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词三百首》的误收及其他

  苏州大学钱仲联教授乃当今学界大老,尤其是对清代诗词的研究功力,海内外殆数屈指第一。我对钱老私淑久矣,以无缘拜识为憾。钱老的书我买过不少,他选注的《清词三百首》(岳麓书社版)就是我很喜欢的。钱老为该书写的前言,精彩之至,我认为可与钱钟书先生的《宋诗选注》的序相媲美。在《清词三百首》前言的前头,钱老还题了一首《蝶恋花》,最后两句是:“三百名篇收拾起。放他光焰惊天地。”这不仅表明了钱老对清词的独到的高度评价,同时也看得出他对自己编注的这部选集的重视和自许。不过,我对书中选收吴梅的一首词心有疑问,今写出来向钱老和广大读者请教。词是这样的:

  清平乐·题郑所南画兰,次玉田韵

  骚魂呼起,招得灵均鬼。千古伤心留一纸,认取南朝天水。北风吹散繁华,高丘但有残花。花是托根无地,人还浪迹无家。

  郑所南即宋末爱国诗人郑思肖。他在宋亡后画兰花不画土,以喻国土沦丧,托根无地,后成为一个很有名的典故。玉田是郑思肖的同时代人张炎,写过两首《清平乐》以题郑思肖的墨兰,见《山中白云》一书。吴梅此作即步其中一首原韵。词中“天水”乃赵姓郡望,“南朝天水”即南宋。“北风”一句,出自郑思肖诗“宁可枝头抱香死,不曾吹落北风中”,显示了他反对元朝统治的意志。这些,钱老均有精当的注释。但后面的评说,我却感到了疑惑:“这词不是专为咏古题画,实借古以抒怀。民初袁世凯窃国,南京临时政府北迁,作者有托根无地,浪迹无家之感。此种词作,才算得楚骚神理。”

  这首词钱先生大概选自《霜词录》?我不知道钱先生根据什么将它断为“民初”之作。而既然是“民初”所作,又怎么可以算作“清词”?显然,钱老这是误收了。这样明显的一个差错,出版社编辑也未能看出,令人遗憾。实际上,这首词也并非作于“民初”,而是更迟的1932年;而且,是真正题在郑思肖兰花卷之后的。而郑思肖的这幅极其珍贵的画及吴梅的题词手迹,早已流失至美国的耶鲁大学画廊库中了。国宝外流,令人痛惜,真正是“千古伤心”!此事道来太长,这里只能简单说说这幅画的多灾多难。

  在《中国大百科全书》和《辞海》等书的“郑思肖”条目下,都记载他作有《国香图卷》,指的就是这幅画。画上有郑思肖自题四言诗一首:“一国之香,一国之殇。怀彼怀王,于楚有光。”显然作于宋亡以后。(这里写了楚国屈原,所以吴梅的题词中也写到了“骚魂”、“灵均”和“高丘”。)后来,元明两代苏州著名文人约有二十来位,先后为此画题写诗文或钤盖鉴印。其中有郑元、陈基、姚广孝、朱凯、祝允明、徐祯卿、文征明等。明人都穆《寓意编》、韩奕《韩山人集》等书中也记有此画。然后不久,此画又为奸臣严嵩、严世蕃家占有。至嘉靖四十四年,严家被皇帝下令抄查,记载抄家所得古代书画珍品的目录《天水冰山录》中,即记有此卷。负责查抄的文嘉写的《钤山堂书画记》和明人汪石可玉《珊瑚网·画录》中《严氏画品手卷目》,也都有著录。然而后来此卷又神秘失踪,入清亦未见皇宫《石渠宝笈》等著录。至光绪戊申,由樊增祥从北京琉璃厂购得。张之洞、端方诸人有题记。又至1931年,为著名书画家、鉴定家、收藏家吴湖帆先生购得。吴先生题曰:

  所南翁画兰,千古绝调。此卷有宋遗民、元明贤题字,凡二十余家。七百年来,珍重备至,洵人间剧迹也。旧藏樊山方伯处,今归余所,固应与宋椠《梅花喜神谱》同珍之。

  《梅花喜神谱》乃宋人宋伯仁编绘,吴先生视作镇宝,因名其斋为“梅景书屋”;得此画后,他又自称“宋梅郑兰之室”。他特制一匣,上题“宋郑所南国香图真迹神品,吴湖帆秘笈”;在卷首又题签:“宋遗民郑所南国香图卷真迹神品,吴湖帆宝藏”。又见珍爱之至!然而后来又怎么会流失至美国呢?郑逸梅《清末民初文坛轶事》谈及此事,虽然仍不算详细:

  其时吴兴庞莱臣的《虚斋藏画》,印有若干集,以有郑虔而缺郑所南为憾,见湖帆所藏郑所南无根兰,羡慕不置,一再求其割让,既归于庞氏,庞氏答赠以其它名画,作为交换。过了几年,湖帆高足王季迁赴美,在美某富豪家,看到郑所南这幅画,函告湖帆,湖帆为之懊丧累日。

  而在此卷拖尾的最后题识,即吴梅的这首词。经核对,与仲联先生《清词三百首》中一字不差;而词后还有跋语:

  壬申四月,湖帆宗兄先生以此卷见示,且谓余曰:“玉田《清平乐》二词,皆为所南翁作,今古微丈已和其一,尚有一首君□和之。”因赋此解,恨不如古丈之工也。即希教正。霜居士吴梅。

  古微即著名词人朱祖谋(孝臧)。钱老书中也收了他的词多首,严格地以民国前的作品为限。朱祖谋步张炎另一首《清平乐》词如下:

  劫余花叶,楚畹容光别。露泣烟啼那可说,不受等闲风月。芳魂零落荒山,根终古相关。好伴一编《心史》,长留沈恨人间!

  钱先生说吴梅词“实借古以抒怀”,是很对的;不过,不是愤于“民初袁世凯窃国”,而是针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就在吴梅先生题词前,有王同愈先生的跋识,可作参照:

  倭寇亻叔扰,避地吴门,此卷携带行箧,展观以消积闷。将于明日买棹栖息香溪,题记以还湖帆三兄。壬申春正月廿五日书于艺海小筑。

  最后我须提到,以上《国香图卷》题识材料之获得,实为不易。我是在原中国美术学院教授、今北京大学教授丁宁博士的介绍下,得到毕业于耶鲁大学的艺术史博士、美国波士顿大学白谦慎教授的帮助,才获见有关资料的。对此我非常感谢!

  遥望西天,这卷“浪迹无家”的“人间剧迹”、“千古绝调”,不知何时能够回归故国!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