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墨往事:张大千拜师曾熙

20140507_006

曾熙像

 20140507_007

曾熙为张大千所绘册页题词

   “南曾北李”对张大千一生的影响很大。

    曾熙,字农髯,1861年出生于湖南衡阳。家庭贫困,早年丧父,靠母亲抚养成人。他天性聪颖,弱冠便考取秀才。进士及第,进入仕途。辛亥革命后,先期到上海鬻书的好友李瑞清邀请他也去上海,他遂于1915年到上海开始了他的鬻字卖文生涯。曾熙书法主南宗,李瑞清宗北魏,故时人以“南曾北李”并称。1916年《申报》曾刊出《湘名士留沪鬻书》:“衡阳曾农髯名熙,本湘中名士,工书法,高品节,与清道人齐名。客秋到沪鬻书,得其书者,莫不珍同拱璧。”他很快便享誉海上,与吴昌硕、黄宾虹、李瑞清并称“海上四妖”。

    1919年秋,张大千前往上海,经书法家朱复戡介绍,拜曾熙为师。举行拜师典礼那天,张大千在“小有天”酒楼准备了两桌酒,邀请了不少上海书画界的名人,如李瑞清、商笙伯、姚云琴、熊松泉等一起见证。他们和曾熙同属于“海上题襟馆”成员。完成三叩首拜师仪式后,曾熙为他取学名“猨”(后改为“爰”)。相传张母怀他的时候,一天晚上梦见一位白发苍苍的长者送给她一只黑猿,要她照顾好这只黑猿,并叮嘱她猿猴有两忌:怕月光,怕荤腥。人们便说张大千是黑猿转世。张大千一生爱猿,画画落款喜欢签一个变了形的“爰”字,酷似一只蜷着身体、拖着尾巴、仰着头的小黑猿。不久,曾熙又介绍张大千拜好友李瑞清为师。“南曾北李”感情极深,互相尊敬,据张大千回忆:“曾师把学生都介绍到李师门下,凡是有人向曾师求题字的,曾老师都说李梅庵的字比我写得好,你们应该去找他。”李瑞清对曾熙也推崇备至,对学生说:“曾农髯先生今之蔡中郎也。中郎为书学祖,农髯既通蔡书,复下采钟王,以尽其变化。所临爰承碑,左右倚伏,阴合阳开,奇姿谲诞,穹隆恢廓,使中郎操觚,未必胜之。”所以当年曾李门生,是相通的,有着共同的老师。

    1921年夏,一位江西籍画家急于回老家,要卖一批收藏的字画。张大千闻讯赶到,经商议,定价1200元。当时张大千只有现金400元,尚有800元无处筹措。这时,曾熙来了,他说听说张大千家里有美厨善做汤,特来品尝。他似乎是不经意地问及张大千购画一事,不经意地说:“我昨天恰巧收到一个晚辈送给你师母的1000元寿礼,留200银洋给你师母她就很高兴了。这800块钱你先拿着付给人家吧,以免误了人家的行程。”说着叫自己的跟班回家把钱取来。

    张大千非常感动,多年以后仍铭记在心,他说:“我明白,曾老师哪里是来我家吃饭嘛,他是要做出随便中来的样子,吃顿饭正好派人去取钱,以免我尴尬不安。你看我们曾老师多能为别人着想,对学生、对外人都处处体贴,照顾人情,真是忠厚长者,仁义之风!”

    若干年后,张大千取得了举世公认的辉煌成就,但他始终没有忘记恩师,在书斋和画室,悬挂着与老师的合影及老师的书画作品。他经常对人说“先师曾农髯处受益甚多”。表示“冠侍通人,刻意丹青,穷源篆籀,临川衡阳二师所传。”临川衡阳,即“曾李”二师也。

    李瑞清去世时,曾熙作挽联云:“道德我师文字吾友,永诀此日相期他生”,亲自扶柩到墓地,每年春秋两季,必往祭吊。曾熙病逝上海,张大千遵师遗嘱专程扶师灵柩回老家安葬,并在墓旁筑一草庐,守墓一月,以示不忘师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