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之言:让我们重新学会唱歌

    让孩子们重新学会唱歌!这是一件多么艰巨但是值得去做的事情!

    古人唱歌的方式,就是依字行腔、依义行调,调子可能来自祖传,也可能来自自创,但是具体的旋律是依义行调的,具体字的唱法是依字行腔的。农民唱山歌,文人吟诗,方法是一样的。区别仅在于读音和意境。平仄格律等等都是由读音而起,起承文气都是由意境而起,其中也有追求高下气节强弱之别,当去俗求雅。但简言之,民歌唱法和诗文吟诵在原理上是一样的,只是在具体规矩上不同。

    我们现在推广古诗文吟诵,也应当同时推广白话诗歌吟诵,就是让孩子们学会唱自己的歌。一个人只吟诵古诗文,不吟诵白话诗文是很古怪的事情。古代文人也吟诵白话诗歌啊,就是唱山歌、小调、曲艺、戏曲啊。从孔子到王阳明,都爱吟诵也都爱唱歌。读书和说话,雅言和口语,都是生活的一部分。只有打通,才是大道。

    我觉得,在今天,如果吟诵不打通到白话诗歌,就没有深入到孩子们的生活,没有建立起吟诵的根基,没有从心灵生发出来,那恐怕不是儒家之道。

    我们中国的诗歌传统,是用声音作诗。学过吟诵的老师都知道,一旦吟诵起来,所有的声韵都展示出来,那些古诗是一下子焕发了多大的光彩!就像明珠拂去泥尘,陡然间艳照四壁。

    现在作文也好,写诗也好,都不管声音,也不知声音。也不知气韵,不知意境,不知汉诗文之高妙,远在他想象之外。

    果真孩子们能重新学会唱歌,能自己作词自己作曲,能读文作文如打一趟拳,收发随意,圆转流畅,得神得气,我相信,下一个百年的中国文学,其成就将远远超过前面一个百年。

    吟诵白话诗歌和现在所谓的唱歌有什么区别?一个人会有自己习惯的调子,自己习惯的唱法。听多了,会发现不同的诗歌调子很相似。但是具体的旋律可能差异很大。今天所谓的唱歌,是不会这样的。每首歌都是作曲家特别作的,而且特别害怕重复。但是,调子重复是坏事吗?我们说话天天重复调子,也没见得不真实不感人。天天琢磨新调子,恐怕反而不真实了吧。

    为学日益,为道日损,损之又损,至于无为。怎么想就怎么说话,怎么说话就怎么唱歌。唱歌是自然的,吟诵也是自然的,规矩也是自然的,不是限制,而是应该如此。那从心里流出的声音,表达着心里的情志,反复调整,力求表达准确,同时也是在升华着自己的情志。所以朱熹说:虚心涵咏,切己体察。

    唱歌就是学习,唱歌也是修身。 

    (作者系中华吟诵学会秘书长)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