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东峰:我看《辜鸿铭讲论语》

20131014_003

《辜鸿铭讲论语》 辜鸿铭 著 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

    国学从三本书上下工夫,作为源头就可以了。一本是《道德经》,一本是《墨子》,另一本就是《论语》。至于其他的典籍,只要把上面三本书理解透彻了,便可以迎刃而解。但是问题也就出来了。《道德经》现在很少有人能懂,《墨子》早已从显学的位置上落下来,剩下的就只有《论语》这一本。

    《论语》以前的地位实在是太高了,大家都把它当作安身立命,乃至于治国平天下的蓝本。到了后来,也就是现在,大家又反其道而行之,不再谈论《论语》的庙堂之高,反而只讨论《论语》当中的智慧,对于身心的慰藉。这两种做法都比较偏颇,前者失之于雅,后者失之于俗。能够将这两者折中得比较巧妙,既能够将孔子的言论阐述得比较清晰,而又能让大家看懂的,便是《辜鸿铭讲论语》。

    辜鸿铭作为清末大儒,东方儒学第一人,他能不能讲《论语》这一点毋庸置疑,大家关心的是他怎样去讲,阐述得清不清楚,倘若阐述得清楚,读者能不能理解。

    辜鸿铭讲《论语》,事实上在当时是讲给欧美人的。面对欧美人的武力侵略和文化侵入,偏偏辜鸿铭不卑不亢,对欧美人说:要谈论文明、文化、伦理和道德,你们欧美人仅仅还停留在野蛮的阶段,而《论语》一书当中的精神情操,则是你们学习的榜样。因为是给欧美人讲,所以要简单易懂,并且采用中西类比的形式。比如说,《论语》当中讲到周公,欧美人不懂,辜鸿铭就说周公相当于《圣经·旧约》当中的摩西,古代帝王当中的尧、舜则相当于亚伯拉罕和以撒,齐桓公相当于德国的威廉一世,而管仲则是他的铁血宰相俾斯麦。如此一来,讲的人纵横开阖,读的人满心欢喜。而在内容方面,尽管辜鸿铭依旧是依照“学而第一”“为政第二”的顺序开讲,但是他绝对没有拘泥于这个顺序,而是只要找到比较合适的孔子语录词条,作出一番精彩纷呈的阐述和引申。如果阅读得比较仔细,就不难看到辜鸿铭用《论语》作为出发点,来讲述改革、教育、信仰、心灵、道德、宗教、文明、信仰、美育以及符合东方要求的女性之美等等。

    在讲改革的时候,辜鸿铭比喻说,改革很容易照搬照抄,就像是在西装上面依样葫芦地补上一个补丁;讲教育的时候,说如果现行的教育方式只是培养无赖,那么不妨让更多的人远离教育,才是更合理的教育方式;讲心灵的时候,强调唯独中国人还保持着纯粹的孩童的天真、敏感和热爱;讲女性之美,则认为中国的女性窈窕、悠闲,散发着比紫罗兰还要浓郁的芳香。

    而且在辜鸿铭的讲解之下,书中还不缺乏这样的妙笔:当孔子雇用了一个孩童,而这个孩童总是喜欢模仿着成人的行为方式,“欲速成者也”。其他的学者都一本正经地解释为“这个孩子在学习方面太急于求成了”,但是辜鸿铭却解释为“他只是太想成为一个大人了”。如果考虑到一个孩童的心智和他的幼稚的理想,恐怕只有辜鸿铭的这种解释才最符合实际情况,也最符合孔子的原旨。 

    将《论语》推广到世界,辜鸿铭这本书功不可没。特别是当《论语》和其他的国学典籍被埋没和曲解的时候,那么《辜鸿铭讲论语》也就更有出版和阅读的价值和必要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