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近水花先发疑是经冬雪未消——喜读邢福义先生主编《文化语言学》(增订本)

  90年代初,文化语言学是我国语言研究的热点之一,并逐步形成一股声势浩大的“中国潮”。1990年出版由著名语言学家邢福义先生主编的《文化语言学》,以其理论构架的缜密有致、研究方法的精当耦合以及表述话语的雅俗共赏赢得了中外学术界的广泛注意,一时间赞誉四起、好评如潮。毫无疑问,该书堪称90年代“文化语言学中国潮”潮头浪尖的弄潮儿。春华秋实,潮起潮落,90年代中后期,喧闹一时的文化语言学研究多少有些冷清了。时值新世纪的第一春,邢先生的《文化语言学》(增订本)(以下简称《增订本》)出版了,她作为新春的第一树寒梅,不禁让人惊叹:“不知近水花先发,疑是经冬雪未消”。

  比较初版,从篇幅来看,《增订本》由原来的36万字扩充到48万多字,增加了三分之一有余;从内容来看,最重要的增补有两处,一是由原来的上、下两编扩充到上、中、下三编,二是在总论部分增写了“1988-1998文化语言学的发展”一节。这些增补,不只是简单的内容的扩充,更重要的体现了作者对文化语言学现状的检视和发展趋势的整体把握,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增订本》增写的下编“语言与文化——关系专题探讨”,是对一组个案问题的剖析,分别论及了汉语句法形式的趋简性和人文性、汉语时间表述形式的构成理据、空间在世界认知中的地位、汉语词义引申的文化心理、社会伦理与亲属语素加合、从比喻的演变看文化对语言的影响、汉字的二重性与字谜文化、会意字体现的思维方式、计算机的发展对语言的影响、双言双语人的培养等等问题。虽然此前学界不乏类似的专题研究,但是,把它们作为重要的组成部分纳入整个理论系统,还是第一次。这些个案研究分析入微,说理透彻,不仅充分显示了文化语言学的文化阐释的魅力,更为重要的是它代表了文化语言学发展的必由之路。正如邢先生所言:“为了使脚步迈得更稳实一点,最好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具体事实的发掘和研究上面,既把一个个具体事实分析清楚,又从众多具体事实中生发出理论。否则,依靠浮想式的理论框架的建构,或者依靠对事实的一些零星的、不成系统的研究,都无法让文化语言学在语言学界排上较高的学术座次。”编者向前迈出的这稳实的一步,可以说,把文化语言学的研究又推上了一个新台阶,具有继往开来的重要意义。

  《增订本》补写的“1988-1998文化语言学的发展”一节,以翔实的材料客观地阐述了我国文化语言学的发展历程。这里不仅大致勾勒了发展线索、总结了主要成果,而且归纳了不同流派、概括了理论分歧。实事求是,客观公允,体现了编者严肃的学术态度和科学的学术精神。同时,作者指出:“在文化语言学的研究中,还夹杂着一些立异之心、浮泛之论、偏颇之词,影响了文化语言学的健康发展。”并因此“呼唤成系统的,穷尽性的具体研究,呼唤与实践相结合的文化语言学”。这也正是文化语言学发展的健康之路。

  如果说初版的《文化语言学》标志了我国文化语言学理论基本形成的话,那么《增订本》预示着我国文化语言学研究新的高潮的来临。文化语言学还是一个成长中的学科,我们当然没有理由指责《增订本》中存在的难以避免的一些粗糙和疏漏。但愿这乍暖还寒之时的一树寒梅引来百花争艳的学术春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