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维强:学林新语

    ◎经济学家鲍莫尔认为将经济学的抽象研究结果应用于复杂的现实问题,要务必慎重。并戏言,在完成对研究结果的检验之前,这样的政策建议或许得贴上个标签:“这项政策可能会被证明对经济的良好运行有害。”

    ◎著名训诂学家、曾任北师大中文系教授的陆宗达说训诂学“这门学问拿来养病最好了,磨性子,用这个字串那个字,用那个字联系这个字,跟串蚂蚱似的。急性子磨成慢性子,养病就得静心,拿这个养最好”。

    ◎20世纪50年代林风眠先生在北京帅府园中国美术家协会开个人画展,已经成名的李苦禅、李可染先生每天忙不迭地到会场去做“值班服务”。晚辈们不明白这是什么道理。可染、苦禅两位先生高兴地介绍说:“我们是林风眠老师真正的学生。”

    ◎20世纪50年代初,北京大学校长马寅初多次向学生介绍自己锻炼身体的经验,并将其写成文字,送到北大学报编辑部。当时学报主编翦伯赞婉拒了这篇稿子,说北大学报是要同外国著名大学交换的,这稿子学术性不太够,发表后影响不大好,马老也不以为忤。

    ◎赵元任在香港一家鞋铺买鞋,店主的国语说得不够好,弄不清楚,反说赵元任的国语不好,让赵元任买套国语留声片多学学。赵元任问这个店主,谁的国语留声片好?这个鞋铺店主回答说用赵元任的好了。元任太太杨步伟一旁听了大笑,指着赵说他就是赵元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