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铸一剑——读黄荣章《劝世贤联》

20140310_002

    黄荣章搜集和研究对联的历史,要从上世纪80年代说起。1978年10月,我和他一起考进中山大学中文系,还住进了同一间宿舍,成为真正的“同窗”好友。大概是从大三开始,我们就发现他痴迷起对联,经常跑图书馆。中山大学图书馆、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都留下了他瘦削高挑的身影。一开始大家以为他是为了撰写毕业论文搜集资料,但到了大四,他拿出了一叠厚厚的《古今楹联拾趣》书稿给我们看,让我们帮忙校对和“批评指正”,这时才发现,这位“黄大哥”是在干一件大事。1982年前后,中大中文系的老师们出书的都很少,更何况是尚未毕业的学生呢。但后来,他的书稿得到了著名古文字学家、中山大学中文系商承祚教授的青睐,亲自为其题签并作序。一本学生的编著,能得到商老的嘉许和推介,那是多大的荣耀哦!可把我们这班同学给羡慕死了。

    就这样,黄荣章人生的第一本“处女”书顺利地在花城出版社出版,还成了那几年的畅销书哩。

    “三十年过去,弹指一挥间。”黄荣章刚退休了几年,没想到又“折腾”出一本大部头对联集《古今格言联选粹》和一本类似《增广贤文》的《劝世贤联》来。原来,黄荣章从未放弃对联语的分类研究。在主编文摘月刊《学习之友》期间,需要披阅大量报刊,他也顺便收集其中的一些对联资料。退休后,他便集中时间和精力,购买和借阅了近千本书籍,编成《古今格言联选粹》。《劝世贤联》就是从该书选取的2400多副格言联中再挑出1000多副短联,编织成韵文。作为同窗老友,我有幸先拜读了书稿,可以与读者们分享我的体会。

    此书收录的格言联,时间跨度大,上至汉代班固的“艺由己立,名自人成”,下至当今总结历史经验的“空谈误国,实干兴邦”及反映网络时代的“登山渐觉心胸阔,上网方知世界宽”。古今“穿越”两千年,只选取联语上千副,可谓字字珠玑,对对精品。书中1000多副联语,按其内涵分成“惜时与勤学”“重教与崇文”“立志与保节”“交友与识才”“行政与爱民”“司法与反腐”“做人与处世”“养性与修身”“婚育与家庭”“常情与哲理”十个门类,每个门类集中了一百副左右的格言联,充满哲理,令人如沐春风。

    编者曾是知名选刊的主编,深谙“话须通俗方传远,语必关风始动人”的编选原则,故所选格言联,绝大部分通俗易懂。对其中较为生僻的字词句,则做了简明的注释。此书每个门类的格言联按新诗韵十三辙押韵,以人辰韵开头,中东韵结尾。每节都能做到一韵到底,读起来朗朗上口,句句入心。

    每副联语均注明撰者及出处,是此书的重要特点,而这几乎是以前出版的贤文类书籍所欠缺的。之所以欠缺,除了版权意识淡薄外,更因为这是块硬骨头,难啃,要下很多苦功夫。据黄荣章说,书中的“爽口物多须作疾,快心事过必为殃”这副联语,起初注的是明代冯梦龙《喻世明言》第三卷,后来又改注明代施耐庵、罗贯中《水浒传》第七十五回,再后来,当他借阅了叠起来比姚明还高的《全宋诗》之后,方知此乃出自宋代邵雍《仁者吟》诗。经过几番改动,出处提前了500多年。诸如此类的例子,相信还有许多,真可谓“书到用时方恨少,事非经过不知难”啊!记得《人民日报》载文评论他30年前的那本《古今楹联拾趣》,就对其注明出处之举大加赞赏。他过去如是,今天也如是。编书与做人,他的原则是一致的:诚实正直,勤奋严谨,一丝不苟。

    这是一本编者用30年的功夫和智慧选注出来的劝世良书。俗话说,十年磨一剑。此书却是三十年铸一剑。读者如能闲时翻阅,并背诵上一些,相信一定会有所启发,而且有可能获益终生。

    《劝世贤联》 黄荣章编注 广东教育出版社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