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海观澜:画家的拒绝

    拒绝是一门学问。直截了当甚至粗蛮无礼的拒绝,会令对方难堪乃至恼怒,如果幽默地巧妙拒绝,则可以令人心情愉悦,无形中化解了被拒绝的失落与尴尬。

    当代著名画家吴作人为人随和,凡朋友索画,他总是慷慨相赠,于是,便有朋友得寸进尺。一天,一位刚要过画的朋友又带来了自己的朋友,说这个朋友也喜欢吴作人的画。吴作人不接茬,笑道:“我刚读了一个阿凡提做羊肉汤的故事,很有趣呢!听说阿凡提做的羊肉汤味美绝伦,一位朋友便慕名而来,吃完后,自然是赞不绝口。第二天,这位朋友又带了一位他自己的朋友,阿凡提就在昨天的剩汤中加了一些水,烧热后奉上。朋友喝后问:‘怎么和昨天的味道不一样?’阿凡提说:‘今天来的是朋友的朋友,我端的当然是汤的汤了。’”笑过之后,朋友再也不提求画的事了。

    朋友来了奉上美味的羊肉汤,朋友的朋友只有淡而无味的“汤的汤”;由此,也就可以比照出吴作人的态度——对这位朋友的朋友,送幅画虽未尝不可,但肯定是敷衍之作。这种于不拒之中透露出来的巧妙拒绝,自可免去对方索求无果的难堪。

    较之于吴作人拒绝朋友,明代画家周玄素拒绝皇帝的难度无疑更大。

    草莽出身的朱元璋,在夺取天下之后也开始喜欢起写诗作画来。一日,看到一座新建宫殿的墙壁上空空如也,便派人请来宫廷画师周玄素,让他画一幅《天下江山图》。周玄素闻言,伏地叩拜道:“陛下让微臣作画,微臣自当从命;只是微臣不曾遍游九州,没办法画出天下江山。恳请陛下先画一幅草图,微臣再加以描绘润色。”朱元璋便挥毫泼墨,构出草图,一面退后数步自我欣赏,一面招呼周玄素说:“该你来为朕润色了!”周玄素赶忙回答道:“陛下山河已定,岂可动摇?”闻言,朱元璋便一笑了之。

    史载,朱元璋容貌不佳,一次令画师为自己画像,一位因画得逼真而被认为故意丑化,一位因画得太美而被视为欺瞒,于是均被赐死。知道了这一背景,我们也就能体味出周玄素拒绝的高妙:他先是以自己“不曾遍游九州”为由请朱元璋画草图,不仅理据充分,还给了对方展示的机会;待草图构出后,他又口吐双关妙语,既恭维其画作之杰出,又奉承其江山之稳固。有此美言,朱元璋岂能不一笑了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