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界研讨太行山文书史料价值

    近日,邯郸学院入藏了一批主要来源于晋冀豫交界太行山区的民间文献,时间上从明清一直延续到新中国成立后的20世纪70年代,总数量有12大箱约10万件左右,是研究明清以来太行山地区社会历史变迁的珍贵资料,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为了更好地开展文书的整理与研究,邯郸学院举行了“太行山文书入藏邯郸学院学术座谈会”。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首都师范大学、浙江大学、河北师范大学、河北大学、河北省社会科学院等高等院校和科研机构的20余位历史和文献学方面的专家学者参加会议。与会学者认真考察了太行山文书资料室和部分展出文书,并围绕文书的内容、特点、定名、学术价值以及下一步如何开展整理研究等相关问题展开了热烈讨论。

    关于太行山文书的内容、特点和定名。邢台学院教授、太行山文书原收藏者乔福锦介绍了这批文书的来源、内容和特点。他指出,这批文书是从20世纪80年代初期开始搜集的,后来不断从旧书市场、旧货市场、古玩市场以及农民家中发现相关资料,经过二十多年的精心搜集特别是近十年来较大数量的发现,形成这批文书的现有规模。从文书的来源地来说是以太行山区为重点,地域上涵盖河北、山西、山东和河南四省,内容包括了大量明清以来各时期的个体文献、宗族文书、村落档案、教育文献、日用类书等五个类别。这批文书地域上涵盖晋冀鲁豫四省,时间上延续数百年之久,内容上具有系统性。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黄正建认为这批文书最重要的特色就是日用类文书居多,通过这些文书我们可以了解不同时代、不同阶层的普通人的生活;它虽然包含了大量近现代的内容,但与简帛学、敦煌学、吐鲁番学等一样都应属于“古文书学”研究的范围。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魏明孔指出,这批文书最大的特点是反映下层社会的民间文书占多数,包括了社会生活方方面面,尤其是经济史方面的内容,对于开展系统的经济史研究很有价值。河北大学教授杨学新指出这批太行山文书的价值首先体现在它的原始性上;其次是来自于民间,反映的是普通百姓的生活;再次是区域的范围较大且相对集中,能够更准确地反映民间老百姓的历史。对于这批文书的定名,河北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孙继民等专家认为应该参考学术界相沿成袭以文书出土地或者来源地的定名方法,例如敦煌文书、黑水城文献、徽州文书、清水江文书等均是以文书来源地的自然地理单元或政区所在来命名的,而这批文书是以太行山区的涉县、武安、昔阳、平顺、邢台县等地为中心,定名为“太行山文书”比较合适。

    关于太行山文书的学术价值。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史金波认为这批文书入藏邯郸学院开辟了一个广阔的学术领域,它与秦汉魏晋简牍、敦煌吐鲁番文书、黑水城文献连成一线,构成了一个特殊的文献链。这批文书没有经过人为的剪裁,反映的是鲜活的民众生活,可以说具有无可替代的价值。浙江大学教授刘进宝认为太行山文书如果能结合传统史籍材料进行研究,必将能够成为新的学术增长点。河北师范大学教授武吉庆、张同乐从新文化史角度分析指出,对于明清以来的河北地方史、华北乡村社会史等区域史研究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运用好这些材料,会使史学更接地气,使成果更为丰满,更有学术含量。《中国史研究动态》编审刘洪波认为从开展区域社会史研究的角度来看,这批文书的实际价值或许比某些“正史”要大,它更能反映历史的真实面貌。

    关于如何进一步做好太行山文书的整理研究。首都师范大学教授郝春文认为当前首要任务是对文书进行整理编目,可采取现代的分类法和文书的实际情况相结合的折中原则。其次是要有计划有步骤地选一批重要文书公布出版。再次是要借鉴敦煌吐鲁番文书、黑水城文献的整理方法系统科学地去研究,要注重文书原有的属性和其原来发生地的信息搜集,尽量保存历史信息的丰富性和完整性。孙继民等专家还建议太行山文书整理的原则应该像敦煌吐鲁番文书整理那样,尽可能地保存文书的原始信息,在文书研究上也要参考敦煌吐鲁番文书规范,尽可能地反映学术传承。

    (作者单位:邯郸学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