个世纪之久,终于问世了。从编辑转换到作者,我与这套书几十年的缘分,也有了成果。

    从继承到发展

    林汉达的前四本历史故事,展示了其独特的写作风格。作为语言学家,他的初衷是通过写历史故事来尝试口语化的写作。所以这几本书既是历史读物,又是语文读物。中国历史悠久,人物事件层出不穷,用故事形式讲述一个朝代的历程,谈何容易!林汉达用一线贯穿的方法,把人和事连接起来,既重点突出又不使中断,上勾下连,大故事套着小故事,浑然一体。还有那带“北京味”的口头化语言,极少形容词和现成话,讲起来如道家常,拉近了与读者的距离。引人入胜,畅销不衰,便是这套书的必然结果。

    我改写《三国故事》的时候,在内容上做了些修改和补充,写法则基本参照林汉达的方法,以继承为主。后面的五种续书,则有所不同,有继承,也有发展。

    续书的选材以正史为主,旁史为辅;把所选的故事串连起来,前后照应不断线,议论含在故事里。运用口语的语气和词汇叙述,都是在沿用前面的方法,使读者感到浑然一体。然而,完全模仿也不可能。后续五种所写朝代时间要长得多,史料要丰富得多,需要作者看大量的史料,并加以筛选组织,编成故事。因此,续书必然要有出新的地方。

    在写法上,除沿用“串珠式”方法之外,还运用了倒叙、插叙、追记、伏笔、预告等方法,使之前后呼应。在讲历史真相之后,也把一些民间传说加以介绍,以分清真伪。此外又增加页下注释,对一些有关的知识和人物结局补充说明。引用名家诗词和文章名段时,不再翻译成白话,而是欣赏原文。在语言方面,较多地使用了活跃在民间的新句法和新词汇,并注意历史时代感。续书的情节转换和语速也加快了,句子尽量贴近口语的语气,十字以内的短句较多,且往往根据语气的要求断句或连句。

    运用口语化语言讲述历史,通过历史认识古代社会,这正是我编著这套丛书的宗旨。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