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年·纪事·学案:20世纪儒学研究的最简便资料

    在儒学的发展历程中,20世纪是极其重要的一个时间段。20世纪不仅是传统儒学的终结点,也是新儒学的肇端,这已经为学界所公认。正基于此,学界对于20世纪儒学的研究格外倾力。近年来学人们不断整理20世纪儒学成果,试图理清20世纪儒学发展的脉络,推论儒学的未来走向。然而结果却陷入“剪不断理还乱”的困境,很难得出学界普遍接受的观点。于是,学界又开始将这种“整理”的重点由“理”改为“整”,也就是将20世纪的儒学研究成果分门别类地整理出版。这样一来,20世纪的儒学基础资料不断地得到整理,儒学大师们的著作一版再版,甚至重复出版。但20世纪整个儒学的发展全貌又分散于这种整理之中。由庞朴先生主编的《20世纪儒学通志》试图对20世纪儒学的发展进行全方位的考察和研究,从宏观的视野客观地展示20世纪儒学发展的基本面貌,以求把握儒学乃至整个中华文化在21世纪的命脉延续、价值走向等等的趋势与路径,这在众多的有关20世纪及有关儒学的片段研究中尚不多见。我认为,研究20世纪儒学,这是一套客观、全景、主题突出的必读资料。

    《20世纪儒学通志》有其鲜明的特色。其一是选题精当,体裁合理。20世纪儒学发展曾经跌宕起伏,与中国的命运紧密相连。在这百年的历程中,既出现了各种反孔批儒的声音,也诱发了重建儒学的各种尝试。因而,20世纪对于儒学而言既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时期,也是一个纷争不断的时期。时至今日,儒学发展中的许多问题仍然让学人们困惑。怎样把脉这样一个时期?许多学者进行了有效的尝试,但多数学者因有自己的主观倾向(尊孔或批孔),而受到另外一些学者的质疑和反驳。因而,客观、公正地呈现这一时期的儒学发展全貌,就成为应该做的工作了。《20世纪儒学通志》的选题即是如此。客观地说,这一选题早已有人做过。然而,以往做过的成果大都过于繁杂,将本已难以把握的20世纪儒学变得更加无从把握。《通志》却尽量使这一复杂的、难于把握的儒学研究简单化。“志”作为一种文章体裁,本来指记录、记载的文献,这种体裁多用于时间不是太久远、空间范围不太广的记录,但这种记录是不允许有记录者的主观色彩的。时间比较长、空间比较广的记录一般用“通志”,通志本来指以人物为中心的纪传通史,但也有许多学者将记录时间长久或空间范围大的历史统称为通志。《通志》既采用了以人物为中心的纪传通史的“通志”体例,又以编年和纪事体例作为通志的内容,这样就更便于把握20世纪儒学的全貌。可以说,用“通志”这样一种体裁记录20世纪儒学发展,对于20世纪儒学的把握非常贴切。

    其二,框架精巧,内容简约。在我看来,该《通志》的最大成功在于其框架设计。该书的凡例中指出:“《20世纪儒学通志》分为《20世纪儒学纪年》、《20世纪儒学纪事》和《20世纪儒学学案》三部分。《纪年卷》记录每年发生的与儒学有关的事情,包括与儒学有关的重要学者的生卒、重要论著的发表、重要组织的成立、政府层面对儒学的态度等。《纪事卷》记录对儒学发展有较大影响的重大事件,包括事件产生的原因、经过、结果及其对儒学发展的影响。《学案卷》分上、下两册,以学案体例选录儒学发展中重要人物的代表论著。”以“纪年”来对20世纪儒学研究进行全景式描述,以“纪事”来突出20世纪儒学发展中的重点事件,以“学案”收集20世纪儒学发展的主要学术观点,这样的构思着实巧妙,体现了作者对20世纪儒学的整体把握水准。与这种巧妙构思相联系的就是内容简约。我们一说到20世纪的儒学,总要列举出许许多多的代表人物,也总能够说出许许多多的论著,却容易在这些人物和论著之间难于取舍。《通志》采用的是关键人物的最主要观点、与儒学有着密切关联的最重要事件、每年发生的有关儒学情况的记录方式,做到重点突出,点面结合,内容简约。当然,《通志》也体现出另外一种简约,“前言”(序、绪言、导言之类)、“后记”之类统统没有,作者只是设了一个不得不设的“凡例”,其他一概不做交待,这样的著作似不多见。

    其三,线索丰富,实用性强。作为20世纪儒学研究的基础性资料,《通志》的编排非常具有实用性。《纪年卷》部分几乎涵盖了20世纪整个儒学研究的所有线索,读者可以按照这个线索再去寻找想要找的资料;《纪事卷》基本上将20世纪与儒学有关的事件收录其中,从中可以把握20世纪儒学发展的复杂多变的状况;《学案卷》将20世纪儒学发展的重要人物的主要论著收录其中,从中可以理清20世纪儒学不同学派之间争论的主题以及对于中国文化建设的设想。从某种意义上说,《通志》基本上涵盖了20世纪儒学发展的所有内容,是研究20世纪儒学发展的最重要也是最简洁的参考资料。

    不难看出,《通志》的作者们尽量以平实公允的态度对20世纪儒学的发展进行宏观地描述,然而,在一个非常客观化的体裁里面还是避免不了掺杂着作者们的主观成见。如《纪年卷》中对于有关儒学研究论著的取舍,《纪事卷》中事件收录的标准,《学案卷》的入案人物等等,仁者见仁,智者见智,难免有不同意见。还有,书中的细节还有一些地方需要打磨,有的地方甚至值得推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