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墨往事:鉴藏大家吴湖帆

    吴湖帆不但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的一位重要画家,还是一位重要的收藏家、鉴定家,当年在上海享有鉴定“一只眼”之誉,张珩、徐邦达、杨仁恺等鉴定大家俱出自其门下。

    吴湖帆(1894—1968)初名翼燕,后更多万,又名倩、倩庵,字遹骏,东庄,别署丑簃,以湖帆名世,是一位集绘画、鉴赏、收藏于一身的画坛奇才。

    他的收藏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他是晚清大家吴大瀓之孙,吴氏收藏极富,他中风卧床期间把年仅8岁的吴湖帆叫到床前,悉心传授,吴湖帆天资颖悟,对藏品有着特异的感悟力。吴大瀓大感欣慰,说:“有嗣如此,死复何恨!”他将家财分作两份,一份给两个女儿,一份给孙子吴湖帆,他把继承家学的希望寄托在吴湖帆身上,把毕生收藏都给托付给了他。

    吴湖帆夫人潘静淑,出生于苏州潘家,曾祖潘世恩为清道光时宰相,伯父潘祖荫为清光绪时军机大臣、工部尚书,潘家“攀古楼”所藏文物富敌东南,上海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大克鼎、大孟鼎便出自潘家。潘静淑过门时带着丰富的藏品作为嫁妆,如宋拓欧阳询《化度寺塔铭》《九成宫醴泉铭》《皇甫诞碑》等。

    不仅于此,吴湖帆的外祖父沈韵初官至内阁中书,是上海川沙的名门望族,也是一位重要的收藏家、鉴定家,尤以收藏董其昌著称,斋号“宝董阁”,他赠送了不少董其昌书画给吴湖帆,董其昌对吴湖帆影响甚大,他的藏品中董其昌作品也一直占有很大比重。如此条件,命运对吴湖帆可谓厚爱有加矣!他本人眼光好,买了不少藏品,更加锦上添花。其藏品数量达到1400多件。

    他有不少斋号名,都是根据藏品取的。如潘静淑带过来宋拓欧阳询《化度寺塔铭》《九成宫醴泉铭》《皇甫诞碑》三帖,加上吴家旧藏《虞恭公碑》,集欧阳询四本名帖于一室,吴湖帆自然十分珍爱,言其居为“四欧堂”,并将四个子女的名字都带上“欧”字。1958年,年近古稀的吴湖帆把包括“四欧”在内的一批书画和碑帖珍本捐赠给国家。祖父传给他有一件周代邢钟和克鼎,便又有“邢克山房”之斋号。潘静淑30岁时,岁逢辛酉,与宋景定刻《梅花喜神谱》干支相合,她舅舅潘仲午便以所藏《梅花喜神谱》相赠,吴湖帆又把寓所命名为“梅景书屋”。潘静淑嫁妆中有先世御赐玉华砚,洁如堆雪,润若凝脂,夫妇两人非常喜爱,便命其室为“玉华仙馆”。而吴湖帆本人购得隋代《董美人墓志铭》碑帖,特辟屋珍藏并取名“宝董室”,真是满堂花香,一门风雅啊!

    最为世人称道的是他发现并购藏《剩山图》的故事。1938年,上海汲古阁主人带着刚刚购买的一张破旧的《剩山图》请吴湖帆鉴定,他知道此画出于名手,便用家中珍藏商彝周敦古铜器换下了这个残卷。后来他将其与故宫博物院藏《富春山居图》影印本相对照,发现竟然是黄公望《富春山居图》的前段。他还在破画堆中发现了一幅题款“大痴道人平阳黄公望画于云间客舍时年八秩有一”字样的山水画,虽无前人的收藏印章,也未见过著录,但经过考证,他认定这画就是黄大痴晚年真笔,便以重金购得。《剩山图》如今是浙江博物馆的“镇馆之宝”,近年曾与台湾《富春山居图》合璧展出,为两岸文化交流谱写了具有特殊意义的历史篇章。

    吴湖帆早年与溥濡被称为“南吴北溥”,与张大千并称“南吴北张”,后又与吴子深、吴待秋、冯超然并称为“三吴一冯”,与赵叔孺、吴待秋、冯超然同誉为“海上四大家”。张大千平生佩服的“两个半画家”中,第一个就是吴湖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