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岁马识途:“我还有一个‘五年计划’”

20140526_007

马识途 资料图片

    一抹温暖而平静的浅笑始终洋溢在他的脸上。

    岁月在他的身躯刻下了满满一个世纪的印痕,但他依然坐拥“五得”:吃得、睡得、走得、写得、受得。说话间,他难免有一丝得意。

    他特别看重“写得”。除了22万字的《百岁拾忆》即将出版之外,他向与会者介绍了自己最新写就的作品,“5月16日,《光明日报》发表了我的一篇文章,叫《我也有一个梦》”。

    文章中,他呼吁有识之士通过文艺的形式,关注抗日战争时期美国志愿援华空军“飞虎队”与中国学生之间的友好往来,“现在中国和美国已决定建立新型大国关系,把歌颂两国人民友谊的‘飞虎奇缘’搬上银幕,也许对于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可以提供一点正能量”。

    轮到他致辞时,主办方要把话筒摆到跟前,让他坐着讲几句。他拒绝了。拄着手杖,起立,颤颤巍巍,步向立着的话筒。

    王汉斌、王蒙、邓友梅、严家炎、屠岸、翟泰丰、金炳华、铁凝、李冰、陶玉玲、雷恪生、刘劲等人亲临现场,认真地聆听他的“百岁抒怀”。影片《让子弹飞》的导演姜文送上了一个花篮,向老爷子表达敬意,最直接的原因恐怕是这部电影就改编自他的小说《夜谭十记》。

    5月24日上午,马识途百岁书法展在中国现代文学馆揭幕。148幅作品,镌刻了他的人生思索和艺术追求。

    “寿星我见过不少,但是没有见过像马识途大哥这么滋润、匀称、舒服的老寿星。”在作家王蒙看来,马识途的书法充满了活性,读来趣味盎然。

    更让王蒙“佩服得五体投地”的是马识途撰写的对联。他掏出一个小纸条,在现场激情朗诵:“能耐天磨真铁汉,不遭人妒是庸才”“与万卷诗书为友,留一根脊骨做人”“为天下立言乃真名士,能耐大寂寞是好作家。”

    马识途拟定这些联句,并且挥毫将之定格在宣纸上。展厅里,“已随海水何须憾,既是飞花不泣红”“举步坚危要把脚跟立稳,置身凌云更宜心境放平”“自强不息追先哲,行胜于言望后贤”等句子,诉说着他的人生感悟。

    “这次我能有办书法展的殊荣,恐怕与我痴长百岁有关。”老爷子是出了名的喜欢“逗趣”。他说,这次到北京,不是来向朋友们告别的。中国作家协会全国代表大会已经召开了八次,他参加过七次,“我还有一个‘五年计划’,就是参加下一届全国作代会。”

    至于书法,他自认不谙甲金篆籀,未学颜柳欧苏,不过是自幼习隶,信笔涂鸦,以之自娱,从未以书法家自命。不过,在墨海浸染多年,他发觉,真正的书法家,要有钻研耐力,要通过学习传统书法打下坚实基本功,要有思想内涵,主张“书贵有法、书无定法、书以载道”。

    他的兄长已经103岁,“还头脑清楚,写小字手都不抖”;他的弟弟也九十多岁了,“还骑着电动车满街跑”;谈到他自己,则是一本糊涂账,“按四川方言说,不晓得是咋个搞起的,我忽然就混到一百岁了”。

    长寿之道到底是什么?答:用两个字说,是“达观”;用六个字讲,是“提得起、放得下”。

    “未遭受人算天磨三灾五难九死一生怎能叫钢丁铁汉,惟经历恶水险山七拐八弯千回百转才得知况味人生。”他自撰的对联中,这一幅深得他心。

    开幕式结束。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送上一束小花。它色泽盈满,造型奇特,像一只鸟,急着要展翅高飞。他将其轻轻地握在手上,悉心地呵护。

    花的名字叫天堂鸟,又名极乐鸟、鹤望兰,花语是吉祥幸福、快乐长寿。

    (本报北京5月24日电 本报记者 王国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