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元代诗学——评《元代诗学通论》

20141110_014

《元代诗学通论》 查洪德 著 北京大学出版社

    王国维“一代有一代之文学”之说深入人心,其说简明地揭示了中国文学发展史的文体代胜及每一时代文学之辉煌。但它在彰显文学发展巅峰的同时,却遮蔽了文学发展的全貌。以元代论,它可能导致一种误解:元曲之外无文学。

    近些年来,元无文、元无诗之说一一破除,那么元代的文学批评理论呢?元代的诗学呢?自中国文学批评史学科形成以来,元代诗学似乎一直未入批评史家之眼。元代是不是真的没有诗学呢?

    就是在这样一个人人以为沉寂之处,查洪德却为读者呈现了一部56万字的巨著《元代诗学通论》。该著以学风之扎实、文献功力之深厚和学术见解之独到,获得专家较高评价,入选2013年国家社科成果文库。《元代诗学通论》发掘出具有很高学术价值的元代诗学,对很多人来说,则无疑是对元代诗学的发现。

    元代不是曲的天下吗?元代不是“不读书有权,不识字有钱”的时代吗?由于种种原因,人们对元代的误解和偏见是很多的。为了客观说明元代诗学的成就,需要厘清这些误解和偏见。本书举出了一个“曲解古人文献以贬低元代文化”的例子:“九儒十丐”的说法源出谢枋得《送方伯载归三山序》,这“曾是证明元代文人地位低下的铁证,也是证明元代文化不昌明的铁证”,而“细读原文,才知道文章原本是批判宋代科举制度造就了科举程文无用之士。”谢枋得在这篇文章中甚至宣示:进入元代,“文运大明,今其时矣”。

    本书以大量翔实的材料为我们论证了,元代是一个“文倡于下”的特殊时期,其学术文化具有自身的特点,因而需要换一副眼光去认识。元代是一个思想言论自由的时代,是一个诗风盛,论诗之风也盛的时代。如果说这样的时代诗学没有成就,那是不可思议的。本书作者查洪德说“诗至南宋之末,其弊已极。宋亡入元,诗风复盛”“在元代,写诗品诗,成了一些文人的心灵寄托。”元代诗学著作,有方回《瀛奎律髓》、杨士弘《唐音》、杨载《诗法家数》等,都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更有价值的诗学思想,则是保存在元代文人别集中的论诗文字。元代诗论家认为,诗歌是诗人独立精神的自由表达。这种独立人格精神和价值观念,是异常珍贵的。

    元代诗学有自己的理论体系。《元代诗学通论》以学理架构对其进行了整体的论述,并将其总结为 “性情”论、“自得”论、“自然”论。元人的“自得”是一种融合了哲理境界的诗论,“自然”包括天地自然和人心自然,是人格修养德盛仁熟之境界。刘将孙、杨维桢、吴澄、虞集及一些道学家的“性情”论,各有同异。元诗在风格上主于“清”“和”,也即恬淡平易。元人的“师古”“师心”论,“主唐”“宗宋”论,都有着独特的价值。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