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水城民族文献学术研讨会”简述

    黑水城是西夏王朝西北地区的重镇,其遗址属于今内蒙古自治区额济纳旗,是处于巴丹吉林沙漠边缘的一座死城,人迹罕至。上世纪初,人们在这里发现了大量的西夏文献。黑水城文献作为近代中国古文献新发现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它的发现对宋、辽、夏、金、元史研究的推动早已得到学术界的公认。为进一步推动黑水城文献研究,近日,河北省社会科学院与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联合举办了“黑水城民族文献学术研讨会”,来自北京、河北、山东、陕西、甘肃、宁夏以及日本的三十余位专家学者汇聚一堂,就黑水城文献发现的意义、西夏史以及黑水城文献的研究趋势等问题展开热烈讨论。

    会议讨论的主要内容大致可分为以下几方面:一、黑水城出土西夏文文书研究方面。中国社科院聂鸿音通过考释西夏佛教俗曲《瑜伽夜五更》,提出这一类体裁应是中古河西地区文学传统的典型代表。中国社科院孙伯君以西夏新旧两种译本佛经的对勘成果为立足点,对西夏仁宗时期的校经活动进行了梳理。中国社科院孙颖新指出,俄藏《无量寿经》其五个编号中有四个来自藏传佛教,另一个编号则来自汉传佛教,而前者为目前所知夏译藏文佛经中时间最早的译本,而西夏早期就已经有藏传密教经典传入西夏。中国社科院张九玲则对西夏文刻本《宝藏论》进行了翻译和校注。甘肃武威博物馆李晓明通过英藏与俄藏夏译本《孙子兵法》进行比较,指出二者都属于西夏译本《孙子兵法》三家注,而前者两份残叶恰好补充了俄藏《孙子兵法》卷首所缺失的部分。河北师范大学赵生泉从书法角度分析,指出西夏文字并无所谓“行书”“隶书”之体,只有楷书、草书和篆书三体。二、西夏历史制度研究方面。河北社科院陈瑞青认为西夏地方三司应为“南院行宫三司”,并勾画出了榷场使—南院行宫三司—银牌安排官的西夏榷场的三级垂直管理体制。河北师范大学图书馆文志勇通过整理李继迁生平,较客观地评价了李继迁及夏州民族政权。河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崔红芬通过对比出土佛教文献和传世文献,认为西夏纯佑帝被废主要是皇室内部激烈的宫廷斗争结果,与罗皇太后无关。河北社科院孙继民对西夏乾祐年间的材植文书进行了再研究,并对一件《俄藏黑水城文献》文书的年代性质进行了断定。三、黑水城出土汉文文书研究方面。河北经贸大学法学院杨淑红分析了黑水城所出两件蒙文契约文书的性质,同时对元代是否存在不动产质押进行了探讨。河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郭兆斌则指出在元代亦集乃路地区汉文借贷契约文书与蒙文借贷契约文书在行文格式上存在着差别。河北社科院张重艳对元代诉讼中的当事人和证人的具体称谓进行了考释。河北邯郸博物馆朱建路通过深入分析《麦足朵立只答站户案卷》,对元末站赤及亦集乃路驿站的衰败提出了自己的观点。河北社科院杨倩描对宋代“职级”的设置、职责、性质进行探讨,认为“职级”并非一种吏人团体等级,而是一种具体的吏职。

    会上,来自各地的专家学者对黑水城文献,尤其是西夏文文献的研究现状进行了热烈讨论,认为黑水城的研究正处在一个重要的转型期,未来的方向可以向纵深和横向推进发展。与会者强调,在加强历史专业学习和学术研究的同时,还要加强对西夏文、藏文和蒙文等语言文字的学习,将历史学研究和语言文字研究结合起来。(作者单位:河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

  

Comments are closed.