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赏葫芦旧样瓜——品白石老人《葫芦图》

20131101_012

    某日上北京画院看展览,登记领票即进。门票很别致,是白石老人的《葫芦图》,观之有瓜绵绵、果累累的感觉,便收了起来,不知不觉成了备用书签。近日读书又见书签,细读之下,感受颇多。此画题跋“远远西山夕照斜,名园春尽寂无华,幽花卧地无人赏,何况葫芦旧样瓜。吾乡乎葫芦为瓜,白石山翁题新句。”白石翁对自身艺事评定:诗第一,印第二,书第三,画第四。白石老人的画,世有公论,不待细言,而诗词更给予了他不尽的艺术拓展空间。

    齐白石的画,充满爱世间万物的审美情趣,如和诗词并举,则诗画更相得益彰,简约爽廓中蕴藏无限生机,尤其是物质文明发展到今天,更加映出齐白石诗画的鲜活、清新、朴茂。此诗随手拈来,不加修饰,淡然到似泥土拙香都能闻得到,素华绝美,与自然和谐并舞,享人间之乐,燃诗人之思。齐白石的画小中见大,几笔天地的意境是其他画家很难做到的。而他恰恰又寓诗于画,愈发有味道。近代著名学者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大家之作,其言情必沁人心脾,其写景也必豁人耳目,其词脱口而出无矫揉妆束之态。以其所见者真,所知者深也。”解齐白石之诗,正为贴切恰当。

    通读此诗,再观跋题书法,有如风送秋蕴。齐白石的书法以金石为魂,骨力沉雄,质地铿锵,每每会播普生奇。通篇字的布局大小、疏密、重心、穿插,左右顾盼,犹如老藤盘于秋园葫芦架上,自有大拙之味。由于画面尺寸微小,细观之才分辨出叠葫复叶的瓜样之态,仿佛在风中左右摇曳,缠丝相连。右上一片秋叶腾空灵秀,使画面有深远之感,又为诗意喧腾,注入情资。画面中仅能看到跋左下角有两方印章的红迹点,无法细观,但点缀其间,生动可爱。

    欣赏此幅画作,再次联想到齐白石四艺自评。白石老人的作品有很多是看不到的画外功,他刻苦严谨的学风贯穿一生,细品他的画作总能显示出独到的意境之美。即使随手把玩的印刷品,赏析一时也能悟道,怎能不让人高山仰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