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海观澜:读完一本书

    清朝咸丰年间,吴县(今江苏苏州)有一个人中了进士,以翰林编修进入南书房任职,类似于现在的书目编辑。一天,咸丰皇帝询问他:“你闲暇时常用什么方式消磨时间?”这人回答道:“我闲暇的时候读《汉书》。”

    恰巧咸丰皇帝当时也在读《汉书》,听到他的回答很高兴。因此便谈起书中说诗解颐的内容,谁知这个人原来并没有读《汉书》,一时间惊慌失措,答不出皇帝的问题。咸丰皇帝顿时感到非常恼火,命令他回到原籍读三年《汉书》再来复职。

    这人回到家乡以后,悠闲地生活了三年,回京复职。不久他又被咸丰皇帝召见,他估摸着皇帝日理万机,早把自己以前的事情忘在脑后了。哪知咸丰皇帝记忆力超强,还记得上次命他读书的事情,说:“你不是上次回乡读《汉书》的那个编修吗?”他不禁惊恐万状,战战兢兢地说:“是的。”

    “那么党锢案所涉及的人物你能全说出来吗?”咸丰紧接着问道。不想那人却说:“我所读的是《前汉书》,这段历史好像在《后汉书》,我还没来得及读。”汉书的确是有前汉书,后汉书。后汉书中增加了《党锢传》《列女传》等七个类传。看来他回乡这三年的确是读书了,但想来也只是不求甚解地扫视了一遍。结果可想而知,他又像上次那样回家了。

    俗话说事不过三。这次他终于在家发奋读书,通读了两部《汉书》并且从中学习到治理天下之道。这个人叫作冯桂芬,是林则徐的门生,晚清著名的思想家、散文家,最早提出了“中体西用”的指导思想。

    我们不妨环顾一下四周,会发现身边也不乏这样的朋友,经常说自己读了多少本书,时常在朋友圈“晒一晒”自己读的书。可是仔细一问,往往很多书也就是只知道个书名或者是蜻蜓点水般地翻看了几页而已。每每到了真需要用的时候,恐怕就像冯桂芬那样直接露馅了。

    究其原因,这些人或是为了炫耀,或是为了撑面子。子曰: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读书不是为了炫耀,也不应该怕丢面子,而是为了丰富我们的学识,提升我们灵魂的高度。只有不急功近利地潜心读书、感悟,才能在一片书页中看到一个世界。在这个快餐化阅读的时代,用心读完一本书,就如同细细地品一盏茶,回味无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