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中国——知名汉学家访谈录:访波兰著名汉学家爱德华·卡伊丹斯基

20140212_013

爱德华·卡伊丹斯基 赵和平画

    波兰著名汉学家爱德华·卡伊丹斯基是中国人民的忠实朋友,他在汉学研究和向西方传播中国文明方面取得了突出成就。中国社会科学院波兰文学研究员张振辉近日作为本报特约记者对他进行了采访。

    记者:您是波兰著名的汉学家,从事汉学研究多年并取得卓越成就。作为中国人民的朋友,您是什么时候对汉学感兴趣,开始这方面工作的?

    卡伊丹斯基:我父亲1906年、1923年两次前往中国,在哈尔滨的工厂里做技术工作。我年少时在哈尔滨的一所波兰中学读书,那时就对汉学感兴趣了。记得当时有一位波兰工程师卡齐米日·格罗霍夫斯基,他曾在中国30年,在哈尔滨方志学博物馆(今黑龙江省博物馆)工作,他常给我们讲课,向我们介绍他所了解的中国。我在学校里最爱上历史课,课余我还在哈尔滨方志学博物馆工作,我14岁就在学校办的报纸上发表介绍中国的文章。后来我又参加了当时在哈尔滨的一个波兰东方学研究会,作为它的会员,我们经常去东北各地考察,搜集有关中国人种志学和考古方面的实物资料,帮助我们了解中国的历史。

    记者:您在2005年出版了一部《长城的巨影——波兰人是怎么发现中国的》著作,它是怎么写成的?

    卡伊丹斯基:2001年,我在北京举行的世界著名大学汉学家研讨大会上,做了题为《波兰人为使欧洲认识中国所做的努力》的发言,后来我把这个发言加以扩充,写成了这部《长城的巨影——波兰人是怎么发现中国的》。我在这部著作中,依次介绍了18个波兰人,他们中有旅行家、作家和学者,他们一生的经历都和中国密切相连,对中国和中国人都很友好,并且通过各自的努力,使波兰人和欧洲人对中国和中国文化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记者:您在2007年出版的《丝绸——帆船和马帮之路》,详细介绍了古代丝绸之路时东西方商贸发展和文化交流的情况,这部著作在波兰是否受欢迎?

    卡伊丹斯基:这本书是我和我女儿亚力山得娜·卡伊丹斯卡一起写的,书中介绍了中国丝织品的生产以及这些产品在中亚、近东和欧洲销售和普及的历史。这条由马帮开通、经过中亚、被称为丝绸之路的道路,两千多年来大大促进了东西方商贸的发展和思想文化的交流。我对这段历史早就感兴趣。我的女儿出生在北京,她研究过中国服装史和戏剧史,在书中她介绍了中国的丝织品在欧洲如何受到普遍欢迎,还有中国与欧洲服装在式样和设计方面的不同,以及它们之间的交流和借鉴情况。这部书的出版得到了波兰科学和高等教育部的资助,现被认定为波兰大学的教科书。

    记者:卜弥格是波兰历史上最伟大的汉学家,也是西方最著名的汉学先驱之一,您是什么时候开始对他进行研究的?

    卡伊丹斯基:我读中学时就已经了解到卜弥格在中国南明朝廷里的活动情况,但我当时并不知道,卜弥格还有那么多关于中囯的科学研究的著作,涉及中国的大自然、地理、人种学和中医等诸多方面,这在当时的欧洲都是不为人知的。我对卜弥格的研究从1978年初开始,不久后我担仼波兰驻广州总领事一职,广东省政府为了使我对卜弥格和他那个时代有更深入的了解,在1978至1981年间曾多次组织前往与卜弥格有关的云南、广西和福建等地考察。我还去海南岛进行考察,在广州的中山大学图书馆也获得过许多有用的资料,从中国回到波兰后,就写了《珠江三角洲》和《明王朝的最后使者卜弥格传》两本书,后者介绍了许多不为波兰人知的有关卜弥格的生平和业绩,以后该书又被译为中文。

    记者:《卜弥格文集》涉及我国古代的历史、地理环境、社会制度、风俗习惯、物产、动植物和中医等,您对卜弥格这位西方汉学、特别是中学西传的伟大先驱有什么评价?

    卡伊丹斯基:卜弥格的中学西传,主要是对中国的动植物和中医的研究,不仅有很高的造诣,而且具有开创性。我早就说过,他的《中国植物志》“是欧洲发表的第一部论述远东和东南亚大自然的著作”。“它对中国植物(和动物)的介绍和其中的插图,是欧洲近一百年内人们所知道的关于中国动植物的唯一资料,而且它的内容涉及面很广。”“卜弥格无疑是欧洲第一位了解中医的奥秘,掌握有关中国药用植物知识的学者。”“当航海民族——葡萄牙人、荷兰人和西班牙人只是部分地发现了中国和中国文化的时候,17世纪的欧洲人从卜弥格那里,对于中医学、中国动植物和矿物,实际上已经得到了全面的了解,卜弥格乃是向我提供这种了解的第一个欧洲人。”“西方的传教士都是出色的天文学家和数学家,可是对于中国的医学和大自然,除了卜弥格外,谁都说不出什么。”所以,在以上方面的中学西传,卜弥格不仅是第一人,而且很长时期内在欧洲几乎是独一无二的。他的中学西传对后世的影响也是非常巨大的,著名德国东方学家阿塔纳修斯·基歇尔、18世纪德国历史学家和东方学家戈特利布·拜尔、法国汉学家雷慕莎等人,都宣传过卜弥格对中医的研究,他们自己对汉学和中医的研究也都受到过卜弥格的影响。今天,我们看到中医已经普及到了全世界,给各国人民的健康带来了无限的福祉,我们不能忘记这位中医西传的伟大先驱的无量功德。

    记者:您还撰写和出版了哪些有关中国的著作?您已88岁高龄,不知今后在汉学研究方面还有什么打算?

    卡伊丹斯基:我还有关于中国建筑学、介绍中东铁路的修建等内容的多本著作。此外,我在1994年经内容补充后出版了《贝尼约夫斯基的秘密》一书,书中所写的马乌雷齐·贝尼约夫斯基是18世纪波兰巴尔同盟的成员,他因为波兰抗俄民族解放斗争,被沙俄当局流放到俄罗斯的堪察加半岛,在那里他又组织波兰流亡者举行暴动,劫持了一艘俄国船只渡海来到中国。后来他留下了一部《从堪察加半岛到中国广州的航海日记》,从这部《日记》中我们得知,他到过琉球群岛中的奄美大岛,发现岛上当时有许多人讲中国话,保持了中国的习俗。他在太平洋上航行了五个月,最后在1771年9月胜利到达澳门港,后来又从广州回到了欧洲,把他绘制的一张这次航行的地图交给了法国外交部,因为法国当时支持波兰的民族解放斗争。《丝绸——帆船和马帮之路》这部著作不仅介绍了中国古代丝织品的制作、生产和销售的历史过程,而且也说明了它们在欧洲是怎么受到欢迎的,所以很有价值,现在我和我的女儿正对它做进一步的修改和补充,争取以后再版。(本报特约记者 张振辉)

    链接

    爱德华·卡伊丹斯基,波兰人,因其父亲1923年到中国工作,他于1925年出生在哈尔滨,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1963至1968年在波兰驻华使馆商务处工作;1971至1972年任波兰驻华使馆一等秘书;1979年起任波兰驻广州总领事馆领事。退休后回波兰,至今一直从事汉学和东方学的研究,现已出版这方面的著作22部。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