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具有鲜明特色的百年文学思想史

  相对于中国古代文学思想史的研究而言,中国现当代文学思想史的研究是一个非常薄弱的领域。中国文学批评史曾经是中国语言文学下属的一个二级学科,有自己专门的杂志《中国古代文论研究》,有自己的全国性学会,有以郭绍虞的《中国文学批评史》到复旦大学新近出版的七卷本的《中国文学批评通史》为代表的一系列经典著作,而中国现当代文学思想史研究却远远没有这么强大的学术阵容,优秀之作并不多见,更缺乏这样的学界公认的学术经典的积累,因而人们对于距离我们最近的也许是更为重要的这样一段思想史的历程,却缺乏清晰的理性思考和必要的逻辑把握。

  二十世纪已经结束,对于这样一段凝聚着我们许多人亲身经历、铭刻着我们的爱与恨的文学思想史,从整体上加以回顾、清理与把握已经提上议事日程。杨春时撰写的《百年文心———二十世纪中国文学思想史》于2000年由黑龙江教育出版社出版,可谓适逢其时,我不想掩饰自己对此书的喜爱之情。

  作为职业美学家和文学理论家,杨春时教授的这部书有着自己的鲜明特色。第一个特点是篇幅简短,全书仅二十余万字,它不同于一些流行的现代文学思想史,仅仅是人们早已熟知的事实材料的罗列,而是根据自己的一贯思想体系和理论视点,建构了自己独特的逻辑构架,全书从中西文论的初次冲突及其失败入手,论述了中国文论面向西方的现代性寻求,对中国知识分子的民粹主义倾向所造成的“文学大众化”过程中走向文学的低俗化,对建国以来文艺领域的新古典主义的表现形态及其历史渊源,毛泽东文艺思想和苏联文艺思想的融合与冲突,毛泽东文艺思想与中国古代传统文论的关系,五四文学传统与革命文学传统之间的相容与紧张的互动关系,到后新时期的对实践派美学的超越和知识界的现代性焦虑等,对这一系列为文艺理论界所迫切关心的理论问题,作者作了简洁然而深刻的论述。

  第二个特点是作者缜密的理论素养和大胆探索的理论勇气。杨春时并非学究式的旁观者,仅仅是坐在书斋里评头论足,作为文学主体性理论的代表人物之一,实践派美学的重要成员,超越美学的倡导者,他曾经亲身经历并积极参与了八、九十年代那些激动人心的文学理论的风云岁月,并一直致力于思考二十世纪中国文学的现代性主题,对于中国现当代文学思想的发展历程,有着切身体会。书中“左翼文学时期:苏联文学思想的确立”、“战争文学时期:苏联文学思想的强化和毛泽东文艺思想的诞生”、“社会主义建设时期:苏联文学思想与毛泽东文学思想的共治”等章节,对苏联文学思想与毛泽东文学思想的关系,这样一个在中国现当代文学思想史上极为重要而又长期被我们所忽略,各种教科书中语焉不详的关键性问题,作了细致而深入的阐发,展示了作者敏锐的学术眼光和大胆的理论勇气。另外,书中的关于“文革”时期新旧文学思想的分裂与对抗,新时期对五四文学传统的回归以及对九十年代文学思潮的总结等,也都多有精彩之笔。

  朱光潜先生在《西方美学史》中曾经讲过,一部理论史应该在专题论文的基础上写出。而我们时下的许多学术著述,未见专题论文,却已经洋洋洒洒出了数十乃至数百万的著作,这样的著作,其质量如何是可想而知的。杨春时教授此书的另一个令人值得称道之处,就是真正是在专题论文的基础上写出的,这些论文曾先后发表在《学术月刊》等重要学术杂志,其中不少论文是为人们所熟悉的,如《“社会主义现实主义”批判》、《论新现实主义》、《文学的现代性与中国现代文学》等,这些论文曾在学界产生过广泛影响,受到读者的喜爱,作者把这些论文作为附录放在全书之后,这也是此书的一个鲜明特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