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不仅是个讲故事的人

    本报北京4月12日电(记者赵玙)11日,由中国艺术研究院主办的“高端学术讲座——与大师面对面”系列活动迎来了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正如在得诺奖之后所言的“心如巨石,风吹不动”,莫言依然坚持内心的朴素,眼中始终含着微笑,与学子们共话文学,时不时地还幽上一默。

    作为多次获重量级奖项的作家,如何解读自己的作品显然是读者关心的问题。在听众的提问下,他将《丰乳肥臀》《生死疲劳》的创作始末以及作品涉及的解放战争、土地改革等历史问题娓娓道来。追溯少年时代的红色经典阅读经历,莫言坦言当年的阅读范围过于狭窄,对社会的看法容易形成固有模式,不能全面地认识历史的面貌。对此,他极不满足,一直心怀梦想要用文学的方式写出个人心目中的历史,颠覆过去那种将阶级性压倒人性的艺术创作。以上两部作品既立体地展示出了复杂的人性,同时也对历史问题进行反思。而这些创作素材大都来自莫言脚下的那片土地与百姓:“无意识的积累是文学艺术家最为宝贵的财富。”

    无论是《丰乳肥臀》《生死疲劳》,还是《红高粱》《蛙》等其他作品,莫言的小说在发表之初多有争议,但随着时代的发展、社会宽容度的增大,最终被认可。“虽然作家的创作受时代所局限,作家也应该积极创新思维方式,真正的不自由来自作家内心。与其盼望外部环境宽松,不如首先打破自己眼中的清规戒律。”莫言说,“只有和传统的审美取向相碰撞,而非循规蹈矩,才可能产生优秀的作品。”至于何为经典,莫言说,具有丰富的思想性,并且经过时间的检验才能得出结论;如果把自己的作品定义为经典,那更是贻笑大方。

    对于作家和翻译家的关系,莫言笑言:“好的作家应和翻译家作对。”他说,作家不能为了让作品易于翻译而降低写作的难度。“使用有特色的方言、确立自己的语言风格,和便于翻译之间,我宁可选择前者。”莫言说,“小说家不应仅是个讲故事的人,还应该是个文体家,肩负着丰富本民族语言的责任。”他认为,一个优秀的翻译家一定能从自己的母语中寻找到相对应的语言进行翻译,从而让本国读者窥见外国作品中原本的语言风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