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语正序倒序多用词典》出版

  为庆祝历时多年的新型汉语工具书——《汉语正序倒序多用词典》正式面世,四川省语言学会、四川人民出版社于2001年4月4日在成都举行了隆重的出版座谈会。中共四川省委宣传部李晓骏副处长、四川省新闻出版局魏善和副局长、四川省语委办彭润商主任以及四川大学、四川师范大学、成都大学等高校的专家、教授出席了会议。

  为什么出这样一套书,出版社是这么认为的:

  一、工具书永远不嫌多。古往今来全世界的图书不计其数,面对浩翰无边的图书海洋,出版家根据图书的性质、功能、编制特点以及人们的使用习惯等综合标准,将图书切分为两大类,即一般图书与工具书。工具书种类繁多,而语文字、词典是其中的基础、核心。社会在发展,语言在变化,语文工具书的编写也永远不会停顿。关键在于编出特色、质量到位。

  二、汉语双音节复词词典是顺应汉语词汇发展的总趋势而立项编写的。这种由上古单音词占绝大多数演变为近现代以双音节为主体的复词占绝大多数的总趋势,是受着语言的工具性、社会性的制约而逐步形成的客观规律。目前国内尚无专门的汉语双音节复词词典出现,编写这部专收双音节复词的词典,也算是填补这一空白的起步。

  三、理想的汉语词典应给所收的词标出词性。这也是近百年来语文学者的共同愿望。由于汉语缺少形态,很难准确确定词性,因此标示词性的词典为数极少。为了满足广大读者特别是语文教师的迫切需要,本词典硬着头皮把所收近7万个复词一一标示出词性,确切与否,很难说清。希望得到同行专家们的指正。

  四、本词典正序、倒序的编排形式,既给普通读者带来检索、阅读的方便,也为语文工作者提供了研究汉语构词和词义变化的可靠素材。

  与会领导、专家、学者对本书的编纂、特色、功能和学术水平等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普遍认为在专收双音节词、标注词性、双序排列等方面,该部辞书独具特色,填补了汉语工具书的多项空白。《四川日报》、四川电视台、《华西都市报》、《成都晚报》、《成都商报》、《蜀报》、《天府早报》、《新书报》等新闻媒体到会进行了采访和报道。

  新世纪之春,四川人民出版社隆重推出了一部新型的汉语重点图书——《汉语正序倒序多用词典》。以下三篇是关于《汉语正序倒序多用词典》的简介、序和编后记。

简介

  《汉语正序倒序多用词典》由四川省语言学会会长张振德教授等历时八年精心编著而成。中国辞书学会副会长赵振铎教授审阅并作序。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原国家语委主任许嘉璐十分关注该书的编写和出版,希望尽早看到该书面世。

  全书272万字,所收汉语复词词条近七万条(《现代汉语词典》收多音节词条,仅五万条),是一部收词完备,具有思想水平、学术水平和技术水平的中型汉语工具书。

  这是一部别具特色的实用性词典,具有独创性。其主要特色有三:其一、专收双音节复词,是迄今为止汉语工具书中唯有的一部“汉语复词词典”。其二、所收词全部注明词性,堪称我国第一部“汉语词性词典”。其三、正序、倒序并排,如“高兴”、“高低”……“升高”、“跳高”,极便查检,是其他词典所不具有的。应当说,在林林总总的工具书中,此书独树一帜,别开生面、独具特色。

  作者遵循汉语词汇发展的客观规律,精心编纂,仔细推敲每一个词条,汲取了最新的研究成果,体现了严肃的思想性、严谨的科学性。此书坚持马克思主义观点,注意社会政治性词语的准确性。例如“人权”一词,一般词典袭用的通常定义:“指人享有的人身自由和各种民主权利。”(如《现代汉语词典》)此书则准确地表述为:“指享有人的生存与发展、人身自由和各种民主权利。”这就更为全面、科学、准确。在词条的处理上,强调科学、规范。例如“采”、“彩”二字,有些词典往往混用,很不规范。“文采”一词,本为规范词,有的权威性词典居然注明“亦作‘文彩’”(《汉语大词典》),有的“文采”、“文彩”并列,互注:“文采:同‘文彩’。”“文彩:同‘文采’。”(《辞源》)给读者造成混乱。此书即准确规定为“文采”。同样,“精彩”一词,有的权威性词典作“精采”(《辞源》、《汉语大词典》),就不规范。

  此书为四川人民出版社的一部重点图书,策划、编辑、出版耗时多年,经过多人多次精心编辑,精心设计,精心校对后,又请原四川人民出版社副社长黄葵编审对全书进行了两次精心审改,使此书更臻完善。此书历经约十年的编纂、编校和审订,成为一部编辑质量、出版质量均达到优质的图书,堪称“十年磨一剑”。

  此书功能是多方面的,定会得到社会各方面的欢迎。它重点着眼于中小学语文教学所需,是中小学及大专院校师生的实用工具书;对一般读者来说,它可以“订文字、辨声韵、明训诂、审辞气”,便于具有中等以上文化水平的人使用;对于专业工作者来说,也是一部很有价值的参考书。

中国辞书学会副会长、四川大学教授 赵振铎

  语言中所有的词组成语言的词汇,词和词汇的关系是个体和集体的关系,它们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不能够混为一谈。

  汉语有丰富的词汇。从先秦时期开始,复音词不断增加,而复音词中,双音词占的比重最大。到今天,汉语已经成为一种双音词占优势的语言。在双音词里面,复合构词法组成的词又比附加构词法组成的词多得多。学习汉语,特别是学习现代汉语,掌握复合词的构词规则非常重要,而研究现代汉语,构词法也占重要的地位。外族人学习和掌握汉语,也应该对汉语的复音词给以足够的重视。

  汉语中作为语言构词单位的语素多数是单音节的,用方块汉字把它们记录下来就是一个字。从历史上看,它们在古代可能就是一个独立的词。同一个语素,根据它们的构词情况,可以在词的前部,也可以在词的后部,由于位置不同,它们的功能也可能不一样。初学语文的人,组词造句,应该明白这些语素的意义和它们在词里面的功能。

  词典作为学习语言的一种重要工具书,一般的编写格式是在单字下面带出复词,《辞源》、《辞海》、《现代汉语词典》都是如此。它们都是正序词典,复词开头的语素和字头的字是一致的。近几十年出现了逆序词典,但数量不大。张振德教授应出版社之约,编出了《汉语正序倒序多用词典》,在我国丰富多彩的辞书园地中又增添了新的品种。

  这部词典有鲜明的特点。它以规范的普通话的词为收录对象,不收方言词;为突出词典的语文性,人名、地名等专有名词也不收。在编排上,集正序词、倒序词于一书,正序条目前面的单字用比较大的字体;倒序条目前面的单字用比较小一号的字体,并在单字前加“□”,看起来一目了然。

  章炳麟在给刘光汉的一封信中说:“编辑辞典,体与字书有异。字书但据朱氏通训,略施条贯,如是已足。辞典当分词性。而日本九品之法,施于汉文,或有进退失据。”词典要对所收录的词标注词性,这个见解无疑是正确的。对汉语的词标注词性,其难度比较大,因为在词上面没有印欧语那种表示语法特征的形态标志。几十年来,我国学者在汉语词的语法分类方面进行了有益的探索和实践,取得了丰硕的成果,积累了不少经验。这本词典对所收的词都标注了词性,这是非常有意义的。

  此外,词典在注音方面强调普通话的正音规范,释义确切简明,都是极有特色的。

  振德教授受业于老一辈知名语言学家张世禄教授之门,学有所宗,功底深厚,执教高校,弟子盈门,近年编出这本别开生面的词典,我作为一个读者,先睹为快,写了这篇序,算是读了这部词典的一点体会。

编后记

四川省语言学会会长、四川师范大学教授 张振德

  记得叶圣陶先生晚年曾讲过这样一句话:“教是为了不教。”如此简短的一句话,却蕴涵着深邃的哲理。应该说这是备受尊敬的我国现代著名老作家、老教育家叶圣老毕生从事教育工作的经验总结。的确,人类积累的知识浩如烟海,如果靠教师在课堂上灌输,几辈子也灌输不完。教师的职责是引导学生在学习期间尽快掌握独立获取知识的能力,为将来进一步钻研和创新打下坚实的基础。在由“教”到“不教”的转化过程中,如何正确有效地使用工具书则是不可或缺的催化剂。

  那么,工具书能发挥哪些作用呢?就以使用范围最为广阔的语文词典而论,读者至少会有下列四点基本要求:首先是正字,即要能帮助辨清字形,正确书写;其次是正音,要能提供一定语境中的规范读音;第三要有助于读者通晓词条的基本义和主要派生义;第四要有助于读者了解词语所处的地位和作用。一部好的语文词典就要能有效地体现上述多方面的功能,这也是和传统语言文字学提出的“订文字、辨声韵、明训诂、审辞气”的要求一脉相承的。

  这部《汉语正序倒序多用词典》就是在广泛深入调查研究的基础上,遵循汉语词汇发展的客观规律,以服务中小学语文教学为宗旨,用了八年时间编写出来的。本词典的特色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本词典专收双音节复词。这是考虑到从古至今汉语词汇发展的总趋势,即由单音节词为主逐步发展到以复音词为主。特别是现代汉语双音节词已占有绝对优势,即使一些多音节的短语,在实际运用中也往往简缩成双音节词,诸如“政协”、“土改”、“文教”等等,举不胜举,然而至今尚无专门的双音节词典。我们希望这部双音节词典能够成为辞书大花园中新添的一个小品种。二、本词典给所收双音节词全都一一注明词性。由于汉语基本上是所谓孤立语,缺少形态标志,辨明汉语的词性困难极大,因此以往所出词典一般不注词性。但考虑到广大师生的实际需要,使词典能对他们有切切实实的帮助,硬着头皮把词性标示出来,希望得到专家和读者的指正。三、本词典兼采正序、倒序两种编排,既便于广大读者的查阅,又为语文专业工作者从事汉语构词的教学与研究提供了大量可靠的素材。

  总之,本词典定位在中型、学习用、汉语双音节复词词典这一模式上,适合具有中等以上文化程度的读者使用,对中小学语文教师尤其具有参考价值。同时对学习汉语的外国留学生也很适用。

2000年11月18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