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颉刚旧藏洋装本之题跋

20131212_008

《尧舜时代之制度》书影及顾颉刚先生之题跋

20131212_009

《顾颉刚旧藏签名本图录》,俞国林编,中华书局2013年5月第一版,280.00元

    夫欲觇一人学识之精博,可观其读书之多寡;其所读书之多寡,可问其插架之丰约。大凡专意为学者,莫不拥书万卷,甚或汗牛充栋也。反之,察乎所藏图书之内容与性质,亦可藉以窥学者治学之范囿与特点。此二者,盖自有其相通之处焉。

    予观乎吴县顾颉刚先生所藏图书(归中国社会科学院“顾颉刚文库”),内存线装书约六千部三万六千余册,洋装书约二千六百种万余册,都凡四万六千余册。顾洪女史曾据文库藏书,及顾先生日记、书信、笔记等相关数据,撰《顾颉刚藏书记》一文,将先生一生藏书(指线装书)分为初始期、成长期、鼎盛期、离散期、重建期五个阶段,详为介绍先生藏书之经历与特点,并将线装书部分按经、史、子、集、丛书、新学六部,分类著录,整理编辑为《顾颉刚文库古籍书目》;而洋装书部分未遑论及。予曾将之翻览一过,甚觉其内容丰富,如国学、史学、民俗学、边疆、古典文学、语言学、美术史、书目、通俗读物、农学、唯物主义、批判胡适、批判《红楼梦》、十七年史学、早年之教材课外书,以及朝鲜、日本、欧洲汉学家之著作等,各具特色。另有杂志若干,抽印本七百余份。将其与古籍图书并读书笔记所载相比勘,可见顾先生所读之范围、旨趣之所在及为学之道。

    特别值得注意者,在此些洋装书中,保留有若干校读、题跋之文字,虽则短短数句甚或单辞只意,然于考察顾先生之治学思路、历程及学术胸怀,具有重要参考价值。

    如《近世中国秘史》,顾先生题曰:“此书予幼时熟读,因以养成反抗清室统治的观念。”《十五小豪杰》,顾先生题曰:“予十一二岁时,读书北街姚氏,见此书至爱读之。予之好游览,自此始也。”《啸亭杂录》,顾先生题曰:“此书予幼时曾览数回,故于清代掌故略有所知。”由此可知顾先生日后所为诸事,盖有自也。

    《名学浅说》,顾先生于严复《译者自序》“盖吾之为书,取足喻人而已”句眉批曰:“学术为公,自当如此,吾窃志之矣。”后曰:“民国四年四月,诵坤始读。”其时,顾先生欲为《正学论》,因自设问曰:“何者谓之学?何以当有学?何以有今日之学?今日之学当如何?”(《师余录》一)与顾元函曰:“学术者,非研钻故纸、墨守陈言之谓,要在观往知来、闻一知十,察天人而处顺变。故圣人常在忧患者,为其学术深至也。”又曰:“学术是非,不在乎异同而在真伪。”“学必以实为体,以虚为用。实者科学也,虚者哲学也。既不能虚,复不能实,是谓非学。”(同上)顾先生为学之旨趣也如是。

    《小说闲谈》,顾先生题曰:“钱君杏邨,笔名阿英,毕生搜罗近代小说,各为提要,以彰社会之变化,实与史学有裨。近世搜罗小说者有马隅卿、郑西谛诸人,然皆偏重版本,不如此书之有历史价值也。”于顾先生而言,一切资料皆可作史料观,其早年《乙舍读书记》曰:“小说应入史部。”亦是如此。

    《管子今诠》,石一参著,顾先生题曰:“此书于抗日战争中出版,其时予在陇滇,不但未见,亦未知也。今日阅书于中国书店,得之。知其用力甚深,而仍不详石君为何如人也。世之学者湮没不彰者何限,而我辈以居都市之故,遂易欺世盗名,书此志愧。”按,石一参,名广权,一八七二年生,号蕴三,湖南邵阳人。清末留学日本弘文学院及政法大学,归国后曾任上海群治大学文学院院长兼代校长、湖南大学教授兼湖南国学馆主讲。著有《燕尘录》、《后燕尘录》、《老学今铨》、《论语今读类编》、《张子正蒙注诠言》、《说文匡鄦》、《老学源流记》、《说诗解颐》、《学易斋易象哲理观》、《苍石山房文字谈》等。曾集日本侵华资料成《明耻篇》,毛泽东读而题曰:“五月七日,民国奇耻。何以报仇?在我学子!”又,《章句论》,吕思勉著,顾先生题曰:“吕氏一生写作甚多,而身后竟无人提议为编一全集者,并其著述目录亦不可见,悲已。”表彰他人学术,发潜德之幽光,顾先生三致意焉。

    《故都胜迹辑略》,侯仁之著,侯氏跋曰:“这里所收各篇是将近二十年前在颉刚师指示下写成的,现在看来仍然是很不成熟的,但我对北京城研究的兴趣却从这里开始了。检出旧存一册,寄呈颉刚师以为纪念。生仁之,一九五七年四月。”余如顾先生学生赠送之图书及论文抽印本之签名本,亦甚伙。提携后进,因材设教,顾先生终生以之。

    另外,顾先生对日本学者之著作,偶有批判,如《支那文明史》,日人白河次郎、国府种德著,清光绪二十九年竞化书局出版,顾先生题曰:“此书极有名,论亦琐屑无足记者,要为新学书籍中佳构耳。”又如《尧舜时代之制度》,日人户水宽人著,吴人达译,清光绪三十一年清国留学生会馆发行,顾先生题曰:“此书浅薄无谓,而留学界已惊异若重宝,又连类及于物竞天择之说,其志可称,其鉴殊弗足道。”同是此书,顾先生于《京舍书目》著录曰:“著者本非经学家,故不能责其详备,而留学界已惊若重宝,急为译出,而于数百年中完备之经学反若无睹。徒持物竞天择之说,腾而狂趡,其志虽可称,其学则弗足道矣。”可见顾先生为学之取向。

    又,胡适曾将李泰棻《中国史纲》送与顾先生,封面题曰:“此书多误,如信《礼记》而不信《仪礼》之类,然此书亦有可供参考之处,故以奉寄。”时间为一九二二年五月十五日,是月二十日顾先生日记:“看《中国史纲》。”二十二日,顾先生与胡适函曰:“承寄《努力周报》、《史势鸟瞰》、《中国史纲》,均收到,谢谢。……《中国史纲》聚的材料颇多,可惜仍是一部材料书。我想,我这回编书,总要力避列表式的文字,宁可材料不完备,不可一处没有精神。不知做得到否?”这些资料,若得互观,颇有意思。再者,胡适此篇短笺未曾收入《胡适全集》,不仅可作胡适之轶文看;如“如信《礼记》而不信《仪礼》之类”语,与十年后胡适《论六经不够作领袖人才的来源》所谓“儒家经典中,除《论》、《孟》及《礼记》之一部分外,皆古史料而已”等,于考察胡适之学术思想,亦多可参稽。

    顾洪所编《顾颉刚文库古籍书目》,已将线装书中之题跋收入,而洋装书部分之题跋未曾涉及,亦不曾编入《顾颉刚全集》其他诸卷。此次《顾颉刚旧藏签名本图录》整理出版,收入签名本341种(其中图书196种,论文抽印本145种),另将顾先生校读、题跋本42种一并收入,亦是对纪念顾颉刚先生诞辰一百二十周年,暨“层累地造成的中国古史”说提出九十周年的一份纪念。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