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维强:学林新语

    ◎现代杰出的文史大师刘文典虽生性狂傲,但也有承蒙他瞧得上眼的。精通14种语言、学问渊深博大的陈寅恪,刘文典即敬重有加。刘公开承认他的学问不及陈氏之万一。刘多次对学生说,自己对陈氏的人格、学问不是十分敬佩,是十二万分的敬佩。刘文典宣称,西南联大只有三个教授:陈寅恪、冯友兰,他和唐兰各算半个。

    ◎英国著名随笔作家查尔斯·兰姆,府上藏书汗牛充栋,样子也本本差不多,怎么可能逐本分辨呢?兰姆答曰:“牧羊人是怎样认清他的羊的呢?”

    ◎在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做过管理学教授的管理学教育先驱罗素·林肯·艾可夫退休时,有人问他“商学院教育的主要成就是什么”,他回答说,有三个:“第一,给了学生一套词汇,让他们能够权威般地谈论自己不懂的话题。第二,给了学生一套原理,让他们不管面对多少不利证据都能坚持自己的主张。第三,给了学生一张入场券,让他们能够找到一份工作,在工作中了解一下管理。”艾可夫用讽刺口吻回忆说,这个答案“让沃顿的老师爱死他了”。

    ◎俱乐部是剑桥大学学生们几百年来的表达手段。20世纪80年代,剑大彼得学院院长休·切弗·如谱(Hugh Trevor Roper)在《星期日泰晤士报》上把伪作《希特勒日记》鉴定为真。剑大学生遂成立“鉴定专家俱乐部”来嘲弄休·切弗·如谱,给他取绰号“特不靠谱的休”(Hugh Very Ropey)。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