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建民:写景咏史话长联

书画家宋开疆草书《孙髯翁昆明大观楼长联》。

    在中国传统文学样式中,对联雅俗共赏,一般为几个字到十几个字,但其中也有一些几十字或上百字的长对联,其创作思路往往独辟蹊径。云南昆明滇池大观楼的长联久负盛名,可称代表。其联为:

    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披襟岸帻,喜茫茫,空阔无边,看东骧神骏,西翥灵仪,北走蜿蜒,南翔缟素,高人韵士,何妨选胜登临,趁蟹屿螺洲,梳裹就风鬟雾鬓,更苹天苇地,点缀些翠羽丹霞,莫辜负,四围香稻,万顷晴沙,九夏芙蓉,三春杨柳;

    数千年往事,注到心头,把酒凌虚,叹滚滚,英雄谁在,想汉习楼船,唐标铁柱,宋挥玉斧,元跨革囊,伟烈丰功,费尽移山心力,尽珠帘画栋,卷不及暮雨朝云,便断碣残碑,都付于苍烟落照,只赢得,几杵疏钟,半江渔火,两行秋雁,一枕清霜。

    这一幅长联,上联描写滇池的景色:四周的山峦,东面的金马山如奔驰的神马,西边的碧鸡山像展翅的凤凰,北方的蛇山似蜿蜒的长蛇,南端的鹤山若飞翔的白鹤。而螃蟹状的岛屿上,螺蛳形的洲渚上,柳枝在雾中随风飘舞,宛如少女在梳理她的鬓发;铺天盖地的苇草上,点缀其间的翡翠般的鸟雀,映照着烂漫红霞。请不要辜负那滇池四周飘香的稻田、晴日下的万顷沙滩以及夏天的莲荷、春日的杨柳。

    下联是咏史述事,追忆云南历史:汉武帝的造船习水,唐玄宗竖立的纪功铁柱,宋太祖的玉斧挥图,元世祖乘皮筏渡江统一中国。历代帝王的丰功伟绩,到头来也不过像朝云暮雨那样过去了;就连那纪功的残碑,也只是横卧在苍烟和夕阳之下。只落得留下古庙的钟声、江中渔火和南飞的秋雁以及深秋的寒霜而已。

    这副长联,写景咏史,情景交融,意境深远,对仗工整。《滇南楹联丛钞·跋》认为它是“大气磅礴,光耀宇宙,海内长联,应推第一”。这副对联的作者孙髯,字髯翁,一生勤奋,著述甚丰。他最著名的作品,就是题昆明大观楼的长联。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