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世界喝彩的中国博物馆人——记国际博协荣誉会员张文彬

  

20140113_001

图为张文彬近照

20140113_002

图为国际博协荣誉会员证书

20140113_003

图为贵州朗德上寨生态博物馆远景

    在2013年8月的国际博物馆协会第23届巴西大会的闭幕式上,举行了一个异常庄重的颁奖仪式:国际博协将其最高荣誉“荣誉会员”授予了两位为国际博物馆事业作出特殊贡献的博物馆人,其中一位是中国国家文物局原局长、中国博物馆学会(今中国博物馆协会——作者注)原理事长、国际博协中国国家委员会原主席张文彬。当国际博协总干事汉娜·潘内克将荣誉会员证书交给张文彬的代表时,来自世界各地的近1700名代表以长时间的热烈掌声,表达对这位德高望重的中国博物馆人的敬意,也向这位卧病在床的前辈送上美好祝福,场面十分感人。

    荣誉会员是国际博协为了褒奖那些为国际博物馆事业的发展或者为国际博物馆协会作出杰出贡献的个人会员而特别设立的最高荣誉。全世界的荣誉会员总数将不超过20人,一旦授予将享受终身。自1983年国际博协第13届大会产生第一位荣誉会员起,目前仅有13人获此殊荣,而张文彬则是第一位获此殊荣的中国人。

    张文彬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从20世纪60年代初开始从事文化遗产、博物馆研究和文化管理工作,先后供职于洛阳市博物馆、郑州大学历史学系、河南省社会科学院和中共河南省委、河南省人大常委会,深厚的学养和对文博事业的谙熟,使他在1996年至2002年担任国家文物局局长的七年中,形成了立足于中国文化土壤的博物馆国际化的独到见解和战略。应当说,中国博物馆成为国际博物馆领域进步最快、最有活力的组成部分,张文彬是发挥了重要推动作用的。

    上世纪末,生态博物馆还是一种全新的博物馆理念。在张文彬的支持和推动下,生态博物馆在我国得以不断实践发展。1997年10月23日,时任国家文物局局长的张文彬与挪威外交大臣在人民大会堂就第一个生态博物馆签署国际合作协议。以此为里程碑,十余年中这种新形态的博物馆逐渐成为我国一个重要的博物馆流派,并走在了亚洲国家的前列,引起世界博物馆界的极大关注。

    2002年至2008年,张文彬担任中国博物馆学会理事长、国际博协中国国家委员会主席,这段时间是我国博物馆与国际博协交流合作非常密集的一个时期。除了与国际博协不同机构的信息交流、联合主办高水平国际学术研讨会之外,一批国际合作项目也产生了深远的国际影响。例如,2002年,在上海举行国际博协亚太地区第7次大会,2010年在上海举办了国际博协第22届大会,都凝聚了张文彬大量的激情、智慧和心血,成为博物馆领域区域和国际合作的典范。

    仅以申办和筹备国际博协第22届大会为例,张文彬不仅是该项目的策划者和指挥者,而且身体力行,承担了许多极为具体的筹备工作,让人感动和钦佩。

    一位国际博协官员曾经动情地回忆起发生在2006年6月的一幕:当时张文彬在巴黎列席执委会的相关议题,由于低血糖而几近晕倒,但他只是吃了两块饼干,坚持把会议的所有内容参加完。在诸如确定第22届大会主题等原则性问题上,他又异常坚定,据理力争,主持召开国际研讨会,阐述“和谐社会”思想的普适意义,最终说服那些对这一主题怀有疑虑的国际人士。他还利用各种场合与近百名国际博物馆人士交谈,宣传推介中国博物馆事业及上海大会。他曾在三天时间内往返于中国与伊朗之间,在亚太地区博物馆会议上争取周边国家的支持,极大地鼓舞了这些国家对上海大会的信心。

    2006年5月30日,在巴黎,他亲自登上国际博协的讲台,代表中国代表团面对130多个国家的博物馆代表做申办陈述,为中国最终超越俄罗斯取得第22届大会主办权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虽然由于健康原因他未能亲临自己为之付出大量心血的“世界博物馆奥林匹克”盛会,但在隆重的大会开幕式上,来自全世界的博物馆人还是由衷地把最热烈的掌声送给了病榻上的他。

    张文彬的努力世界看到了:他在促进亚洲太平洋地区博物馆与文化遗产领域学术交流中所发挥的重要作用赢得了人们的高度尊敬;在近20年的时间里,他一直被视为中国博物馆实现国际化的一位关键人士。正如国际博协执委会在向国际博协第23届大会所做的陈述中所说:“张文彬先生无论在国家、地区还是国际层面上,为国际博物馆界所作出的持续的、杰出的贡献,都无愧于国际博协荣誉会员这一光荣称号。”

    几年前,张文彬曾撰文表示,通过国际化进程和交流,中国博物馆人学会了以世界的眼光看待中国文化。中华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为人类文明作出过重大贡献,这是毋庸置疑的。同时,中华文化自古皆有开放性、包容性的博大胸襟,今天更要具备宽广的胸怀,我们既要弘扬中国优秀文化传统,也要善于学习他国的先进文化为我吸收利用。他说:“只有放眼世界、善于学习,才会有更大发展。”

    所以,以张文彬为代表的中国博物馆人和中国博物馆事业所赢得的世界尊敬与喝彩,在一定程度上了印证这样一种认识,今天我们需要以中国的视角看世界,更需要以世界的视野看中国。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